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董宏日前被查處。董宏自2003年至2006年任王岐山秘書,曾被視為王岐山大管家。在此前後,董宏先後任中顧委秘書及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與時任中顧委副秘書長、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滕文生兩度共事。滕文生是江澤民「文膽」之一,被曝經常為江執行一些隱密不可告人的任務;中共十六大前,曾到全國各地串聯,製造「勸江留任」輿論。

董宏落馬 曾與滕文生兩度共事

10月2日,中紀委官網宣佈,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董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公開信息顯示,董宏,1953年生,遼寧省海城市人。1995年獲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院經濟系經濟管理專業碩士學位。董宏1983年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簡稱中顧委)秘書、研究室副主任;直到1992年中顧委撤銷後調任廣東省佛山市市長助理,前後長達10年。

期間,中顧委兩任秘書長分別為:榮高棠(1983年1月10日—1987年10月6日),李力安(1987年10月6日—1992年10月18日);副秘書長分別為:郝盛琦、黎虹(1984年—1988年)、滕文生(1988年—1989年)、許永躍(1988年—1992年)。董宏作為中顧委秘書,擔任副秘書長滕文生下屬近兩年。

董宏1993年任當代中國研究所副局長、局長,1998年任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主任。2000年3月之後,在王岐山擔任廣東省副省長、國務院體改辦主任、海南省委書記、北京市市長期間,董宏一路跟隨,相繼擔任過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產業體制司司長、海南省委副秘書長、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等職務。

董宏2006年6月至2013年08月任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期間,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分別為滕文生(2002年10月—2007年12月)、冷溶(2007年12月至今)。

簡歷顯示,董宏與滕文生在中顧委共事後,相隔17年,2006年6月,董宏由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升任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成為時任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滕文生的副手,兩人再度共事一年半,直到滕文生2007年12月卸職。董宏此次調職晉陞,滕文生在背後充當的角色令人猜測。

滕文生獲江澤民重用 成為江「文膽」之一

滕文生,1940年10月出生,湖南常寧人。高中畢業於湖南省衡陽市第一中學,1964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歷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副研究員、研究員、理論組組長、副主任,「中國職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會」常務理事,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秘書長;1989年10月起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97年升任主任;2002年11月至2007年12月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是中共15屆、16屆中央委員,第11屆全國政協常委。

滕文生1980年在中央書記處研究室工作時,專門收集各種開明人士的材料,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等就是因為這些材料而被開除黨籍。1987年9月趙紫陽在鄧小平的支持下撤銷了這個研究室。

滕文生曾任中共理論刊物《求是》雜誌編輯,是個左派,原與鄧力群等左派們抱成一團。因筆頭了得,被稱為中共御用理論界「頂尖筆桿子」而獲江澤民重用。江澤民被指有兩個「文膽」,北有滕文生南有王滬寧。江的許多文稿都由滕文生捉刀;中共的十六大政治報告就是滕文生主筆。江澤民出訪,滕文生也必隨侍左右。
 
北京消息來源說,研究毛澤東的專家滕文生向江澤民提出,要以毛的風格控制政治局:不是把權力給予某一親信,而是讓二三個高級幕僚在內部相互鬥爭,最後都要找他自己仲裁。滕文生對江澤民思想的最大貢獻是「三講」之一的「講政治」。

滕文生為江澤民執行隱密不可告人的任務

江澤民那篇「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五三一」講話也出自滕文生的手筆。

中共十六大前夕,2002年5月31日,江澤民在中共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畢業典禮上發表了講話。江要求全國在「十六大」前後大講「十三年」的「偉大成就」。「十三年」指1989年至2002年,即江澤民在台上的13年。所謂大講「十三年」就是為自己歌功頌德,塗脂抹粉。江還發表了「新三講」,即「講大局,講團結,講穩定」,特別指出保持「黨的領導核心的穩定」和「13年的領導經驗」。另外,江不提幹部年輕化和交接班,這表示江不想把權力交給胡錦濤。

