美國發出對微信的禁令不久,美地方法院卻突然做出暫停禁令的判決。有紐約的華人表示,中共是邪惡的,但通信工具微信不能為這個罪惡背鍋,畢竟微信對民眾很方便。專家表示,微信是魔鬼控制人的工具,禁微信對美華人有百利而無一害。

9月20日,就在美國政府對微信禁令生效前數小時,加州聯邦地方法院因美國微信用戶提出的訴訟,以「對言論施加的負擔過多」為由,做出暫停對微信禁令生效的判決。

9月18日,美國商務部表示,因微信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從20日開始,禁止微信WeChat與抖音TikTok出現在美國手機應用商店。同時,禁止通過微信進行轉帳或付款。

美國iHeartMedia電腦工程師張羽博對大紀元表示,並不是特朗普對微信的禁止壓制言論自由,而是中共利用微信去審查了美國華人的言論自由,微信本身就是在壓制言論自由。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發中共不喜歡的話題,對方就可能收不到;在群裏發敏感的東西,就會導致那個群被封,或帳號被封,甚至並沒有發甚麼,但是,微信背後的大數據技術判斷,比如在大陸中共它的敏感日,像『十一』,美國的微信號都可能被封掉。微信的存在,就是對自由表達的一種壓制。」

「允許微信的存在,就是允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而禁止微信,就是在保護言論自由。」張羽博說。

 

 

對美國微信用戶的訴訟,有網民說,在美華人利用言論自由的權利爭取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平台。但也有華人不這樣看。美國紐約的李女士表達了不希望微信被禁的理由。

李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在美華人大多數不關心政治,禁微信給普通老百姓帶來不方便,「許多人做生意需要微信支付,如果停了,他們就做不了生意了,而大部份人主要是為了聊天,畢竟微信停了大家都不方便了,作為我們普通老百姓,只要方便就行了」。

李女士還表示,她也知道中共的邪惡,但這跟微信沒有關係,「不能把這些責任讓一個軟體來承擔,讓微信來背鍋,他們是利用了軟體來監控人的行為,總不能說有些人通過火車來販運毒品,就把火車停了。覺得不安全,你可以不用。何況有那麼大一部份人不覺得自己的隱私被洩露,更覺得用這個軟體更方便,人家覺得不安全我願意用,這是一種自由」。

不過,李女士已經開始在Telegram上建立自己的朋友群。

根據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今年4月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亞裔總人口已達2,140萬,而華裔以超過508萬人居首(包括近20萬的台胞)。

據統計,微信在美國有約148萬活躍用戶,其中一小半是中國留學生,另一大半是在美工作和生活的華人。(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據統計,微信在美國有約148萬活躍用戶,其中一小半是中國留學生,另一大半是在美工作和生活的華人。(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科技公司騰訊旗下的微信在全球有12億用戶。據志象網統計,在美國,微信有約148萬活躍用戶,其中一小半是中國留學生,另一大半是在美工作和生活的華人。

美國華人離不開微信,「一個原因是,微信本身它是一個中文的通訊工具,包括界面等都是中文。」張羽博說,但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很多華人在國內是有親友,「很多的親友在中國大陸不得不用微信,騰訊的微信在中國通訊領域基本就是一家獨大」;還有,海外的華人跟大陸有經濟往來,「他們不光是做海外的生意,也做大陸的生意,兩邊都做,又不想使用兩個不同的通訊工具,就選擇一個都可以溝通的,就選擇了微信」。

而且,微信已經形成了一種環境,就是很多華人,包括商人都在用,「那就帶起了越來越多的華人使用微信,他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周圍的朋友圈,海外的朋友,海外的聯繫關係網也都用微信,所以他也沒有辦法,因為別人不換,他也換不了」;其實,大家如果都不用微信,改變一下習慣,不就改變了「你周圍環境的人都用微信,而你不得不用微信的現狀」。

華人為甚麼想堅持用微信?原華為南京研究所工程師金淳對大紀元表示:「語言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意識形態、文化,還有這個圈子裏面所特有的一種華人社會主義心態。」

微信的背後,是中共前所未有的強力監控和宣傳。(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微信的背後,是中共前所未有的強力監控和宣傳。(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微信是中共用來 控制人、 害人的工具

金淳說,微信從起源開始就是一個中共利用來控制人的工具。

據公開資料,2010年10月,騰訊廣州研發中心開始開發微信,其負責人是時任QQ郵件移動版的負責人張小龍。2005年,他的前一個產品Foxmail被騰訊收購後他加入了騰訊。研發團隊在不到70天的時間內開發出的第一版產品被騰訊公司總裁馬化騰命名為「微信」。

金淳表示,微信軟體最初是照抄社交媒體軟體Twitter的功能,再加上動態表情符等QQ的功能,「裏面集成了各種監控、雲服務。他們向共產黨提供個人資料,也能賺大錢。騰訊QQ做大後,中共就進駐了,微信就成為中共惡魔控制人的工具」。

