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報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而被中共當局抓捕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張展近日傳出新消息。消息人士稱,陳秋實目前已回家,和父母一起居住,但仍被當局密切監視;而張展則是在數度絕食後,案件已移送法院。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香港《南華早報》9月24日報道,幾位消息人士稱,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因在武漢報道疫情失蹤七個月後,現在正已經回到青島,和父母待在一起,但受到當局嚴密監視。

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9月23日在YouTube上披露,陳秋實現在身體健康,被「指定住宅監視」在山東青島老家,當局已經調查了他在大陸、香港和日本的活動,沒有發現他和「外部勢力」相關的財務聯繫,因此當局決定不起訴他。

報道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權律師證實,陳秋實已經和父母在一起,但受到當局的嚴格監視。

「由於當局決定不起訴他,因此如果繼續對其進行嚴密監視實際上是不合法的。」該律師說。

今年1月23日武漢封城,陳秋實以公民記者身份進入這座爆發疫情的城市,以影片的方式採訪前線的醫護人員及市民。但到2月6日,陳秋實準備前往武漢方艙醫院採訪實際情況時,當天就被中共當局秘密抓捕。

陳是在武漢報道疫情被失蹤的幾位公民記者之一,另外三位是方斌、李澤華和張展。方斌、李澤華也是在2月初失蹤,李澤華是5月14日開始與朋友失聯。

9月25日,原本受張展母親委託代理案件的律師任全牛向德國之聲證實,他9月23日到浦東新區看守所處理另一個案件時,得知該案被告曾與張展關押於同一個監禁室,該被告說張展整個夏天都以絕食的方式抗議自己被關押。

任全牛說:「我的被告說前兩三個月張展抗爭得很激烈,而她也因為絕食被看守所人員以灌食對待,但她始終不認罪也不願接受調查。」

任全牛還透露,當他9月初與9月中兩度向看守所申請閱卷與會見張展時,看守所皆以不同名義拒絕或取消他的申請。他說:「第一次我申請閱卷時,他們先說我的委託書必須有張展家人的簽字,才能授權我代理案件。然後當我數天後準備與張展會見時,看守所又以張展健康因素為由,拒絕讓我見她。」

報道說,張展的案件已於9月18日移送法院審查起訴。目前其中一位代理張展案件的律師聞宇則表示,他已申請9月28日會見張展,並證實他透過別的律師得知張展在看守所中出現絕食的情況。

另一名失蹤的李澤華,曾於4月22日以錄製影片的方式交代自身情況,他2月26日被中共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的名義帶至武漢市青山區八大家派出所,接受詢問、做筆錄至次日晚上。

之後,李澤華被警方告知「不予處罰」,但警方以他曾到過高危疫區而對其強制隔離。隔離結束後,李澤華在家中陪伴家人。

而失蹤的公民記者方斌至今仍杳無音信。方斌從1月25日在「武漢直擊」的YouTube頻道上曝光武漢疫情的實際情況。尤其是2月1日,他到武漢市至少5家醫院拍攝,在武漢市第五醫院,他拍攝到「5分鐘抬出8具屍體」的影片,引起國內外轟動。

當天,方斌就被當地警方抓走,但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當局當晚深夜釋放了他。

之後,方斌堅持每天在YouTube上發一個影片報平安,並發起「全民互助」「全民反抗」「還政於民」運動。2月9日,也就是方斌對外失聯的前一天,他曾發出13秒鐘的影片。該影片中,方斌念著用毛筆書寫的八個字:「全民反抗還政於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