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位看官,范進中舉之後發瘋發狂、被他老岳丈胡屠夫一耳光又醫好的故事,想必大家在《儒林外史》中都已看過。但連科不第落魄數十載的范進為甚麼能中舉和怎樣中的舉,書中的交代有些含混。如大家對此有興趣,且聽我慢慢道來。

且說那范進在中舉之前一共參加了三次會考,第一次會考的第一名,被本省行政長官撫台大人的公子獨得,所謂「虎父無犬子」,雖然撫台公子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會寫,但主考大人和學台大人卻會寫,兩位大人在掂量了自己的烏紗帽之後,鄭重地將紅榜第一名的位置上寫上了撫台公子的名字。

四年之後,第二次會考,這次會考的第一名,被本省第一大富戶朱大富的兒子渾號人稱「豬八戒」的朱公子獲得。當然,這得感謝撫台大人只有獨生兒子一個,這年的考試才可能出現名額外落。這樣,朱大富也才有機會上下其手,把大把的銀票紮成捆,把主考大人和學台大人砸得暈頭轉向,也不管朱公子是不是分得清楚男女厠所,連夜親筆為他寫了一篇國是論文,洋洋灑灑數千言,平均十兩銀子一個字,創下當世紀最高稿酬潤格。當然,有這天價文章開路,朱大富家也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了斯文的名號。

又苦苦熬了四年,第三次會考終於來了。這一次,由於撫台和首富的兒子都已解決。其他一些零散的官家和富戶,都沒有絕對的權力和財力來奪魁,於是主考和學台大人決定換個新花樣,實行競標,讓大家不公開地進行投標,舉人資源稀缺,當然要有實力者居之才是。

經過幾輪投標,各中小富戶和官員們送來的錢物基本相等。主考大人發現,這些人送來的東西,單個算肯定比不上朱大富,但加在一起,則朱大富成了小兒科。所謂人多力量大,小衆化的生意不如大衆化吃香。在大量的銀票和少量的舉人名額之間,他們決定來個物競天擇,錢通通收下,答案通通給買主們,最後誰當選,抓鬮決定。

由於主考大人一念之差,造成巨大混亂,一時之間,買槍手代考的,進考場換卷子的,用特製筆墨硯台私帶答案入場的不一而足。此事傳入京城,加之前兩屆已入仕的舉人巡撫公子在公文上畫烏龜,朱大富的兒子常錯進女厠所等事件,引起皇帝和有關衙門的高度重視。經層層批文發下要求徹查。經徹查,又層層報告打上去。主考和學台大人在前三屆會考工作中,確有因工作經驗不足造成的失誤,著令每人打三下手板心,罰款五十兩,以示懲戒。令其堅守原崗,戴罪立功。

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第四次會考開試。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公開、公正、公平」的會考,學子們的熱情也空前高漲。而范進此時已早生華髮,眼睛近視,且由於長期營養不良而落下寫字手抖的毛病。眼見著同科學子們意氣風發,指點江山,談商貿之利於社稷,談交通之利於經濟,談教育之益於民智,談新型農業之益於民生。而這些對范進來說無異於天書。正因為如此,當考卷發下來,題目大書《試做策論:論國泰民安的首要條件》,范進一下子懵了,但就在頭腦短暫的空白之後,他腦海中突然閃過他的岳丈—他這輩子最恐懼的人胡屠夫。在入考場之前,胡屠夫為了怕他餓暈,特地拎了三斤糙米半斤肥肉去看他,胡屠夫知道這次很可能像前幾次那樣還是一個肉包子打狗,但讓他餓死了對自己的女兒總不是件好事。加之胡屠夫覺得,自己完全有義務以自己這輩子閱豬無數、橫行菜市的人生經歷,來點撥點撥這個沒出息的女婿。事實上,他這個想法完全對了。范進中舉那張考卷,就是在他的啓發下做成的。

他說:人在江湖,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遇弱則強,就像我對你這樣,一定要從裏到外把你吃住,誰讓你打不贏罵不贏又沒錢呢?而另外一點,則是遇強則弱,就像你對我這樣,只要多說好聽的多做乖表情多低眉順眼把姿態放低,別人打你罵你都覺得沒勁,還覺得你可憐,說不定還要賞你半斤肥肉幾兩糙米呢!

在考場裏咬筆桿子的范進,決定像他丈人的教導那樣,努力地討好一次乖一次,而物件,不是主考也不是撫台,而是比他們強大百倍千倍的皇帝。於是,他提筆寫下文章的題目:《國泰民安的首要條件是當今皇帝的健康》,文章寫了對當今皇帝文治武功,以及眼耳口鼻舌、心肝脾肺腎、頭髮指甲耳屎和屁的讚美。寫了作者本人朝暮為皇帝祈禱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還寫了「皇帝的健康是檢驗國泰民安的唯一標準。」他把自己讀過和聽說過的褒義詞和溢美句子都用了出來,洋洋灑灑幾千言居然一揮而就。

原來,他的考卷可能像前幾次那樣,直接進入學台大人府中成為煮飯的燃料。但因有了上三屆會考的影響。主考官和學台大人這次破例認真看了每張試卷。他們發現很多青年學子們文筆很成熟,但政治上很幼稚,雖然觸及政治、經濟、文化、科學、教育、國防、外交等策論,寫得文從字順,鏗鏘有力。但可怕的是,張張考卷離不了「變革」二字,而「變革」呼聲越強,不就是對現狀的不滿麽?對現狀不滿,不就是對當今皇上不滿麽?二位大人越看越覺得恐怖,冷汗打濕了衣袍,他們知道,如果把這樣的文章送上去,可能就不是打幾下手板心那麽簡單了。於是決定加快速度閱卷,等閱完卷,再展開新一輪的焚書和思想拯救運動。這些小青年,不挽救怕是不行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范進的卷子出現在他們面前。雖然字跡歪扭一點,文筆囉嗦一點,行文老套了一點,標點符號混亂了一點,但主題和立意卻是非常好的。於是決定幫他修改,並點他為本屆會考頭一名。范進的這篇文章,後被評為當年度「皇帝杯」文學藝術大獎第一名,並被選入本朝鄉塾統編教材之中,作為每個學童的蒙學啓蒙教材。此事引起同科參考的另一些文人嚴重不滿,於是才有了後來范進中舉之後發瘋的種種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