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遵照與加美引渡協議,在2年前逮捕了華為高管孟晚舟。之後,加拿大遭到北京報復,從扣押加拿大人到貿易上的刁難,但據加拿大外媒獲得的政府文件顯示,多年來,北京一直尋求和渥太華達成引渡協議,以便將中方認定的中國公民罪犯引渡回中國。

《環球郵報》依照信息獲取法得到邊境服務局(CBSA)提供的120頁文件顯示,北京從2014年起積極想與加拿大簽訂兩國引渡協定。

文件中顯示,北京當局對和加拿大簽訂引渡協定的積極興趣,似乎與中共批評加美引渡條約的怨恨形成鮮明對比。加拿大遵照與美國的引渡條約而逮捕孟晚舟,被北京批評為「美國的幫兇」。

北京將「引渡」視為工具

根據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在2014年11月28日的文件說:「中方想達成一項廣泛的總體引渡條約,該條約將使中國的經濟逃犯根據中國(中共)當局要求,能立即被遣返。」

2015年1月加方代表、當時的加拿大邊境服務局總裁波特萊斯(Luc Portelance),赴中國商談此事。

文件說:「中國關於引渡條約如何運作的邏輯,似乎不是基於現行的普通法,而是基於可以繞過加拿大的法律保護,希望將被(中共)鎖定者,立即遣返回中國的意圖。」

文件顯示,北京在符合自己利益的情況下,急於將引渡作為工具。

北京只接受既定「目標」

文件顯示,加拿大邊境官員尋求與北京達成協議,在無引渡條約的情況下,將非法移民遣返回中國。

當時有2,200名非法偷渡到加拿大的中國公民案件積壓在渥太華。他們中有十分之一已經等待了5年以上,但中共當局在發放遣返所需文件時,進展緩慢。

加方提到,「能夠即時遣返人對加拿大很重要,因為它起到威懾作用,使我們能夠維持移民制度的完整性。」

2014年的文件說:「中國仍然是加拿大非正規移民的主要來源之一。」另一份文件指中國偽造證件的行為不斷上升。但文件說,北京的重點是帶回150名被其指控為經濟逃犯的人,而對於其他需要被遣返的人,北京不感興趣。

加拿大急於解脫負擔

為了解決被遣返中國公民的積壓問題,加拿大官員尋求與北京達成「重新接納安排」,以加快這一進程。這項安排的草案規定了信息共享的安排,並設定了北京回應遣返要求的時間表。

批評人士說,這項安排旨在為加拿大將人們遣送回中國,但是,在中國,警察經常被指控施加酷刑,法院也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加拿大不應該和中國(中共)簽訂一個類似「空白支票」式的引渡協定。

溫哥華移民律師理查德·庫蘭德(Richard Kurland)說:「在中國尊重國際人權規範之前,加拿大不應該簽署「空白支票」式的遣返協議,將這些人牢牢地置於中國(中共)安全部門的控制之下。」他的客戶包括為遣返令上訴的中國公民。

文件顯示,加拿大遣返中國人的人數:2008年至2014年之間,2,472人,其中92%的人「沒有犯罪」。自2015年1月1日以來,又有2,894人被遣送,邊境當局希望再遣返1,777名中國公民。

中方特工施壓手段

雖然沒有引渡協定,但2016年起加拿大已和中共執法機構進行其它形式的合作。例如,允許中國警察在加拿大的移民聽證會上作證; 加拿大邊境局說,曾準備資助中國移民官員來加拿大探訪「不可入境中國的中國公民」。

2016年春季,加拿大允許中共公安部的特工,到溫哥華與一些中國逃犯見面,以進行「自願返回」談判。

時任加拿大駐中國大使趙樸說:「當時簽訂一項詳盡的協議,如果中國(中共)特工要和某人談話,一定要有加拿大騎警在場。但中方沒有遵守協議,他們仍自行找那些目標者。談判的語氣也不是讓對方自願返回,中共特工會說:『你妹妹在監獄裏,除非你回來,否則她不會被釋放。父親和母親也是一樣。』所有這些都違反了我們已經談好的協議。」

中共公安部沒有回應《環球郵報》的採訪請求。加拿大騎警則發聲明說「不會評論其它國家警察人員進行的外國調查行動。」

2016年杜魯多政府已同意與中國進行引渡協定的談判,但並未達成任何意向書,如今加中兩國關係生變,加上渥太華已暫停與香港的引渡協定,一切都不再會繼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