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浪子回頭金不換」。曾經的問題少年,為了不受欺負,在黑社會裏摸爬滾打,了解了高利貸的黑幕。當他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真相後,毅然放棄博彩生意。那時他才發現,正是中共宣揚的無神論造就了黑社會氾濫。

接上文:昔日沉淪黑社會 問題少年如何走出深淵?(上)

中共保護黑社會

賀寅生說,這種黑社會及經營黃賭毒,都需要去賄賂在這種職位上的官員、警察,「有很多黑社會上門討債的,拿著債條,我碰到過的就有,(你報警)警察上門直接說你報甚麼警?你欠別人錢報甚麼警。中共這些官員,一直到小警察,他關心的就是錢,關心的就是他能不能到那個位置去貪這個錢。每個人都在想著怎麼樣往上爬。目的就是為了受賄,就是貪。」

習近平上台後打貪官、掃黑除惡,但賀寅生坦言,「沒有變化,真的沒有變化,因為2013、2014年那時候我還在做博彩生意,身邊全都是黃賭毒,根本就沒有甚麼打擊,不但沒有打擊,我反而覺得這種東西日益增多,這種嗨場、賭場背後也是有保護傘的。

他表示,2015、2016年的時候在大眾點評這個軟件上,去找桑拿就會找到色情場所,就是這麼猖狂。這種桑拿洗浴中心大概是2016年底的時候開始關門的,並不是2012年習近平一上台的時候。但是這種嗨場還是有,賭博也還是這麼猖狂,一點都沒有變過。

賀寅生說,中共在保護黑社會。因為中共本來就是一個宣揚無神論的體制,完全就是把普世價值、善惡有報,人的正常價值觀完全否定掉、破壞掉。現在所謂的中國人不管當官的也好,普通人也好,眼裏只有兩樣東西最重要:一個錢,一個命。

出國前賀寅生在北京開了一家網絡咖啡的網吧,要通過消防部、公安部、文化部、餐飲部等等這些部門。「你在大陸做生意不光是黑社會,包括正常的民企,都需要用錢去賄賂。哪一個部門紅包不到位,你就通不過,就是這麼刁難你。中共整個體制從上到下都是這樣。」

賀寅生以前有個手下幫他做網絡賭博的代理,有一次被舉報抓進去了,後來他托關係花了五萬塊錢,把人保出來了。這個承辦人出來跟他說:你繼續做好了,有甚麼事來找我。「這些警察、當官的完全就是在玷污法律,完全就是利益。」

賀寅生認為,「人被這種無神論的體制、達爾文的進化論侷限住了,認為人就是一輩子,你活著看不到一輩子以外的任何可能性的時候,你會去做甚麼事情呢?當然是享受了,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了,每個人都是這樣。所以你說打貪官,不就是一種政治口號嗎?或者扳倒他的對手,貪官打得掉嗎?這個制度下永遠也不可能打得掉。」

金融保險業的坑

近年來,儲戶存單變保單的新聞不斷發生,很多人去銀行存錢,結果存單就變成保單了,錢取不出來了。賀寅生告誡,中國大陸到處都是坑,其實很多東西是變著法子在取你的錢,包括中國的保險、金融業,黑幕重重。

他舉例說,做人壽保險的提成很高,百分之三十以上。賣一份五萬塊錢的保險,業務員可以提一萬五千塊錢的利潤。「業務員給你打電話,這些電話名單全都是電信公司賣出來的,他們上門開車接你,把你騙出去,從各個區集中到一個會場。人拉過來之後,給你吃東西、開會,他完全跟你談收益,不跟你談本金。其實你存錢進去,本金是完全拿不到的,而且每年要交五萬塊錢,要交十年,就是50萬。」

「很多壽險包裝成了理財產品去賣,很多保險公司都是這麼幹的。其實這種東西是保險公司跟銀行的分行行長勾結在一起,想著怎麼樣去分這個贓。因為它是壽險,你只有利潤部份,拿不到本金,保單變成壽險。」

