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名地產商任志強被重判18年監禁,令輿論譁然。有內幕消息稱,任案由中共常委王滬寧負責成立專案組,定性反黨並予重判,以此討好習近平。分析稱,王滬寧圖謀在二十大當副主席。

9月22日,中共「紅二代」、知名地產大亨任志強,被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以「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4項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8年,並處罰款420萬元(人民幣)。

法院通告稱,宣判後,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任志強所面臨的刑期之重,令輿論譁然,外界普遍認為任志強不過是批評了習近平,所謂的「貪污罪」是指鹿為馬,欲加之罪。

前《中國青年報》欄目主編李大同以「非常無恥的判決」和「法律陷害」來形容。他說,罪名都是當局栽贓,任志強在任時年薪700多萬,沒必要貪污。

對於北京中院通報任志強認罪,李大同認為,這是因為中共當局將任志強的兒子作為人質,才迫使他認罪。3月任被抓時,他的大兒子和秘書也一度被捕。

現年69歲的任志強為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長,其父親任泉生曾任中國商業部副部長。任志強曾與王歧山在內的中共高層關係密切。

作為體制內為數不多的敢言人士,任志強也被稱為「任大炮」。4年前,他因譏諷「央媒姓黨」遭留黨察看1年。

今年3月6日任志強撰文批評習近平處置疫情不當,並暗指習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且有「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3月12日,任失聯。

4月7日,中共北京市紀委已佈公告稱任志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當時有港媒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公開處理任志強的問題,是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拍板。當時任案已交由北京西城區紀委監辦理,說明蔡奇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只要對中南海交代得過去就行。

熱門博主「一劍飄塵」當時刊發博文說,4月8日,他收到任志強北京朋友的一封信,信中說,一個西城區紀委怎麼可以辦任志強這樣的案子?!真實的內情是王滬寧掛帥成立專案組,這是學習當年江青林彪集團的做法,王滬寧已成為黨內的康生,他要在二十大做副主席。

(康生在毛澤東時代負責中共的情報機關。受到毛的信任,成為毛的忠實跟隨者。也是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關鍵人物,他死後被列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

信中說,任志強被捕後絕食也被定性為反黨。王滬寧親自召開西城區紀委調查組聯合會議,把任志強絕食與田家英、高崗(毛時代的中共前副主席,後來被毛定性反黨集團)自殺相提並論,說是對抗組織是反黨。

王滬寧當時還傳達了習近平對調查組的口頭指示,形容對任志強案進行調查是吹響了對腐朽資產階級的反攻擊號角,過去30年中共有成績也有錯誤,是資產階級壟斷了國家經濟命脈,造成今天無產階級日益困頓。很明顯,習要把自己這幾年搞砸的經濟錯誤,嫁禍給資產階級。

信中還說,他們經歷了文革,都認為當局很可能利用任志強案件,發動一場殺富濟貧,達到毛澤東所做的一個人領導一國,折騰中間一群人。任志強一個很好的地產界朋友私下說,再不行動,中國又來一次文革,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一劍飄塵」分析說,這封信的重點是說習近平讓王滬寧出面,成立專案組,顯然習是做兩手準備。一方面,通過西城區這樣一個小級別的紀委,給人們一個大事化小的信號,安撫人心。

另一方面,習近平在內部卻絕不放鬆,顯然想把任案,搞成大案,至少可以用於打擊黨內對手。而根據這封信來看,黨內顯然也非常警惕習的做法,因為都害怕文革再來。

信中所說的「中間人群」的共識,這部份人群,不是傻瓜,當然知道習近平這樣搞下去,最終就是搞到他們頭上。因為很簡單,中國經濟下行,甚至非常大概率是斷崖下跌。習必須找替罪羊。

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6月份也曾分析說,習近平不會輕易釋放任志強。因為習要站穩腳根,在黨內黨外一片反習聲浪中,這時候習更要顯示強硬的一面,如果退一步,有可能一退千裡,潰不成軍,所以習不會輕易讓步。

華頗說,當局會蒐集任志強的經濟問題狠狠治罪。在中國,本來房地產開發商聲譽就非常惡劣,中共成心把火力引到他們身上。早就預備好了,差不多的時候,讓這幫房地產開發商作為釋放民怨保政權的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