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Jenny Woo女士接受採訪時說,「香港人」這三個字已經變成一個品牌,就等於好像我們小的時候,媽媽買鞋子,一定是英國的鞋子,給小孩子的,又很牢固,又怕你會滑倒。」(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Jenny Woo女士接受採訪時說,「香港人」這三個字已經變成一個品牌,就等於好像我們小的時候,媽媽買鞋子,一定是英國的鞋子,給小孩子的,又很牢固,又怕你會滑倒。」(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人」這三個字已經變成一個品牌,就等於好像我們小的時候,媽媽買鞋子,一定是英國的鞋子,給小孩子的,又很牢固,又怕你會滑倒。」「8.31」事件一周年被控襲警的Jenny Woo女士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熱點直播採訪時說。

Jenny Woo生於香港,在香港大學讀過書,正職是研究心理和輔導。但她的媽媽是藝術家,她去英國後認識了一大幫藝術家,大家都覺得她應該專心去讀藝術,所以她從英國回到香港考建築師。

太子站「8.31」一周年直播時,Jenny Woo突然在美國銀行出現,然後直播畫面說她襲警,《大紀元》記者當時在現場感到奇怪。目前該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

銀行取款弄出襲警誤會

Jenny Woo表示,她當時要取款,晚上約了一個朋友去石澳行夜山,拿著黃色的袋,當時沒有想那麼仔細,警察見到她的時候,就說她是不是黃絲的「暴徒」,「大家都是誤會了,我自己就沒有想過,沒有想過這件事。」

接著她去花旗銀行取款,看到裏面有很多記者,還有人在取款,她擔心觸犯限聚令,就在門口外面等候,結果那些警察就來驅趕她們。

「我就跟他說,我在等候118(公車),以及我現在要取了款,我才可以離開。有個警察說行,另外的警察又說不行,在那裏喧嚷,當時那個氣氛都很緊張。」

她表示,因為她本身以前也是政府公務員,都很體諒那些警察,其實由頭到尾她都是很支持警察,但是可能現在發生了很多事,多到警察都很迷糊,「人迷糊是正常的,尤其現在這樣的政治形勢。」

「當時有個警察,可能他自己站不穩,他站不穩的同時就勾著我的手,令我倒在他的好像是胸口那裏,那其他的那些警察當然說,好像小朋友那樣說,你打人呀,你襲警呀。」她說,「我很鎮定跟他講,沒有這樣的事啊,沒有這樣的事。那些警察都好像被我的聲音鎮靜了,於是他說不行,我要告你,怎樣怎樣,我要帶你回去警署。我說隨便了,沒所謂。」

「因為我自己本身都覺得,這個世界上冥冥中有個主宰的,以及很多事,遇到困難你就畏懼,你退縮,你也會發生很多事情。不是任何事你都可以控制得到,既然降臨在我身上,那我就欣然去接受。」

智慧化解警察刁難

於是,Jenny Woo被帶到了警署,那天她穿了比堅尼,還穿了一件很薄的T恤衫,因為想著去行夜山。同時她跟隨英國那邊,把自己抹到很黑,好像朱古力的顏色,警方就覺得她不是本地人。

「我講廣東話,叫他讓我去廁所,他又不讓我去,於是我就講英文,其實我英語那個口音很重,他一聽到我是英國人的口音,就很方便地給我去廁所,我都覺得很感恩。」

她回憶說,後來CID(刑事偵緝處)的人又進來找她,講粗口,她叫他不要講粗口,他不聽,當她一提高聲音的時候,他反而好像很害怕,接著她說要去坐堂(當值)主管那裏投訴,變成主控權好像在自己手上,「我跟他說,既然你對我這麼無禮貌,不如我就絕食。」

她介紹說,很多人不知道她有一個禁食的習慣,她可以隨時禁食四天,只喝兩三口水,追求一種靈性的享受,精神上的享受,對她來說沒有甚麼所謂。「一聽到我說禁食、絕食,我想他比我更害怕,他就說我不罵你了。 」

人生旅途懷祝福之心

Jenny Woo在外國住了很長時間,香港過去一兩年的動盪和變化,她感到很震撼。因為她以前也是教小朋友的,也到香港大學讀過書,她此前一直感覺香港人是很幸福的。她媽媽也經常告訴她,「因為你在香港出世,所以你就很幸福。」

「但是我媽媽呢,是在大陸出世的。她本身是一個藝術家,也是一個老師。我相信我媽媽說的。」

長大的時候,Jenny就四周去看,發現自己的確是一個幸福的人。有一次她請教媽媽,為甚麼你經常要幫助那些窮人?這個人都跟你沒有關係的。她媽媽說,當你幫助人的時候,其實你的快樂,比接受你恩惠的那個人還要多。

「我當時就覺得,就說,媽媽,有沒有那麼神奇?怎麼會是這樣啊?你給錢給別人,你比接受福祿的人還要開心,我不是很相信。」

在Jenny的人生旅途上,她經常和別人說「你不需要幫助我的」,為甚麼呢?有時候她都想知道,自己的命運去到哪裏。「當我一直去面對我的命運的時候,其實那個命運轉得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這個是我的祝福,同時我也是不枉此生。」

