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將於10月22日到期,續簽似乎既成定局,兩年前曾因為協議被逼讓出正權主教之位予中共心儀人選詹思祿,降為福建閩東教區輔理主教的郭希錦,在這關鍵時刻突然宣佈退出教區管理職務,不再參加公開活動。分析指出,辭職決定或與教廷指示致其無所適從有關,同時將對中共「順利實施」協議造成嚴重挫折。

網傳郭希錦自言不識時務 勉勵教友「人會變天主不會變」

據天主教媒體《天亞社》報道指,郭希錦在星期日(10月4日)晚上的彌撒期間宣佈辭職決定。網上流傳一份據稱是他的講話稿顯示,他形容當下的中國教會正處於新時代,需要擁有「大才、大智、大德與大學問、識時務的俊傑」才能跟上時代;自言「天性愚蠢」,面對著這個快速的時代感到眼花繚亂,頭暈目眩,希望自己「不要拖時代的後腿,成為時代進步的障礙」,因此決定「退避三舍」,自行辭職、退出教區管理組織、不再參加所有公開活動。

他又強調自己「無能力也無資格再進行監督」,同時叮囑教友牢牢記著,相信的是天主的教,而不是人的教,「人會變,天主不會變」。講稿尾段,他更請求大家寬恕他的軟弱無能,「特別是在職的期間給大家造成的冒犯」。

曾因梵中協議 郭希錦讓位予中共政協詹思祿

梵蒂岡與中共2018年9月簽訂《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為期兩年,內容一直保密,未向外界透露。當年,郭希錦原本是教廷選派閩東教區正權主教,亦即中共所指「地下教會」主教。然而有消息指,教廷為求達成協議作出讓步,並要求郭希錦「顧全大局」,讓位予中共屬意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兼中共「政協委員」詹思祿。

詹思祿曾因為接受中共「自選自聖」而被教廷處以絕罰,即被逐出教會,然而在梵中協議簽署後竟獲教廷特赦,更由本來「非法主教」,變成閩東教區正權主教。

評論指郭希錦辭職對中共造成挫折

報道引述一名梵中關係觀察家指,郭希錦的辭職是與教廷對他指示朝令夕改,讓他感到無所適從有關。梵中協議剛簽署時,教廷最初指示詹思祿不能對地下教會插手,與郭希錦共同「維持閩東教區現狀」;稍後一度稱郭希錦「具有完全權力」;今年初教廷向二人致函,又改稱郭希錦「沒有特權」背離教區正權主教的責任與義務。

梵中關係觀察家亦相信,郭希錦的辭職決定「是對於教宗方濟各上任以來處理中國教會問題的策略清晰的否定」。分析透露,現時雙方正在積極爭取延續這份協議,郭希錦卻突然辭去輔理主教工作,或對中共「順利實施」協議造成嚴重挫折。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教授邢福增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梵中當年簽署協議之後,教廷一直沒有清楚解釋如何處理原本由教廷任命的地下主教,只要求他們接受協議和安排,因此郭希錦在續簽協議前夕突然辭職,或是表達對協議的不滿。

傳教廷欲任命中共屬意主教 陳日君斥「附和魔鬼」

梵中協議同時影響香港。香港教區原主教楊鳴章2019年1月因病離世之後,主教一職懸空已近兩年,教廷本來屬意由輔理主教夏志誠接任。然而基於過去一年夏志誠多次聲援「反送中運動」,更在香港警方圍攻香港理工大學期間,進入理大探望留守學生,有傳教廷承受中共政治壓力改變決定,或任命中共屬意的香港教區副主教蔡惠民成為主教。

蔡惠民被指與中共關係非常良好,「反送中運動」期間曾經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面,近日更被傳媒爆出,負責擔任中學教科書《我走星光道》神學審查,涉嫌默許內容以耶穌不反對給羅馬統治者納稅作為例子,證明「耶穌愛國」,被指有違事實,滲入愛國元素。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對於主教任命不表樂觀,早前他在歐洲疫情嚴峻情況下遠赴梵蒂岡求見教宗,希望親自反映對香港教區主教人選的意見,卻遭教宗拒絕接見。根據駐梵蒂岡資深記者 Marco Tosatti 透露,陳日君直言若教廷任命蔡惠民為主教,將會帶來一場持續十多年的「災難」,斥責教廷只因中共喜好任命實屬荒謬,如同「附和魔鬼」。

陳日君更慨嘆,倘若梵蒂岡最終接受中共「祝福」的主教,他會選擇消失,並且拒絕死後葬於主教座堂,而選擇將遺體與忠於上帝的子民葬在一起。@

 

網上流傳據悉是郭希錦講稿,顯示他在週日彌撒舉行期間宣佈辭職決定。(網絡圖片)
網上流傳據悉是郭希錦講稿,顯示他在週日彌撒舉行期間宣佈辭職決定。(網絡圖片)

網上流傳據悉是郭希錦講稿,顯示他在週日彌撒舉行期間宣佈辭職決定。(網絡圖片)
網上流傳據悉是郭希錦講稿,顯示他在週日彌撒舉行期間宣佈辭職決定。(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