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河北省之後,浙江省和深圳市從10月10日起也啟動大額現金管理試點,取款超過規定金額的需提前預約,並登記用途。有學者認為,中共銀行體系內資金短缺,因懼怕發生擠兌和資金外逃等問題,當局加強管控,以防人民幣崩潰、發生金融危機。

今年6月9日,中共央行發佈「關於開展大額現金管理試點的通知」,試點為期2年,分地區分階段實施。

7月1日,河北省首先開啟試點,取款超(含)10萬元人民幣的個人及超(含)50萬元的企業單位必須提前預約。提取、存入起點金額以上現金時,客戶需填寫取款用途、存款來源等信息,商業銀行同時將信息上報人民銀行各中心支行。

10月10日起,浙江和深圳也將正式成為試點,與河北略有不同的是,浙江個人大額現金管理金額起點為30萬元,深圳為20萬元。

管控為防擠兌、推數碼貨幣、防資金外逃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銀行體系內存在資金短缺、流動性短缺的大問題。雖然中共這些年來大量印鈔票,但很多錢流入房地產、基建項目或貪官手中,市面上真正可以流動的資金還是短缺。因此,當局非常害怕銀行擠兌問題。

而另一方面,銀行高管舞弊、捲款而逃,或存款被銀行職員轉走等醜聞頻發,民眾對銀行失去信心,增加了擠兌的可能性。由於資金短缺無法調撥頭寸,擠兌就會導致銀行垮掉。中共試圖通過管理大額現金來防止這類事件發生。

此外,謝田認為中共現在要推出數碼貨幣,為此更加嚴格地管控全國金融和老百姓手中的財富。他說,「在推出數碼貨幣的時候,它會要求老百姓把銀行賬戶裏的錢轉成數碼貨幣的形式。肯定很多人會反感或不願意,他反而會把錢取出來,拿著現金在手裏才覺得放心。如果大家都想提出(錢)的話,除了擠兌的發生,數碼貨幣的推出就受到影響,沒辦法推行下去。」

同時,中共此舉還為了防止資金外逃。「以前老百姓可以把手中人民幣換成美元,每年還有5萬美元的額度,現在這個額度基本上名存實亡,實際上是換不出來的。人們沒有信心,對中共統治的崩潰瓦解感到擔心,(怕)會不會影響他們的個人經濟生活。」謝田說。

「要把資金財產轉移出去只能提出現金,然後給地下錢莊,地下錢莊再通過美國或香港的投資者進來、需要換錢的時候操作,把這些人民幣轉成美元或其它貨幣,幫轉帳的人存到海外。」

登記存取款信息 侵犯私隱、財產權

對於超額度存取款要填寫取款用途、存款來源等信息,謝田認為這是整個資金管控的一部份,實際上是政府行為,用以追蹤資金流動信息。

原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表示,銀行若作為一個商業行為、市場行為,不應該有此規定。他說,「這個錢怎麼來的,應該說只要是合法的,它還有個個人私隱問題。」

「假如說我要存10萬塊錢,可能一部份是我的工資,另外部份是以前積蓄的一點,或者哪個朋友資助的一點,你全部要我說來源的話,是不是把我個人私隱全部暴露給你了?」「我取了錢怎麼用是個人的事情,你有甚麼權利讓我告訴你用哪兒了?那實際上是對個人私隱、私人財產權利的侵犯。」

楊紹政還認為,這種管控已經類似於搞數碼貨幣。老百姓被要求登記取款用途,如果所給用途被認為「不對」,可能發生不讓取的情況;以後也不可排除再推規定——符合指定用途才能大額取款。

「本身那個錢你想買東西是你的決定,到最後它可以通過類似的規定,實際上就相當於計劃經濟的配給式了,你有錢但是買不到東西。」

中共陷經濟危機 欲穩金融

謝田表示,中共選擇河北、浙江和深圳作為試點有其原因。首先,河北是靠近北京和天津的經濟重地,涉及很多大富豪和政府高官,這些人有洗錢、變現的需求;而直接將北京作為試點則太過敏感。

「浙江、深圳也是,是中國經濟最活躍,富商、私人企業家、大財閥最多的地方,他們也最有需要來轉移資金,所以它肯定從這幾個地方開始。」他說,「但是下一步肯定會推向全國,因為一旦這三個地方的人們覺得提現金有問題的話,肯定跑到其它省份去。」

謝田推測,通過大額現金管控這種粗暴的行政命令,中共會取得一些預期效果,但也可能引發更多恐慌。人們也許從中知道政府信用沒有了,或整個銀行體系出現問題,因此以螞蟻搬家、零敲碎打的方式在規定金額以下提現;而有權力的人可以利用權力把錢轉出來。

「提現的人特別多的話也會引發中共的金融危機,銀行的危機」,「中共可能制約了一些現金的流出,但另一個角度也可能加速了某些流出。」

楊紹政說,目前大量外資撤走,大量外企搬離,世界多國主動不和中國發生經濟往來,因此想實行外向型經濟模式已不可能。國內如果在封閉的情況下還進行市場經濟,當局或許無法控制國家經濟,社會就可能發生動盪。中共一手造成的國內外局勢迫使其走回計劃經濟老路。

謝田表示,這半年多來,中國經濟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遭到巨大打擊,又因受到美國在經濟、科技等很多領域上的制裁,實際上已處於極度衰退狀態。

中共政權現在確實陷在經濟危機之中,期間很多事情都可能爆發:金融、銀行和房地產這些領域高槓桿、高借貸的事都在此起彼伏地發生,最近的恆大房地產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有六個穩定,『穩金融』就是其中很關鍵的一點,所以現在它要穩住金融,不讓人民幣崩潰。」謝田說,「我想這可能是第一個(措施),下面還會推出一系列金融穩定的措施,包括加速人民幣數字化這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