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疫情、強推港版國安法、迫害人權、侵犯他國主權,種種劣跡讓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態度越發強硬,國際社會也逐步認識到中共對世界的威脅,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抗共聯盟。然而此時,華爾街卻還未甦醒。不論在股票市場上還是債券市場上,華爾街的投資銀行還在不遺餘力地為中共企業的籌資效力。

雖說投行可以從這些業務中收取高額的費用,但是這收益背後卻蘊藏著巨大的政治風險和聲譽風險。幫獨裁者圈錢,為參與迫害人權的企業融資,很容易受到制裁且名譽掃地。

674頁招股書不敵15頁風險評估報告

螞蟻科技集團股份 (螞蟻集團)在上海科創版和香港聯交所同步上市計劃,引起了政界和金融界的廣泛關注。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PDC)日前致函美國總統特朗普、港交所以及華爾街的投行,呼籲美國投資者不要對它進行投資,並引述諮詢公司RWR的報告,指出它有七項未披露的重大風險。

這讓公眾不禁對螞蟻集團在港交所公告的招股說明書打一個問號。相比RWR出具的15頁的分析報告,由花旗、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作為聯席保薦人的674頁招股書似乎只是「管中窺豹略見一斑」,對這隻豹子在現實中的猙獰程度隻字未提。

RWR出具的名為「Risk Profile: The Ant Technology Group」的報告將七大風險一一闡明:1、出於國家安全問題考慮,美國政府多次拒絕螞蟻集團對美國電匯公司MoneyGram的收購計劃;2、在中共迫害維吾爾族人中起到的重要作用;3、被中共和中共軍方使用來欺壓百姓;4、參與建設中共「社會信用體系」;5、非法收集私人以及專有數據;6、聽命於中共;7、日益緊張的地緣政治風險會使其價值受到影響。

CPDC呼籲此次上市應至少被推遲,以確保企業的風險被如實的披露並得到適當評估。

此事恰恰印證了中資企業一直以來被外界詬病的問題:信息不透明。即使有華爾街著名投行做保薦人,即使有長達674頁的招股書,即使有精細的財務模型,但是,還是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信息不為人知。

作為聯席保薦人的花旗、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雖尚未作出公開回應,但外界非常關注他們接下來的舉措。他們會無視CPDC的信函繼續支持螞蟻集團的上市嗎?他們對信函中指出的七大風險點會做出怎樣的評估?他們的財務模型是否會做合理的調整?

然而,不少時事評論人士認為這三家投行很有可能會繼續支持螞蟻集團的上市,就像他們近日為五角大樓點名的「中共軍方企業」發行美元債一樣。

幫五角大樓認定的「中共軍方企業」發售美元債

美國五角大樓八月末認定11家企業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其中包括中國長江三峽集團(三峽集團)和中化集團。據《華爾街日報》,美國銀行和高盛集團卻在9月中旬幫助中化集團在市場上發售24億美元債券,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也同樣在助力三峽集團營銷其10億美元的債券。

幫助「中共軍方企業」融資無異於在幫中共軍方輸血。有銀行家開脫道,目前美國政府並沒有禁止美國公司與五角大樓名單上的中資企業開展業務。 

但是,五角大樓的名單卻是一個重大的警示信號,至少告訴了公眾三峽集團、中化集團的股東也許並不像他們的公開資料顯示的「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那麼簡單。若把五角大樓披露的信息考慮在內,投資銀行是否還應該向市場發售這些企業的債券呢?

以三峽集團為例,作為一個水力發電公司,為甚麼會和中共軍方有關係?有甚麼重大的事情不為外人所知?如果三峽集團是由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那麼中共軍方是否可以把手伸入他們的「錢包」而獲取資金的?

細心的投資者也許會發現,三峽集團在近幾年來分紅都非常的高,分別為2016年的119億、2017年的135億、2018年的103億和2019年的93億,相比其歸母淨利潤,分紅比率遠遠高於國資委要求的20%的平均分紅比率。難道是分紅給了中共軍方?若中共軍方可以獲取資金,那麼會對企業未來的現金流產生哪些影響?

華爾街是「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無論是CPDC還是五角大樓,都指出了中資企業的信息不透明的問題,並向市場披露了投行沒有披露的重要信息。

信息的不透明和不對稱讓具有信息優勢的一方很容易侵害處於信息劣勢者的利益。企業高管處於信息優勢,投資者處於信息劣勢,當不知道企業的真實情況時,投資者很容易做出錯誤的投資決策而遭受損失。 作為保薦人或承銷商的投行,他們知道企業的真實情況嗎?是「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不論是「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CPDC和五角大樓的警示恰恰是在給這些投行一個自覺退出和中共企業交易的機會。在美國政府及各國聯合抗共之時,「政治風險」就好似一頭灰犀牛,若此時對它選擇視而不見,定會在重大危機發生之時猝不及防。

正如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主席甘迺迪(Brian Kennedy)所指,這是真正在考驗美國投資銀行的時候。投行會如何在短期利益和風險中選擇?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