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戶口簿、檔案袋,到社會信用評分系統,中共控制中國人民的手段在不斷更新。中共還拋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目的不僅是全方面控制中國人民,而且正在企圖推向全球。

為了保黨,中共綁架中國人民無所不用其極。正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所說:「中共對於中國人民真誠意見的恐懼勝過對外國敵手的恐懼。」

為了抑制這種恐懼,它必須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主席羅賓・克利夫蘭(Robin Cleveland)和副主席卡羅琳・巴塞洛繆(Carolyn Bartholomew)在8月初的聯合聲明中告訴霍士新聞,技術先進的中共正在「致力於生產和使用監視並控制其人民的技術」。

中共抄襲美軍技術 用來監視人民

霍士新聞近日報道,在中共政府的鼓勵下,監視已成為一項蓬勃發展的業務,大量的科技初創公司紛紛發展監視產品以滿足「中共的市場」需求。人權活動家則警告,中國企業已迅速成為中共壓制和虐待人民,尤其是少數族群的關鍵工具。根據今年早些時候洩露的文件,中共在新疆的數碼監控已到了隨心所欲的程度。

中共在新疆地區使用一個被稱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簡稱:IJOP)的控制系統,該系統具有審核全社會人口的能力。據稱,IJOP由中國電子技術公司開發,是中共軍事理論家在研究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如何使用信息技術後,從中抄襲再改進而成。

如果有民眾在該系統的檢查站停下來,IJOP就可以在幾秒鐘內過濾數十億個數據點,並了解有關此人的一切:照片、家庭住址、官方身份證號碼、教育程度、互聯網瀏覽歷史記錄和家庭關係等等。

新疆是中共「監視系統的中樞神經」。(Getty Images)
新疆是中共「監視系統的中樞神經」。(Getty Images)

該平台可以迅速產生被歸類為「可疑分子」,因此被標記為可能被拘留的名單。這種「可疑」完全取決於他們的出國旅行方式、安裝的移動應用程式,以及在公告或私人消息中使用的關鍵短語,甚至比如問別人在哪裏可以祈禱這種話,都可能導致上了中共的黑名單。

根據保護自由社會中心(Center for Secure Free Society)執行主任約瑟夫・漢馬(Joseph Humire),新疆是中共「監視系統的中樞神經」,這個IJOP讓民眾輸入識別信息,例如何時留了鬍子、何時離開家或血型等。

漢馬告訴霍士新聞:「這些應用程式試圖決定民眾的生活方式,如果中共當局對你的生活方式決定進行任何改變,它們就會來找你。」

中共輸出監視技術 獨裁國家被吸引

這種監控手段是針對整個人群的,重點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任何人。

漢馬指出,在中國平均六人就有一個錄像頭監視著,「這使中國成為世界上被監視最多的國家。」

不幸的是,被任意蒐集的14億人口的大數據讓中共的企業能更容易地開發監控技術,並讓這些公司取得重大進展。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中國政策專家及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告訴霍士新聞:「一些專制國家將中國(中共)視為控制大量人口的典範。」

專家們還強調說,近年來,中共佔據人工智能(AI)和面部識別(FR)的市場,並開始塑造全球標準,左右監控技術的監管環境,從而讓這些中國公司可進入並佔領全球市場。

地緣政治和風險預測公司Luminae集團的執行合夥人希瑟・赫德曼(Heather Heldman)強調,中共使用的監控工具更常用於軍事和執法領域。她告訴霍士新聞說:「中共正在使用各種技術工具來進行大規模監視,從複雜的DNA映射,到先進的社交媒體監視,以及諸如面部識別之類的網絡監視工具,而所有這些工具更常用於軍事或執法領域。」

她還同意,許多其它國家也正在購買這項技術,特別是在非洲,「在非洲那些試圖保持權力控制的獨裁者那裏廣受好評」。

漢馬還猜測,這項有爭議的技術將被出售給拉丁美洲國家,尤其是委內瑞拉,同時還包括阿根廷、烏拉圭、巴西等國。卡內基基金會的一份報告顯示,總體而言,中國公司已向全球六十多個國家出口了監視技術,其中一些人權記錄不佳,因此這些國家不允許從大多數發達國家購買監視技術。

選擇中共監控技術的國家中有一半是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這些國家依賴中共的基礎設施貸款。(大紀元資料室)
選擇中共監控技術的國家中有一半是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這些國家依賴中共的基礎設施貸款。(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利用一帶一路推廣監控技術

漢馬認為,選擇中共監控技術的國家中有一半是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這些國家依賴中共的基礎設施貸款。他告訴霍士新聞:「中共和習近平認為人工智能對其未來的軍事和經濟勢力競爭至關重要。」「人們擔心中共會進行經濟報復,因為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向北京負債纍纍。」

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擴散,許多專家擔心監視技術會以創紀錄的速度得到加強。多倫多大學關注技術和人權的研究小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 )的研究人員發現,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擴散期間,中共的網絡審查達到了新的高度。根據該報告,微信平台從1月到5月共設立了二千多個與中共病毒相關的關鍵字以監控民眾的言論信息。

與此同時,美國試圖抑制中共的無限度監視。美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在警告其它國家不要允許華為公司在其境內營運5G。

7月20日,美國發佈了新的管制清單,11家中國公司因涉嫌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而被列入黑名單。除了多家紡織品公司外,美國政府稱,有兩家公司正在進行基因分析,以進一步鎮壓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