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監獄還是學校?」中秋佳節,被封閉中的吉林師大學生只能隔著柵欄同家長見面。

吉林師範大學學生李雪(化名)對《大紀元》表示,這次長假期他們只放2天假,周六和周日還要繼續上課。而他們從24日就開始封校,已經封閉了40多天。

「封閉管理就是不能出去,有重大事宜,向院裏的書記請假才能出去。」李雪說,學校甚至還僱了體院的學生在有牆的地方站崗放哨,校內也有巡邏車巡查,兩邊夾堵學生。

儘管只放2天假,但學生依然無法出校門,前來團聚的家長進不來學校,一家人只能隔著柵欄見面。李雪說,他知道一個家長在柵欄外面等著見孩子一面,也只能見5分鐘左右。

該校的學生田夢(化名)也對學校的安排頗為不滿,他對《大紀元》表示,他們每天的生活狀態就是「行屍走肉」。食堂超市亂漲價,不允許點外賣;他和室友都住一個屋,吃飯卻要分開坐;學校教職工能隨便進出學校,我們不能。

還有學生不滿道:「這學校真是氣死人了,保安一圈一圈地巡邏,抓學生,卻不攔著大搖大擺從校門進來擺攤的人。老師們開開心心回家過節,留著負責人藉著給學生發慰問品的幌子查人。還教書育人,自己都沒做好人。」

學生的不滿和憤怒爆棚,有學生醞釀喊樓抗議。網上傳出一份校方給各班班長的信息,威脅將對喊樓的學生留校察看或開除。田夢對《大紀元》記者說,學校領導說,舉報一個可以入黨,「我第一次聽說這種話」。

學校鼓動學生舉報引發熱議:「學校可想讓學生自相殘殺了。」「舉報就能入黨啊,魔幻啊。今天能為了入黨出賣同窗,明天就能為了錢財出賣國家。您加油。」「貴校的入黨政策真好啊,真是為黨組織廣納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