江澤民「五三一」講話發表以後,中共傳媒馬上吹起一股學習「五三一」講話的「熱潮」,傳媒連篇累牘地刊載許多吹捧「五三一」的文章。

香港《開放》雜誌2002年8月刊報道,江澤民本人除不斷或明或暗地釋放出他希望連任的訊息外,更親自安排一名親信到全國各地、各諸侯發出勸留江澤民的輿論。此人即江澤民現在的政治秘書滕文生。

據報道,北京消息人士說,滕文生經常為江執行一些相當隱密不可告人的任務。兩個月前滕文生被江澤民派去「全國走透透」(台語:走遍全國之意),正式名義為「收集各地學習三個代表的情況」,並接見換屆後的新領導班子,傳達江澤民對領導幹部的講話。其中提到江對幹部的所謂「七個標準」,據悉,包括甚麼「團結大多數的能力」、「國際視野」、「處理事情的魄力」之類。有些地方幹部聽了開玩笑說:三個代表還未講完,又講七個標準,緊接著還會九個、十個甚麼的。

北京消息人士說,滕文生實際是到下面串聯,製造勸江留任的地方輿論,而且也暗地了解中央其它領導人視察各省市有甚麼不尋常行動,比如見了甚麼人,說了甚麼話。

香港《前哨》雜誌在2002年9月刊報道,5月以來,新一輪的「勸留(勸江澤民留任)」運動重新啟動,江澤民的「文膽」、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滕文生是「勸留」運動的「總指揮」,「上竄下跳,或策劃於密室,或點火於基層」。

江澤民十六大發動「軍事政變」留任軍委主席

1999年7月,江澤民超越於一切法律之上,對法輪功群體發動前所未有的打壓迫害,至今仍未停止,其間更發生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盜賣屍體。手上沾滿血債的江澤民懼怕失去權力後被清算的下場。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2002年,江澤民為了出訪美國,把中共十六大召開的日期從9月份一直推遲到了11月。在出訪美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進行了五次激烈的辯論並經表決之後,以李瑞環不再留任、多名江澤民心腹進常委為代價,通過了關於江澤民全退的決議。

2002年10月22日,江澤民在美國被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告上法庭。江澤民內心極度恐懼,因為法律規定「前任國家元首」不享有豁免權,而再過半個月中共就召開十六大,時間太緊迫,此時想推翻政治局的決定,繼續留任國家主席已無可能。

於是,江澤民由曾慶紅出面,找在十六大上應該退休的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密謀江留任的問題,並告訴張,事成之後將讓他當國防部部長。

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第4次會議上,被江澤民許願當下屆國防部部長的張萬年突然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發難,提出了由20名主席團成員(全部為軍人)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屆中央軍委主席。

張萬年發言後,李嵐清等江派人馬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別動議」。會場氣氛頓時非常緊張,據說有些人的臉都嚇白了。

隨即張萬年又逼迫胡錦濤表態。當時會場上鴉雀無聲,大家等著胡的態度,如果他不同意,憑藉當時胡微弱的權勢,就有被江派軍人帶走軟禁的可能。

胡錦濤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說:「個人完全贊成張萬年、郭伯雄、曹剛川等20位同志的提議。」事後據在場的人說,胡當時可能想笑一下來表示他的「高興」,但那表情比哭還難看。

會上除李瑞環、尉健行、曹慶澤3人棄權外,張萬年等20名軍人的「特別動議」被通過。尉健行在會上就此表態稱,從原則上接受通過臨時「特別動議」,但從個人意志上是反對的。

當時請假未到的萬里聽到此消息後氣得渾身發抖,拍案大罵江澤民,並憤然退出主席團常委會,以示抗議。

江澤民在罵聲中留任中共軍委主席兩年,於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上卸職。而江澤民「文膽」、「勸留」運動的「總指揮」滕文生則在中共十六大後,2002年11月卸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當時62歲的滕文生貶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