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公司遭美國制裁後,中共當局掀起了一場造「芯」運動,千億元的集成電路產業規劃、遍地開花的半導體產業園區成各地政府的標配動作。業內人士認為,如果全民一窩蜂地大搞晶片,憑著激情來發展產業,恐怕成功的概率不會很大。

近幾年,中共從中央到地方政府,不斷鼓動企業為晶片製造投錢。

在中央,中共當局於2014年成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首期募資1,390億元(人民幣,下同)投資晶片產業。2019年的第二期募資額達2,040億元,試圖晶片自給率在2025年能達到70%的目標。

同時,中共國務院上月再次發佈促進晶片產業的新政策,從財稅、融資等8個方向鼓勵晶片產業和軟件產業發展,給各地興建晶片企業開綠燈。

根據啟信寶統計,截至2020年9月1日,今年中國已新設半導體企業7021家,去年新設半導體企業也超過了一萬家。

《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安徽、浙江、福建、陝西等十餘省市制定了集成電路產業規劃或行動計劃。僅此數省2020年的規劃目標即達1.42萬億元。

集成電路園區更是到處都是。據高工產業研究院不完全統計,截至去年5月,中國已建成、在建和正在規劃中的半導體產業園區數量達67個。其中,由政府作為建設主體的比例為64%,由政府加企業作為主體的比例為24%。

據集微網不完全統計,2020年上半年,已有21個省份落地半導體項目超140個,僅統計披露投資額的項目,上半年落地項目總投資額已超3,070億元。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理事長魏少軍表示,全民一窩蜂地大搞晶片,總是憑著一種激情來發展產業,恐怕成功的概率不會很大。

近年來,在半導體領域接連傳出項目爛尾或破產的消息,不少地方損失慘重。

7月30日,武漢千億級半導體項目弘芯被曝出「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面臨項目停滯的風險」,弘芯剛剛進場一個多月的大陸唯一一台7nm光刻機,尚未開封即被抵押。武漢弘芯的兩個股東中,包括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工業發展投資集團,而其大股東則為武漢市東西湖區國資監督局。

與此類似,原計劃投資近400億元、號稱國內首個專注於柔性半導體暨新型顯示技術開發與自主化的項目陝西坤同半導體,年初也曝出拖欠員工薪水的問題。

業內備受關注的一個案例是,南京德科碼董事長李睿為在三年內在南京、淮安、寧波三市相繼落地半導體項目,但所過之處盡皆爛尾。

而不斷出現的爛尾和破產半導體園區和晶片廠,地方政府往往成為接盤者。中國問題專家、宏觀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過去一些比較低階的設備廠大體可以透過買設備、挖人才、殺價搶訂單、國家補貼,確實扶植了一些產業,但這套做法並不適用於高階晶片產業。

財經評論人士王劍認為,國家集成電路基金是母基金,由政府出資,帶動3至5倍的投資,包括各地方政府都投了很多資金,自2014年投入數萬億資金在晶片產業,但能否(在2025年)達到七成自製率,外界並不看好。

吳嘉隆也認為,中共的關鍵技術明明卡在別人手裡,卻硬要跟美國對抗,凸顯其外交和產業政策根本缺乏邏輯,並不連貫。結果被美國切斷晶片供應,2025想要達到晶片自主率70%,應該是別想了。火箭試射、導彈試射可能都受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