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夫婦不幸中招,成了全世界的新聞,美國股市迅速下跌。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可能不得不想一件事,假如這個世界沒有了特朗普的參與,會是怎樣的,各國又該如何應對?

這樣的問題也同樣適用於美國民眾。美國總統競選正在關鍵時刻,有人支持特朗普,當然也有人不支持,現在可能不少人會想,假如特朗普不能再續任總統,對美國會意味著甚麼?

這樣的假設,發生的機率似乎不大,特朗普當天還露面出行,沒看出有甚麼明顯的特殊問題;第一夫人也發推特,表明感覺良好。更大的可能是,特朗普夫婦僅需要隔離兩周,如果狀態良好,應該不會影響大部份工作,只是無法與人直接接觸,造成不便,也不能出門繼續競選造勢了。

特朗普有多重要

媒體用震撼來形容這次新聞事件,特朗普至少成了美國大多數民眾關注的中心,自然也會波及全世界。世界可能失去特朗普參與的話題,或許是一個很多人都會思考的現實議題,應該有更多的人會認識到,特朗普對美國、對這個世界有多麼重要。

股市大幅下跌的反饋顯然是最直接的,大多數投資者應該認為,假如失去了特朗普,美國經濟強勁復甦的進程恐怕要打折扣,至少需要畫一個問號。假如特朗普沒法再參與競選,或因身體狀況沒法履行總統職責,彭斯應暫時接任,那麼一個月後呢?

假如特朗普因此而無法當選,拜登出線,2021年的美國會走向何方?

很多美國人應該在思考這樣的問題,相信經過認真思考後,越來越多的人會期望特朗普儘快恢復,當然,特朗普很可能並無大礙。

支持特朗普的人會為他祈禱;並無明顯偏好的人中,可能有更多因此而產生支持特朗普的傾向,他們應該會意識到,美國不能缺少特朗普;不支持特朗普的人中,應該也會有一些人認識到,假如拜登成為總統,實際不如特朗普繼續連任……

美國總統選舉的變數

特朗普暫時被迫中斷他的競選造勢之旅,但卻會得到更多的媒體關注,甚至可能比特朗普繼續出門造勢的效果更大,他的社交媒體關注度應該會再次大幅增加,也許不需要花更多錢做廣告了。

民主黨陣營也被迫需要調整策略,或陷入兩難的選擇。出於基本的人性和禮節,拜登需要公開問候,甚至私下問候。拜登團隊還可能不得不撤下猛烈抨擊特朗普的廣告,否則會被認為落井下石,起到反效果。拜登也可能不得不決定,特朗普不能出門造勢時,他是否也要暫停,以顯示公平,反正特朗普成了媒體的聚焦,拜登暫時應該難獲關注。

當然,拜登團隊可能以此製作新的廣告,變相攻擊特朗普不願意戴口罩,但同樣必須小心。特朗普夫婦中招,目前最大的可能,是身邊有人攜帶了病毒,口罩可能無法阻擋,不可能吃飯、喝水、睡覺都戴口罩。

這實際也給防疫專家們出了一個難題,特朗普周圍的防疫措施應該是非常嚴格的,到底怎樣才能防住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播,特朗普夫婦的案例,需要專家們給出一個人們可以接受的合理解釋。假如口罩、社交距離都防不住中共病毒,目前的防疫措施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管用,居家隔離、關閉經濟活動,到底起了多大作用。

各國的多數首腦們應該也會認識到,世界需要特朗普的強勢領導,假如2021年失去了特朗普的參與,世界很可能進入更加未知的領域,各種風險可能顯著升高。

中共高層的難題

中共高層們也陷入兩難,應該主動問候,還是裝作不知道呢?

特朗普正在與中共政權脫鉤,通話都沒有了,若中共此時問候,可能不得不考慮是否會失去了面子。或者,也許這是一個改善關係的好機會,但似乎很渺茫。假如裝作不知道,中共一再標榜的對話、合作又難以自圓其說。

也許中共高層私下裏會竊喜,卻不敢公開,他們當然希望特朗普就此離開美國總統的位置。王滬寧會指使五毛們在網絡上幸災樂禍,但會令人反感,也會令民眾再次反思,中共隱瞞疫情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傷害,美國疫情沒有過去,中國大陸真的控制住了嗎?最後的矛頭會再次指向中共政權。

特朗普中招,也會令人聯想到中共高層的詭異舉動。過去的幾個月裏,中共高層時而隱身、時而露面闢謠,當然多數時間在躲避瘟疫,實際會不會也有人曾感染過中共病毒,一時無法露面呢?

中共的抗疫表彰會之後,習近平主持的幾次座談會,現場一個人都不許戴口罩。但李克強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卻從不露面,顯然一直在視像會議。汪洋參加政協會議,照樣戴口罩、社交距離防護。最近的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七常委不戴口罩,其他政治局委員卻都戴著口罩。這樣的遊戲說明了甚麼?

中共高層更害怕了

即使中共高層未曾染疫,但特朗普在嚴格保護下,仍然沒有防住身邊的人攜帶病毒,這會令中共高層更加小心身邊的人。比起特朗普,中共高層們顯然要害怕得多。

中共高層也會更害怕特朗普。

特朗普迅速復出應該是大概率事件,親身經歷了中共病毒的特朗普,應該會更加認識到中共的邪惡,針對中共的力道無疑會加大。英國首相約翰遜的例子,應該最有說服力了,他摘掉呼吸機後,很快轉變了對中共的態度。

特朗普感染中共病毒,目前看應該不會產生多大的健康問題,這也許再次提醒他,對抗中共政權,總是要付出代價。

之前,特朗普在貿易協議上,多少還有期望,認為中共怎麼也會做出適當讓步,他希望以最小的代價,換取對抗中共的成果。但1月15日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時,中共已經知道瘟疫傳播了,1月20日公佈「人傳人」,1月23日封城武漢。

特朗普也知道中共政權會撒謊,1月31日對中國封關,但仍然沒有料到,中共隱瞞了至少1個多月。特朗普也沒有想到,習近平與他通話時,仍然在欺騙他,聲稱疫情受控。這或許是特朗普和各國首腦必須付出的代價,西方社會裏的人,可能無法想像,中共政權確實完全沒有人性的底線。

相信隔離中的特朗普也會深刻反思,更加徹底地認清中共的真面目,親身經歷了中共病毒,自然會有不同的感受。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特朗普作為天選之人,自有上天的考驗;經歷磨難,辨清真相後,特朗普會更加清醒。這應該也是中共最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