美國商務部9月18日發表聲明說,中國共產黨「已經展示出使用這些應用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及經濟的手段與動機」。

美國iHeartMedia電腦工程師張羽博表示,其實,微信對華人有多方面危害。首先,會影響華人對善惡、是非的分辨,「微信裏經常出現騰訊新聞對華人洗腦欺騙,包括海外的微信用戶,打開微信就會收到提示,騰訊新聞裏面的新聞都是按照中共官方的口徑,按照中共官方這一套洗腦的言論,使你認為中共還是好的這些新聞去給你洗腦,久而久之就會受中共的騙。從人性的善惡上來講,也就是說對於生命,你看到中共對人權的迫害是置之不理,還是你認為它是不對的」。

「比如,從中共病毒來看,中共這樣的做為,已經很清楚地看到了它對生命的一個態度,就是說它對自己的國民,對其它國家的國民,對其它國家的態度,對生命的殘忍,不人性的態度,很多華人需看清這一點。再比如,海外很多華人在微信上看到中國大陸的疫情好像是控制住了,那我就趕緊回國,機票炒得很貴還要回國,結果一回國就被隔離,還有很多根本就回不了家,還有跳樓的,其實就是在微信上受到言論的誤導」。

微信是中共通過各種各樣途徑去滲透海外華人,去讓海外華人為它服務的一個得力工具,會影響華人短期或長遠利益,「比如像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它在美國收買一些華人,那些華人覺得就是賺些小錢,因為受中共洗腦,覺得中領館好像是自己人一樣,拿中領館的錢,去替中領館做事,或者間接給中共當了特務之類的,這樣的行為已經危害了美國和美國的國家安全,那你很可能無法移民,也很可能無法在美國繼續生活、工作,繼續做生意。」張羽博說。

微信給違法犯罪活動提供平台

原華為南京研究所工程師金淳表示,現在外界越來越了解,「微信是一種統戰工具、間諜工具,也可以說是一種操控別國大選的政治工具」。

其實,微信還是一個人與人互害的平台工具。

「剛來美國的華人很容易受騙,很容易被那些在微信裏宣揚一些看似民主,其實是有利於他自己生意的人所迷惑,而他們很可能沒有意識到這個微信的危害,最後被騙」。

金淳說,微信還是逃稅和逃避美國人權法的一個工具。

「像那個月子中心圈子可以防止美國政府查稅、防止美國政府監控等,他這個圈子是可以利用微信這個工具逃避。除此,他們還做一些違反人權的事情,如威脅要打你,甚至還有一個人說,我拿著槍到你們家門口等等,都在微信裏面說,他不敢在美國其它平台上說,因為這是威脅。其實,微信就是一個逃避美國各種各樣的用於保護人民的法律的工具,是一個逃避美國人權法的一個工具」。

再有,比逃稅更嚴重、更惡劣、更違反美國法律的事情,「他們利用支付寶進行一些私下交易,包括毒品交易。有些人從中國把一些毒品販運到墨西哥,再從墨西哥販運到美國南部,裏面的支付,路線怎麼走,都是使用支付寶、微信等。更危險的如武器彈藥交易等,都會使用微信這個平台和支付平台,絕對不會使用美國的銀行系統」。

所以,其實,微信是一個很骯髒的地方,「它裏面有各種各樣的生意,各種各樣的逃避自由世界法律以及鼓勵人與人之間互相去傷害的一個地方。」金淳說,而且,「實際上,微信這個圈子裏也包含了所有中國共產黨的文化和中國共產黨的做事的作風和習氣,可以說問題非常的多、非常的嚴重。美國禁微信絕對是好事。」

美國禁微信 華人生活將發生何變化?

在白宮請願網絡上,支持微信禁令的請願書寫道,微信是用於「滲透」、「洗腦」、「威脅」美國華人的工具,微信支付也損害了美國銀行業的利益。目前已有超過十萬人簽名支持禁令。

金淳認為,沒有微信,就沒有華人互相欺騙、互相傷害的平台,「斷了那些只會靠坑華人的一些律師的生意,那些只靠月子中心賺錢騙錢的華人生意,我覺得對華人絕對是福不是禍」。

沒有微信,華人還能培養出在所有世界族裔當中能夠獨立生活的能力。更主要是「微信有那麼多的監控,那麼多的意識形態的影響,那麼多的政治上的影響,讓人生活在謊言中,所以,微信對於美國華人本身是非常有危害的」。

金淳表示,華人不用微信,完全可以給其它族裔帶來一個好印象,「他的想法能夠真正的獨立進步,而不是留在原來的社會主義大染缸裏。其實,華人群體除了要追求民主外,其實美國的保守主義的價值觀(基督教的價值觀)、或者法輪功的價值觀是非常重要的,不是只有民主就是對的,就能夠建立一個民主社會」。

「所以,美國政府禁微信絕對是一件好事,也會讓華人族群整體素質提高,對於美國華人來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金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