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口大的瘡,一直通到背後。他雖有珍貴的寶珠,任由醫生揀用,卻也於事無補。用珠寶買不回自己的健康,原來另有其由……

清朝時,有位朱姓醫生善於治療各種瘡傷,每天早晨為患者施藥。一天,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其人胸前長了一個很大的瘡,瘡眼猶如杯口那麼大,一直通到後背,猶如穿了一個大洞。但見肌肉化膿潰爛,臭不可聞。

朱先生說,瘡症實在太危險了,沒有用明珠來製藥的話,無法治療。那名男子說:「如果真能治癒,即使百顆巨珠,我也不敢吝嗇。」

次日,那男子帶著幾十枚豆粒般大小的珠子,任由醫生揀用。朱先生欣然接受,為他敷上了瘡藥,那人就離開了。

旁邊還有一個人患了輕微的瘡病,也來醫治,問朱先生:「他都病成那樣了,還能治好嗎?」朱先生漫不經心地敷衍了幾句。不料此人說:「是人都有一死,勸先生還是不要給他用藥了。」朱先生驚訝地說:「您也善於辨識病症?」

此人說:「我若能識別病症,怎麼還敢來冒犯先生呢?我以這個人過去所為推測,知其此次在劫難逃。」這番話引起朱先生的興趣,請他詳細講講。

那人說:「昔日,我和他在楚地從軍,由於官糧不足,官軍時常出去打劫搶奪。我也不能避免,不過我只搶人錢財,從不敢傷人性命。一天,遇到一個老人帶著兩個小孩逃難,男孩十多歲,女孩也有八九歲,都是他的孫子。那男子為了搶劫,施加淫威威脅他們,老人戰慄不已,跪著說:『我只剩下船費二十兩,聊以買命。』那人收下錢就放了他們。走了沒幾步,男子忽然想到老人棉衣甚厚,應當還藏有財物,就趕緊追上去,再次強索。老人痛哭流涕,說:『沒有別的東西了,在路上只能像乞丐一樣乞討了。』老人悲苦恐懼,實在可憐。男子想要脫掉老人的棉衣,老人堅持不肯,說:『現在正是嚴冬酷寒,脫掉棉衣我必會凍死了。我已年老體衰,不足為惜,但我兩個幼小的孫子怎麼辦呢?望你可憐可憐我們吧!』我也在旁勸說那男子。不料,那男子惱羞成怒,說:『你還要可憐你那兩個孫子?先斷了你的念頭吧!』說罷,就揮刀殺了小女孩。老人悲痛萬分,哭得抬不起頭來,那人抓起他的頭髮,直接用刀刺穿了他的胸背,不一會兒就死了,那人解下老人的棉衣。小男童也因驚嚇過度,死在路邊。我們匆匆回去,拆開棉衣,發現裏面有很多明珠,金葉數十張。有了這筆錢,回家後暴富,那男子坐擁龐大的田產房產,沒有官爵封邑卻比封君還要富有。然而後來,他的家裏連年有人相繼死亡。如今他身上的瘡病,與那老人的刀傷沒有差別,這難道不是遭天譴,不是果報嗎?」

後來,聽說那男子果真受瘡病折磨而死,其家產也敗亡殆盡。

記錄此事的醉茶子說:「報應之說,儒者不談。然而,放眼縱觀世事,報應之理卻是沒錯。漢朝亡於魏,魏又亡於晉,篡奪受禪,得來的王權最後又以同樣的方式失去。宋誅殺晉的子孫,齊又誅殺宋的子孫,從寡婦孤兒手裏得到天下,最後天下也在寡婦孤兒手裏失去。期間也有保存前朝血脈的忠厚之人,不殺戮先朝後代,那享國必會長久。比如唐朝、宋朝、明朝,尤為明顯。上天主持公道,從善從惡終有果報,這個道理沒有差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