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紐約市皇后區111分局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當中共代理人,於星期一(9月21日)早上被捕。聯邦檢察官指控他利用職務之便,向中領館匯報紐約藏族人的活動。FBI掌握了大量證據。起訴書還詳細記錄了昂旺與中領館的「上線」關於他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一事的討論,他的「上線」告訴他不要接受「新唐人」的採訪。

美國紐約市皇后區111分局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資料照)被FBI逮捕。(林丹/大紀元)
美國紐約市皇后區111分局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資料照)被FBI逮捕。(林丹/大紀元)

根據法庭文件,現年33 歲的藏族人昂旺居住在長島拿騷縣,已歸化入美國籍。他最初通過文化交流簽證前往美國,第二次簽證後在美國逾期居留,最終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據稱他申請政治庇護的一個理由是:他在中國居住時因為藏族身份被捕和遭受酷刑。

2019年4月19日,在紐約市警察局首個中文面書網頁正式開通的記者會上,說著一口流利國語的昂旺他對記者說,他在2004年完成初中學業後隨家人移民來美,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再轉投美國陸軍,在野戰部隊先後於伊拉克、阿富汗、非洲和亞洲國家服過役。2016年加入紐約市警察局NYPD。

刑事訴狀說,從大約2018年至今,昂旺一直與紐約中領館至少兩名中國(中共)官員保持關係。據信其中第二名官員是中共統戰部下屬的「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的官員。該部門負責消除潛在反對中國政策和權威的根源。

起訴書說,為了在國外實現這些目標,中共統戰部在居住在中國境外的華人個人和社區中尋找代理人。統戰部官員經常會見當地社團和同鄉會,目的一是「確保這些社團在政治、道義和財務上支持中國(中共)」,二是「對少數有問題的團體,例如宗教和少數民族團體的控制」。

起訴書稱,調查人員記錄的對話顯示,PRC-2(中共官員在起訴書中的代號)已成為昂旺的培訓和管理員(handler);換句話說,昂旺收到PRC-2的任務(指示)並向他報告。2014年8月21日至2017年8月11日,昂旺至少打了53次電話給PRC-1 的手機,外加發短信。在2018年6月至2020年3月之間,昂旺向PRC-2 打電話、發短信至少有55次。

調查顯示,昂旺按中共官員的指示和控制行事:(1)向中領館報告紐約大都會區藏族和其他民族的活動;(2)在紐約發現並評估潛在的藏族情報資源;(3)利用他在紐約警察局的正式職位來幫助中領館與警局高層接觸,邀請領事館官員參加NYPD 官方活動。這些活動均不屬於昂旺的公職範圍。他也沒有在美國司法部登記註冊他的中國(中共)代理人身份。

昂旺利用自己藏族人的身份替中領館監視紐約社區藏人的活動。(Getty Images)
昂旺利用自己藏族人的身份替中領館監視紐約社區藏人的活動。(Getty Images)

據悉,昂旺的父親是中共軍隊退休人員,也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員,而他的母親既是中共黨員,也是中共政府退休官員。他的父母和兄弟均住在中國,他的兄弟還是中共解放軍的後備軍。

昂旺2018年向PRC-2官員報告皇后區新藏族社區中心的事,並建議官員應當和他一起訪問該社區中心,「無論好壞,你都需要瞭解,它們是目前(藏族)最大的活動場所。如果他們參與政治,那麼將來可能有一半以上的會議,都在這裏舉行。」

2019 年2 月13 日前後,昂旺給該中共官員打電話,並向「老闆」問好。昂旺報告說一位美籍藏人計劃競選某職務,認為他有很好的政治前提,建議中領館官員為此人組織一次前往中國的旅行。他估計,這名藏人候選人會帶來情報來源。

2019年11月14日前後,昂旺致電中領館該官員,並問候「老闆」,表示自己已被任命為「社區聯絡」警官,由於他的華裔背景和流利國語,可能「新唐人電視台」會採訪他。

起訴書披露了雙方的對話內容,在對話中,中領館官員反覆稱昂旺接受「新唐人」採訪「風險太大」,「太敏感」,「中國(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並沒有放鬆」等。

2020年1月1日左右,昂旺致電該中領館官員說,他已通知他的上級,他不想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聯邦的調查確認,昂旺沒有參加「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

身在自由的美國,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卻要為是否接受「新唐人」的採訪而「請示」中領館。(NTDTV)
身在自由的美國,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卻要為是否接受「新唐人」的採訪而「請示」中領館。(NTDTV)

檢察官還調查了昂旺與中國的財務往來,進一步顯示了他與中國家人的親密關係。獲得大量令人生疑的匯款。昂旺美國陸軍相關背景調查等上面做出虛假陳述,隱瞞了他和中領館的關係,也隱瞞他的家人有幾位曾隸屬中共軍方。

昂旺21日下午在紐約東區聯邦法院影片出庭,不獲保釋。若罪名成立,他面臨最高55年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