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群北京訪民要到國家信訪局登記,但被拒絕了,據訪民說:「因為北京市是零上訪。」「他們說零上訪都是瞎說、撒謊。」

9月18日北京西城區訪民孫寶妹等二十多名訪民,到國家信訪局申請集體訪,身份證交上去後不讓進,他們想著不能集體訪那就單獨訪,也是不讓進。

國家信訪局不讓北京人信訪

孫寶妹告訴大紀元記者,「18日那天我們是在國家信訪碰一塊兒的,因為我們訪的都是北京市信訪辦不作為,既然都是反映這問題,就想著在一塊兒訪力度比較大,你要單個兒訪呢,力度比較小。可是我們把身份證一交上去之後呢,就不讓我們進。」

她說,「集體訪規定須要先交身份證,交完身份證之後,門口的保安把我們的身份證交給警察了,我現在還想不通,為甚麼不讓我們信訪哪?開這個信訪局就是給老百姓的一個救濟渠道,要不然你把國家信訪局關了嘛。」

她還說,「要完身份證,我們就想單獨訪的,單獨訪也不讓訪,就非得讓我們走,我就不知道這是誰的命令。估計因為北京市是零上訪。」

北京訪民阿牛也向大紀元記者說,「北京也截訪了,不讓去國家信訪局,去了也不讓進不給登記。雖然國家信訪局只管登記不解決問題,在中國受迫害的人沒路可走,只能登記,現在登記都不行了。他們說零上訪都是瞎說、撒謊。」

 
 

露天地居住645天

北京西城區訪民孫寶妹因公房被倒賣,2018年位於豐台區分鐘寺村的周轉房又被強拆,之後一直蝸居在廢墟上的小帳蓬裏。

孫寶妹公房被倒賣14年無家可歸,今(23)日北京整天下雨不斷,她再度拍錄她居住的環境向市長蔡奇和書記陳吉寧喊話:「習主席說了,奔小康一個也不能掉隊。你看看我是不是掉隊了?我現在露天地居住已645天了。」

她一臉無奈地說,「現在西城區政府和北京市法院勾結在一塊,把我所有的案子全裁定駁回,西城區信訪辦和北京市信訪辦複核複查違法,並且拒絕糾正違法行為。我向法院起訴他們,被裁定駁回。」

孫寶妹多次到國家信訪局要求糾正這兩家信訪辦複查覆核違法,國家信訪局的工作人員拒絕糾正,讓她到法院去告這兩家信訪辦。現在她連國家信訪局的門都進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