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江西省前人大副主任史文清落馬;陸媒隨即披露史文清曾幫前江西省委書記蘇榮之子蘇鐵志斂財內幕。江西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老家。蘇榮、史文清等人是曾慶紅江西幫心腹馬仔。

去年底史文清被3名商人實名向中紀委舉報大肆斂財,索賄上億元人民幣的黃金或現金。此外,史文清還被舉報有「亂倫性癖好」及包養多名情婦等。

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史文清被查

北京時間9月21日晚9時,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史文清被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史文清出生於1954年10月,蒙古族,遼寧法庫人,其任職經歷主要在內蒙古自治區、全國人大、黑龍江、江西等。

1987年,史文清任共青團內蒙古自治區哲里木盟委書記,後任內蒙古自治區監察廳人事處處長、辦公室主任。1993年8月,他任自治區政府調研室副主任。

1994年5月,史文清調至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任職,為副局級秘書,1995年12月任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副主任,次年10月明確為正局長級。

1998年,史文清調任哈爾濱市委副書記,後任常務副市長,2007年1月任黑龍江省政府省長助理。

2007年12月,史文清調任江西省政府黨組成員,次年擔任副省長;2010年10月,史文清兼任贛州市委書記;2011年4月,史文清任江西省委常委,同時兼任贛州市委書記至2015年;2015年7月,他轉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至2018年卸任。

史文清成為今年以來落馬的第十四名省部級高官;也是8月中旬北戴河會議結束之後四十天內第五個落馬省部級高官。之前,中糧集團有限公司總會計師駱家駹(8月18日)、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8月18日)、北京市政協副主席李偉(8月25日)、青海省副省長文國棟(9月21日)相繼落馬。

史文清曾幫蘇榮之子蘇鐵志斂財一千二百萬元

已落馬的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2007年11月起至2013年3月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史文清是蘇榮當年舊部。江西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老家。蘇榮是曾慶紅的心腹,是曾慶紅江西幫要員。蘇榮任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前,歷任吉林省委副書記、青海省委書記、甘肅省委書記、江西省委書記。

2014年6月14日,蘇榮被調查;2015年2月,蘇榮被立案審查及被「雙開」;2017年1月23日,蘇榮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蘇被指控非法受賄1.16億餘元,另有8千多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據查, 蘇榮家族至少有13人涉貪腐。

史文清9月21日落馬後,大陸界面新聞迅即報道,史文清曾幫蘇榮之子蘇鐵志獲利1,200萬元。

報道指,蘇榮落馬把江西省反腐推向縱深,先後有四名副省級幹部被處理。該系列腐敗案牽扯出江西政商關係中最重要的一名掮客——蘇榮之子蘇鐵志。

2015年4月30日,蘇鐵志因涉嫌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遭逮捕。相關材料顯示,從2009年至2012年,蘇鐵志利用蘇榮擔任江西省委書記期間形成的便利,在職務調整、工程承包等方面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共收受錢款2,200多萬元;與蘇榮共同收受商人賄賂1,200萬元。

史文清曾經幫助蘇鐵志獲得贛州土地平整項目。2011年初,江西恒帆土地開發整理有限公司想參與贛州市上猶縣土地整理項目,該公司負責人謝建國找到蘇鐵志,蘇鐵志爽快答應。時任贛州市委書記史文清成了這樁交易的中間人。蘇鐵志通過史文清找到上猶縣時任縣長何舜平,明確提出把土理整理項目交給江西恒帆土地開發整理有限公司。事後,謝建國送給蘇鐵志人民幣1,200萬元。同年,蘇鐵志將其通過史文清幫助謝建國承攬土地整理項目及收受錢款一事告訴蘇榮,蘇榮表示認可。

「蘇鐵志在接受調查期間,主動交代全部受賄事實,並檢舉他人涉嫌受賄線索,對蘇榮案件的偵破發揮了重要作用。」一位接近案情的知情者說。案件相關材料顯示,蘇鐵志案牽扯多位已落馬官員如史文清、趙志勇、劉建軍等。

史文清曾被實名舉報

2019年12月18日,大陸自媒體法經網在微信公號刊文「一位副省級高官的斂金術和多面孔」指,來自不同地方的3位企業家曾義平、溫和魁、王宇飛分別致信中紀委實名舉報史文清,他們在舉報信的每一頁都親筆簽下名字,並按上手印。

文章指,史文清在任內反覆向這些商人索要巨額錢財,包括一批價值2,000萬元的黃金以及指定賬戶結匯的1.32億元現金。

舉報人之一曾義平的父親名叫曾照財,自2002年開始在贛州做稀土貿易生意。曾照財在2011年被贛州下轄的南康警方以非法經營為由查扣,曾義平也遭網上通緝。

曾義平表示,事發後史文清在北京向自己索要5,000萬元,聲稱能擺平。後曾義平四處舉債,籌齊了2,000萬元購買等值黃金,送給史文清。最後其父曾照財還是被判緩刑。而被扣押的稀土只退一半,另一半價值3,000萬元的稀土下落不明。

溫和魁在贛州做生意,是當地重點的招商引資對像。文章說,贛州有一條公開的「明規則」:要想在贛州做生意,絕對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則生意做不成,還將面臨牢獄之災。

史文清通過其子史家昌(又名楊灝)以入股名義、購買其子及他個人的畫作、贊助他的情人開設的公司等方式,向溫和魁索要共計1.32億現金,後實際索得1.1億。

溫和魁提到:「我沒有利用他的權力賺一分錢,就被敲詐一個多億,而跟著他的利益集團至少有一百人,贛州那些土地在他任上,基本都是以幾十萬一畝給到他的利益集團,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史文清保守估計斂財幾百個億。」

第3名實名舉報者王宇飛指,史文清多次以幫其解決麻煩為由,提出要給點好處。如「借」500萬元購買原始股、以336.2萬元購買史家昌的畫作、支付所謂藝術工作室的租賃及裝修錢260萬元,要求捐資藝術學院等,涉及款項近2,000萬元。

除斂財外,文章還指史文清有「亂倫性癖好」,他在任職哈爾濱時曾強姦其胞兄的兩名女兒。他有多名情婦,其中包括妻子的兩名親侄女姐妹,私生子也有多名。此外,他還包養數名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