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在海上被中共抓捕的12名港人,「被送中」33天以來,一直處於失聯狀態,他們的家屬委派的辯護律師,多次到深圳申請與當事人會面,但一直受到當局阻擾。其中一名港人嚴文謙(21歲)的家屬委託了一名大陸律師,於昨日(9月24日)再到鹽田公安分局,依然被當局拒之門外。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24日上午到鹽田公安分局提出會面申請,但是當局以當事人已另聘兩名官方指派的律師為由,拒絕了律師的申請,並且拒絕接收律師的辯護材料。當律師要求對方提供兩名官方律師的姓名時,同樣遭到拒絕。

這位律師後來從深圳市司法局法律援助處得知,嚴文謙在24日下午才獲得官方安排的一名法律援助處主任擔任案件受理人。

律師表示,這顯然是因為他在上午去過鹽田法援處查詢後,當局才匆匆安排一名受理人給嚴文謙。關於受理人的角色,是負責指派律師給被扣留人,可見嚴文謙理應還沒有獲得指派辯護律師,而非公安當局聲稱嚴已聘請兩名律師。

對此,嚴文謙的律師批評說,公安當局聲稱其當事人已有另外兩名律師的說法,「完全是騙人」。

十名港人家屬委託律師見不到當事人

根據大陸的《刑事訴訟法》,被扣留人可以委任 1 至 2 名律師任辯護人。截至目前為止,共有 10 名港人的家屬委託了律師,但是這些律師到目前為止還無法見到當事人。因為中共當局一直以當事人已另聘兩名律師為理由,拒絕辯護律師提出的會面申請。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本月19日曾對媒體表示,12名港人已從當局提供名單中,各自挑選了兩名代表律師。

據悉,嚴文謙的律師昨日曾致電主管這次案件的莊俊明警官,但律師的電話號碼可能被屏蔽,其電話顯示無法接通。律師事後到深圳公安局和市檢察院投訴,沒有獲得任何答覆。而莊俊明是官方指定的被捕港人家屬和委託律師與看守所之間唯一的聯繫人。

律師對案件發展「極不樂觀」

這位嚴文謙的私人律師在24日對自由亞洲表示,這個案件發展「極不樂觀」。他認為中共當局處理這次案件的維穩力度,比「以往大了很多,你看那麼多位家屬委託的律師都被拒絕見當事人就知道了」,而「以往這類偷渡案件,見律師完全不是問題」。

當記者問是否與香港實施了「香港國安法」有關,他認為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當中涉及了多種因素。

律師還預料12名被捕港人可能遭受不少精神虐待。他說:「官方會給心理施壓,封鎖一切消息,逼使被捕人士不得不配合!」

他呼籲港府向大陸機關要求移送被捕港人回港,否則被捕港人後果令人擔憂。他還建議香港人應積極發動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強調國際力量非常有用,「被捕人士被關注多了,在裏面至少獲得多一點優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