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一時的借貸寶風波,近幾年似乎銷聲匿跡了。近日,四川成都的詹志華先生向本報記者披露,他是借貸寶P2P的受害者,他投入的55萬元(人民幣,下同)至今要不回,同時借貸寶公司和政府串通一氣,打擊報復,他感到自己有生命危險。

據詹志華介紹,自2015年起他被北京的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人人行,是借貸寶的公司名稱)的APP詐騙,共計人民幣55萬元。他維權、報案,通過媒體曝光,卻被人人行以侵犯名譽權起訴勝訴,如今債台高築。他維權3年多無果,並多次被中共政府綁架、迫害,最近他又被中共政府打擊報復,有生命危險。

2016年10月,借貸寶受害者詹志華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2016年10月,借貸寶受害者詹志華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惡夢般的生活起始於聽信了政府的宣傳

詹志華原本和朋友合作,開了一個民營性質的教育培訓機構,他負責招生,平均每月收入至少8,000元,有房、有車、有女朋友,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2015年政府大力宣傳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鼓勵大家去做理財投資,搞P2P創業,同時也聽信了人人行公司的宣傳,說甚麼賺利差,人人都是銀行家。他們做宣傳的時候都說國家怎麼怎麼支持他們,如果不是受政府宣傳的影響,我可能還不是那麼太相信這個東西。」 詹志華在回憶當初是如何下決心投資借貸寶時說。

「而如今我房子沒了,車沒了,家裏的10多萬也用光了,還要還銀行的貸款。為了不拖累我的女友,我們分手了。這些事我都不敢讓父母知道,父母年齡大了,怕受不了出人命。」

詹志華以前的工作也失去了,現在他自己做點事,收入很少,每月還要向銀行還錢,生活是舉步維艱。

「政府對我的威脅從來沒有停過,通過我的親戚來勸說我、威脅我。或者是半夜三更一行人去我家對我父母說,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甚麼方法都可能用。他的目的就是不讓我去搞借貸寶的事情,不要去要錢,不能對外發聲。」

一個失信的社會 如何能保障投資者的利益

借貸寶自2015年6月上線以來,一直都很高調。據說其一年的推廣費用高達20億元,廣告做得非常火。但是自誕生那天起,由於其模式的特殊性,借貸寶從未擺脫過人們的爭議。

作為一家純中介平台,借貸寶最初的定位是「熟人借款」,即通過為相熟的借貸雙方提供平台、收取服務費來營運。

一開始,詹志華只投入了5萬元用於出借,當發現逾期收不回時,他本想放棄了。但借貸寶想方設法引誘他繼續做下去。

「因為他們當時宣傳是要負責催收、起訴,還有一點是100%的把錢給你追回來。如果收不回來,他們會把這個債給收回去。由此導致我最後又繼續投錢。後來出問題了,他們就把以前說過的話,發的文章就給刪了,就不承認了。」

「就算你有很鐵的證據,你去報案的話,政府也不會管你的,他們和政府是有關係的。後來我把怎麼被騙了這些東西發到網上,就因為這個,借貸寶公司就告我侵犯名譽權,結果他們還勝訴了。」

詹志華不服,也知道上訴沒用,只能採取其它方式維權。

政府從中作梗 民眾維權艱難

詹志華表示,當時的受害人估計有50萬人以上,一些資金投入比較少的如幾千幾萬的人比較多,那種可能就不太在乎,像他們這種投錢比較大的,可能有上萬人,其中有相當一部份人還是他們內部的職員,為了幫公司圈錢,最終也變成受害者。還有的人自己的身份證被人盜用,無知中就背上了巨額債務。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詹志華提供)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詹志華提供)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網絡截屏。(詹志華提供)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網絡截屏。(詹志華提供)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網絡截屏。(詹志華提供)
2016年借貸寶受害者表達不滿,網絡截屏。(詹志華提供)

因為這個公司在北京,最多的時候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受害人200多人,去北京找公司,找媒體曝光,去報案。

「當時去北京也很不容易的,有很多人還沒出家門,就被公安找到了,就不讓他去,把他控制起來。還有的人在火車上、火車站被警察截獲,還有的人去到北京了,又被抓回去。」

警察為何有如此「神通」,詹志華道出了其中的因由。

「因為在國內,我們很多東西都是通過微信聊天,公安是通過微信檢查每一個人的行蹤,還有就是通過身份證。借貸寶的哪些人被騙了即使你不說,他們也會知道一些,被騙的人只要你去買火車票,公安就知道了。我去買火車票的時候公安就專門把我叫過去,他也沒說甚麼就把我的身份證拿去拍照、登記。」

2016年10月,一批借貸寶受害者從全國各地聚集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2016年10月,一批借貸寶受害者從全國各地聚集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2016年10月,一批借貸寶受害者從全國各地聚集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2016年10月,一批借貸寶受害者從全國各地聚集在北京維權。(詹志華提供)

「好多人起訴借貸寶公司,都沒贏過。我們去找借貸寶公司的話,那些警察都要把我們限制,甚至抓起來。這和政府有甚麼關係呀?他為甚麼要來做這件事?這很明顯的他們之間有很密切的合作關係。」

詹志華最後表示:「通過這件事情,我看清了這個政府有多麼邪惡。過去不懂,因為政府宣傳覺得它有權威就相信了,如果我那時候對它有了解的話,我就不會上這個當了。」

記者還打通了其他3位受害人的電話,都說三、四年過去了,錢還沒返回,甚至不願再提這檔傷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