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2018年10月24日正式開通的港珠澳大橋,連續第2年車流量和收入都遠低於預期,今年還要再加上瘟疫和「港版國安法」的影響,更使車流量和收入都跌入谷底。預計香港政府今年可能需要拿出至少10億港元(下同),來填補這個財政「黑洞」。

耗資千億興建的港珠澳大橋,在香港政府2008年的可行性報告中預計,車流量為每天9,200至14,000架次,這樣橋費收入就可以支付每年25億元的營運費用。

但根據香港運輸署、運輸及房屋局和大橋管理局截至去年10月7日的數據,港珠澳大橋開通第1年,儘管剛剛開通時車流量高衝拉高,但因為之後車流量一路走低,使得去年平均每天車流量僅為4,115架次,不及最低預估車流量的一半。

而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影響,使港澳粵三地的交通往來比去年更低,今年頭7個月,車流量僅有約23萬架次,平均每天的車流量只有1,080架次,僅為去年的四分之一,只有預計車流量的一成多。

特別是由於疫情的影響,大陸實施港珠澳大橋免費通行政策,使得橋費少收了1,800多萬元,期間橋費總收入只有2,700多萬元,可能只夠用來支付職工的薪酬,還不夠大橋主橋每年平均25億元營運開支的零頭。

因為港珠澳大橋運營入不敷出,那麼今年虧欠的20多億元財務窟窿,香港政府恐怕隨時要拿出10億元的政府預算來填補。

有議員認為,只要港府能儘快推出港版健康碼,恢復三地正常通關,推動三地旅遊,就有望減少港珠澳大橋造成的財政赤字。

但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去年就曾指出,當年在興建大橋的可行性計劃中,政府明顯高估了車流量和收入,導致現在的巨大差額。

關焯照認為,隨著大陸經濟進入中長期放緩,中港矛盾加劇也影響兩地往來,再加上中美貿易戰會嚴重影響物流業,多種因素都會影響大橋的車流量,所以港珠澳大橋「無得救」。

關焯照提出的影響因素裏面,還未包括由於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經濟和金融地位造成的巨大打擊,但這實際已經嚴重減少了港澳粵三地的往來;而香港失去了美國的特殊貿易區地位後,更使物流業進一步降至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