「你去找保險公司,保險公司讓你找業務員,兩年之後這個業務員早就沒了,倒楣的永遠是老百姓,老百姓永遠是在這個制度裏面被割韭菜的人。」

賀寅生表示,他在銀行裏面的朋友也是變更銀行壽險的業務員,客戶經理也是這麼做。在利益的驅使下,很多人就去撒謊幹這種事。因為在中國,一個沒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抵擋得住利益的誘惑。

走入修煉 懂得道德的可貴

2010年,賀寅生通過朋友轉發的一條手機短信獲得了直連網站,開始學會翻牆,慢慢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真相。幾經磨難,於2016年決定正式修煉。因為他清楚地看到,自已在賺取著別人辛苦錢的貪念中,輸掉的卻是自己的人性與良知;除了看不見的魔鬼,沒有人是贏家。他的本性被喚醒了,放棄了博彩生意,對所有欠下債務的人不再進行追討索要。

賀寅生說,「人一旦看懂了法輪功的理論,就不會有意識的去傷害別人,就會像法輪功書裏說的向內找,去找自己的不足,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因為他知道道德的可貴。他知道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他知道人活著最珍貴的東西是甚麼。我活著,我知道我為甚麼活著,知道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我知道我每一天該如何去經營自己的人生。」

「你知道這種造業和積德的關係以後,對每一個人來說他都會有一個很正面的作用,對整個社會來說起到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他認識到,「所有的這種黃賭毒,包括一日千里下滑的這種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各種事,為甚麼頻頻發生呢?就是因為道德被共產黨給消滅了,傳統的信仰被它消滅了。」

在中國大陸,各種窮兇極惡的罪犯被抓後都可能被「撈」出來,唯獨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除外。2018年1月,賀寅生因為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抓,他跟警察說自己以前是個怎麼樣的人,是一個黃賭毒甚麼都沾的人,就是因為法輪功,他戒掉這些東西。從任何角度來說,法輪功對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警察當場否定他,說「共產黨是甚麼都不信的」。賀寅生說,「沒有錯,就是因為共產黨甚麼都不信才會造成今天中國社會的這種亂象叢生的醜態。」

他深有體會,「人甚麼都不信了。中共把人對金錢的慾望放大了,把人的信仰、道德都給削斷了,那人活著甚麼幹不出來?為了金錢,甚麼毒奶粉、毒食品,反正只要自己能掙到錢,人人互害,這樣的體制你說安全嗎?可能長期以來這種思想讓你變得自私,或許覺得幸好這個災難沒有發生到自己頭上來,就像鐵達尼號一樣,你雖然現在身處在一個高級套房裏面,船剛剛撞上冰山,你覺得與你沒有關係,當船沉下來的時候你認為跟你沒有關係嗎?你今天對別人的這種冷漠,說不定哪天交換的就是你的無助。因為在這個制度當中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賀寅生為中國人感到擔憂,在那樣一個環境,每個人都在隨波逐流。人們難有渠道去接觸到真理。所以每個人都活在謊言裏面,把謊言當信條,去經營自己的人生,所以一步一步地就落到了人生的深淵裏去。

他說,「現在很多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他能夠聽進去的就是怎麼賺到更多的錢、利益、權力,如何去享受生活,對他們來說或許能夠聽得進去。對他們談到這種社會的不公,談到這個政權的邪惡,近百年的歷史啊,中共如何利用謊言、暴力去屠殺中國人啊,去洗劫中國人的財富等等這些事情,現在年輕人聽不進去,真的都挺麻木的。因為我就是這樣過來的,真的是非常邪惡。」

賀寅生認為,中國人應該去了解真相,去看《九評》,了解這一百年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要找到一個能去對比這個信息的渠道,而不是每天去看「一言堂」的宣傳,因為中國是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

「謊話一千遍成為真理,從上一代開始就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從父母這一代又把共產黨灌輸給他們的理論影響到我們身上,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去破除這種謊言,去找到對比這種信息的渠道。你可以去看共產黨給你的答案,但你也應該去看一下不同的聲音,憑你自己對這件事情的觀察,你去分析一下,斟酌一下,再做出你的判斷。」

「我覺得中國每一個人都應該這樣去做。」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