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6日出席在日本東京舉行的四方會談(QUAD),亦即美、日、澳、印四國外長會議,共同討論印太地區急迫性的安全議題。部份觀察人士指出,蓬佩奧此行最重要的意義在凸顯中共日漸「自我孤立」和「沒有朋友」的窘境。

據美國之音報道,前「香格里拉對話」論壇的資深研究員亞歷山大・尼爾(AlexanderNeill)表示,四方會談近一年來已跳脫空洞化的發展,且隨著各會員國有感於中共的武力威脅和南海緊張情勢的升高,而發展出民主國家的共同願景(unity of vision),因此,他預期,蓬佩奧此次的東京行,雖然只有短短一天,但可能透過此一結盟來凸顯中共日漸「自我孤立」的行為。

尼爾說:「就四方會談的整合而言,蓬佩奧將試圖凸顯出,中國(中共)除了北韓外,(在亞太區)缺乏盟邦的窘境。」

他表示,雖然蘇俄和巴基斯坦都和中共交好,但尚稱不上是安全上的盟邦,因此他預期,蓬佩奧此行除了將持續其對中共一貫的批評基調外,也將不斷地向國際社會強化,中國(中共)雖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國之一,也是世界強權,但中共「孤立無援、沒有朋友」。

四方會談由四大民主國家於2007年首創,但歷經了長達十年的沉睡期後,於2017年底再度被熱炒,不過,之後的三年數次會議都只停留在由各國司長級的資深官員參與。直到2019年,繼美國國防部於6月提出「印太戰略報告」後,才於9月首度將四方會談升級到外長層級,之後又在11月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促進共同願景》報告,進一步將其重返亞洲的戰略佈局做更明確的闡述。

今年隨著中印爆發邊界衝突,一向拒絕表態的印度一反之前對中共的忌憚態度,而開始出現向美國靠攏的態勢。因此,尼爾說,在第二屆四方會談外長會議上,蓬佩奧會不會開始打印度牌,又會怎麼打印度牌,值得觀察。

至於中共對四方會談的反應,尼爾說,大概還是強烈反彈,並將其定位為美國圍堵中共、打壓中共的冷戰思維,只是中印先前所爆發的致命衝突將使得中共這樣的論述很難再自圓其說,因為,四方會談成員國的關注點已經不單是美國的國家利益,而是區域內、真正來自中共的武力威脅。

美國聖母大學的戈爾茨教授(Eugene Gholz)表示,四方會談還在醞釀中,從跡象看來,各成員國都對中共越來越反感,這可能導致某種程度的合作。但如何將此一合作轉化成有意義或可操作的行動問題還很大。

此外,《華盛頓時報》9月27日報道,上個月,美國副國務卿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印度、澳洲、日本和美國之間非正式聯盟的討論中,首次公開提出特朗普政府官員正在考慮與亞太國家建立北約式聯盟,以攜手對抗中共。

比根表示,如果特朗普獲得連任,亞洲北約將在第二任期中出現。他認為亞洲北約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 David Stilwell)上星期五在新聞簡報會上說,四方機制是一個非正式組織,因共同的利益走到了一起。他說,這次四方會談將討論中共在南中國海以及香港的政策,並重申維持自由、開放和包容的印太地區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