做人比學字更重要

很多香港人現在真的是看不到希望,有些前線抗爭者,抱著就算一息尚存都要出來爭取的心態,他們都是覺得香港很灰暗的。而Jenny已經被控襲警,卻仍然保持一個比較好的心態,經常面帶微笑。她認為,可能自己本身受到宗教的影響,她也真是經歷過很多事情。

一個國家是否能富強,要看下一代年輕人。她提到,有一次在某個節目裏看到一個訪問,那個小朋友說他很害怕,因為他媽媽不讓他出來,但是他都要偷偷地出來,同時他一邊說的時候一邊在哭,「他的勇氣在這麼小的時候都可以表現出來,那這個小朋友的前途是無可限量。」

她覺得作為家長,應該是先教小孩子學做人,至於字(知識),之後在哪一方面有興趣,就去追求。

「學做人,當你的心一旦變壞了,就很困難,你又要面對自己的醜惡,面對人間的這種白眼。」,「當一個人去到這個位置,很多時候人就寧願死撐,去遮掩自己的那種不安,又要假裝自己很強大。」

她補充說,這麼說並不是說自己很厲害,她媽媽在55歲那麼年輕就中風了,她感覺到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無論你有錢還是沒錢。

香港年輕人讓她看到希望

香港的年輕人很努力,而且很有創意,她覺得能看到希望。「有時候你看他們穿白衣服,有時候看到他們穿黑衣服,有時候看到他們穿黃衣服」,「他始終是能告訴你,他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他知道甚麼叫對甚麼叫不對。」

「同時很多時候他講他自己的一些故事給我聽。有一些人不認識我,在街上看到我,就過來抱著我。」她說,「那我就覺得,我能夠給他一種安全感,那我就給他。」

國外疫情仍嚴峻 香港人反而輕鬆

現在中共病毒在英國是比較恐怖的。英國人口六千多萬,她介紹說,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不過是六千人,這個數目對英國人來說已經很大,但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半年就造成了英國四萬多人的死亡。

「看到這麼多人(感染/死亡),突然看到這些數字一直在上升,一直升上去,害得我們在通電話的時候,就好像,不知道甚麼時候會不會輪到我的家人,或者輪到我的朋友,很擔心。」

中共病毒已經擴散到全世界,它具有愛滋病和SARS的特性,傳染能力非常強,現在的情況仍然嚴峻。Jenny形容,她看到有些人上飛機把自己包成粽子一樣,用膠套包得嚴嚴實實的,回到中國或者香港又要隔離14天,他們知道在外國的苦況。

「反而在香港,那些人好像很自在似的,又上茶樓去飲茶,又去吃點點心,夜晚又去逛街,買買衣服,所以我就覺得這個地方應該是有希望的。」

世界關注香港 最危險也就最安全

對於「快必」申請保釋再次被拒絕,很多市民聲援,她表示,現在政局非常複雜和嚴峻,全世界都在看著香港。究竟戰爭可能怎麼爆發,怎麼牽扯到香港,以及年輕人要怎麼樣支撐下去,這是很多人每一天,每時每刻都在思考的問題。

不過她樂觀地說,「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香港人」變成一個品牌

Jenny Woo認為,過去英國在全世界的人口只佔2%,但是出口的貨物甚至高到40%,就變成了英國是一個品牌。現在這個抗共潮流,就等於「香港人」是一個品牌。

「香港人我感受得到,他不是不怕死,你看那個小朋友,他一邊說,他可能很怕他媽媽,但是他覺得,我不能夠不出來,我怕我也要出來,我現在在哭,我也要告訴別人,我要說我的良心。」

當這個世界都是這樣認同的時候,她和很多英國人聊天,都很為自己身為香港人而自豪,「同時很多時候,我看到一些很不公平的事情,我都會發聲,因為我是香港人。」

香港人勇氣、智慧與文明兼備

她指出,香港人的特質是外向的,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期望她讀好英文,有空學一下跑步等等,「其實都是因為很多上一代的父母,他們在大陸出世,他們很珍惜他們的下一代在香港出世,所以他們就會把很多的心血,放在他們的下一代那裏。」

Jenny Woo相信,反送中運動當初,全世界都在震撼,香港這個只有七百多萬人的小地方,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勇猛的人呢?這麼勇猛的年輕人,連很多超過70歲的老人家都有出來絕食的,又有出來跪的。他們很多招數很有創意,自己出錢又出力,而且是打不死的。

「他們不是說說就算的,他們真是每次出來都是比我走在更前面,還帶上豬嘴,那些豬嘴是不便宜的,兩三千塊錢的。他們如果丟掉了,下個星期或者下個月他們又再買一副。」她說,「這就是這種打不死的精神。」

香港人不僅僅是勇氣可嘉。她表示,記者們拍的照片,人群像摩西分紅海那種,很有秩序;她還留意到在抗爭現場,有些人拿著一個袋去撿垃圾,很乾淨。

「我們雖然是在抗爭,但是垃圾都一定不能夠有,真的是每一樣東西都排得整整齊齊。這些自律自治的精神就是所謂的強國,這是我們衡量的其中的一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