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資產市場繼續連綿陰雨,資金尋求規避風險和下調槓桿。在上周,S&P500連跌第四個星期,周五有資金抄底科技公司,勉強將Nasdaq指數一周表現撈成正數,不過市場觀望氣氛濃厚。

歐洲新冠疫情反彈,人流管制措施可能被重推,是市場的一大擔心。美國國會民主共和兩黨在新一輪救濟方案上,各說各的,選舉前出台財政刺激措施變得越來越渺茫,全球復甦前景受到質疑,股市繼續向下。

特朗普提出如果他輸掉選舉也不會讓出白宮,資金擔心政治亂流,債市有所反應。聯儲正副主席先後發話,強調財政刺激的重要性,市場更加擔心。資金流向避險天堂,美元、瑞士法郎升值,美元指數升到7月20日以來之高位,石油與黃金同步下跌。

美國股市近期連跌並拖累全球風險資產價格,有許多不同的原因,不過筆者認為市場獲利了結,等待11月總統大選恐怕是一個重要的理由。對沖基金提前鎖定今年的豐厚回報,觀望風向再作打算。五周後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可能對未來股市走向具有重大影響,上一輪美股牛市就是從特朗普當選起步的。

根據調查機構Survation的民意調查,91位機構投資者中六成認為拜登可以獲勝,不過他們越來越擔心權力交接未必順利,選舉結果可能不是選舉日出來,而可能要等「選舉月」結束。特朗普當選,一般被認為對股市友善,拜登當選後,可能針對能源部門增稅,並試圖打破科技巨頭的壟斷。

筆者認為,這次選舉不僅需要看白宮是否易主,更要看國會兩院花落誰手。如果共和黨取得sweep victory(橫掃勝利),拿下總統選舉並同時奪得參眾兩院,市場會最感興奮。

如果特朗普當選,但是參眾兩院依然兩分天下,股市會相對平穩以待,滯留在金融市場的游資可能逐步進入股市。拜登當選,但是國會兩院分庭抗禮,則市場小跌。如果民主黨一舉拿下白宮和兩院,則不排除市場出現強烈的負面反應。

筆者並非美國政治專家,也不想預測選舉結果,不過希望指出三點:1)不要低估特朗普所掌控的行政資源的影響;2)不要低估拜登在最後一個月說錯話的機會或者在電視機前顯得十分無能的能力;3)拜登幾乎沒有鐵票,許多支持者是因為反對特朗普而支持他的。對於民調領先者拜登,這場選舉充其量是五五波。

筆者提醒關注本周美國的ISM資料,儘管整體資料預計繼續向好,訂單和生產資料可能開始顯現疲弱跡象。過去數月美歐中日的月度經濟資料都十分強勁,勾起市場的樂觀情緒,不過超強勁反彈可能會告一段落。除了疫情反彈和美國救濟方案受阻外,經濟復甦亦現分水嶺。

新冠疫情後的第一階段復甦,是以產業鏈修復為主要特徵的。由於人流管制的放鬆,宏觀資料從極端低位元迅速反彈。目前經濟紛紛進入第二階段,資產負債表修復已經提上日程,但是其過程可能非常漫長曲折。

結構性失業問題會在危機應對政策結束後顯現出來,消費者與企業各自需要修復資產負債表,銀行的壞賬也剛剛開始,遑論政府的資產負債表。這使得經濟由急性康復轉向慢性康復,並不排除間中出現惡化。筆者相信九月份經濟資料可能是第一階段與第二階段的分水嶺。

本周焦點:特朗普與拜登的首場電視辯論以及美國的兩項關鍵月度資料。預計美國九月ISM攀上56.5,不過新增訂單和生產資料開始顯示高位下滑跡象。非農新增就業預料改善800K,失業率下降到8%,不過微觀資料也可能開始展現沒有進一步聯邦政府財政支持,就業復甦可能難以為繼。其它資料上,中國和歐洲的PMI也值得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