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染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在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學中心住院治療之際,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10月5日前往佛羅里達州這個關鍵戰場拜票。在這個備受矚目的美國最大搖擺州,共和黨新選民登記激增,令民主黨人憂心。

多年來,佛州是傳統藍州,民主黨的人數一直超過共和黨人,但佛州共和黨人正在縮小與民主黨選民登記的差距,凸顯了該州在11月的關鍵戰場上的地位。

佛州擁有29張選舉人票,僅次於加州、德州,與紐約州相同。上屆大選,特朗普以10萬票的優勢,成功拿下該州29張選舉人票。

佛州共和黨選民激增

據美聯社報道,最近幾個月,共和黨人在佛州選民登記上大幅削減了民主黨的領先優勢,給民主黨人帶來壓力。

2016年,當特朗普在對抗希拉莉的競選中勝出一個百分點時,民主黨人比共和黨人擁有330,000個選民登記優勢。

截至8月,共和黨人已將這一領先優勢削減了近一半,並可能在10月9日選民登記截止日期之前進一步縮小差距。另外,無黨派選民的人數近370萬。

「對總統和他的議程來說,熱情是空前的」,四年前負責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競選活動的蘇西·威爾斯(Susie Wiles)說,「當採取挨家挨戶登門策略,並與佛州人進行真實對話時,我們發現在該州將人們登記為共和黨人很容易。」

威爾斯還發現,民主黨人選擇通過電話、社交媒體和郵件進行拉票活動,卻沒有在現場挑戰共和黨。「他們沒有出現,這可解釋我們選民登記人數(增加)的原因。」威爾斯說。

民主黨人憂心

佛州民主黨州參議員安妮特·塔迪歐(Annette Taddeo)說:「我們一直擁有這種登記優勢,我認為共和黨人做了甚麼,絕對值得關注。」「我確實相信民主黨人需要逐年投資於地面作戰,而他們只是沒有這樣做。」

近幾個月來,普通民主黨人越來越擔心佛羅里達州是否是拜登競選活動的重點,因為拜登競選活動的重點似乎是為民主黨爭取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

在本周早些時候與記者的電話中,拜登的佛羅里達州競選總監傑基·李(Jackie Lee)稱共和黨選民登記的激增為「煙霧彈」。她說:「現實情況是,在整個週期中,民主黨人整體上已經淘汰了共和黨人,而我們仍處於上升狀態。」

億萬富翁邁克·彭博(Mike Bloomberg)在初選中未能贏得民主黨提名,他正在為佛羅里達州的最後一刻努力,他承諾提供至少一億美元資金,以吸引更多拜登選民,但他為3.2萬名重刑犯支付罰款,以助其恢復公民投票權,有收買選票、賄賂之嫌,因而面臨刑事調查。

總統選舉焦點轉移

特朗普總統染疫,總統選舉焦點再次轉移到疫情上來。之前,特朗普總統曾嘲笑拜登「躲在他位於特拉華州家中的地下室(進行競選)」,而現在,特朗普總統也不得不暫時離開集會拜票現場,被迫推遲競選活動。

在總統住院之前幾個小時,拜登出門參加競選活動,在密歇根州發表演講。他減少了對特朗普總統的批評,他的競選團隊後來說,他們正在撤消所有對特朗普總統的負面廣告。但是這位前副總統強調,特朗普的中共病毒診斷「向我們所有人都大加提醒,我們必須認真對待這種病毒。它並不會自動消失……這一消息提醒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我們需要在應對這一大流行病方面做得更好。」

隨著大選日臨近,在決定白宮獲勝者的對決中,總統選舉的焦點一再在發生著巨大變化。

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僅兩周,特朗普總統迅速採取行動提名保守派大法官,以在最高法院上替代一名自由主義者,此舉為特朗普總統提供了凝聚共和黨人的機會,使得共和黨人助特朗普競選的熱情再次被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