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經濟危機正在多領域浮現。外匯佔款七個月連續下降,美國在華外匯經紀商安達(OANDA)宣佈,10月底停止中國客戶交易行為。中國房企月均36家破產,房市面臨按揭斷供、銀主盤暴增等問題。中共財政陷困境,遼寧、安徽、河南、雲南等地發生教師及公務員遭欠薪、扣除績效補貼情形;中共國家醫保局擬將民眾醫保賬戶存款劃入公有「統籌基金」,引外界質疑。

外匯佔款七連降 外資撤離中國金融領域

根據中共央行官網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8月末央行口徑外匯佔款為211,684.91元人民幣,比上月末減少38.25億元,已連續七個月下降,將對出口及外商投資帶來重大危機。

因應中國經濟衰退,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美國在華外匯經紀商安達(OANDA)已宣佈,將於10月底關閉所有中國大陸客戶的交易賬戶。安達是貨幣數據和外匯交易領域的龍頭,為各種機構和投資者提供槓桿交易、支付和數據服務,並協助開立交易賬戶、模擬賬戶。

河北大學金融學者孫大力對此表示:「像安達這些外匯交易公司,其實整個中國金融領域的這種壟斷性,可能會導致世界所有金融服務領域企業都會撤出,因為它的經濟活力沒有了。」「這幾十年所謂的改革開放,無非是在經營權上打轉,這個經營權已經到了瓶頸。隨著這一年國進民退,國有壟斷所有權在不斷貶值。國進民退之後,經營權在不斷被壓縮,所有的經濟活力都在掙扎。不管他們公佈的經濟數據是甚麼樣子,結果都是有偏差的」。

房企月均三十六家破產,八月破產創新高

據陸媒界面數據統計,今年1月至8月,中共法院公告網上房地產企業相關的破產文書,不完全統計共計約288份,全國平均每月就有約36份破產文書被公佈。

今年4-8月,法院公告網上有關房地產企業的破產文書數量達到約202份(不完全統計),同比上漲18.82%。4月份相關破產文書數量達約40份,環比上漲超過50%,達到增速最高;8月份相關文書數量達約51份,達到今年(至8月)的數量最高值。廣東地區則佔了遞交房企破產文書的最高值,佔總計的近22%,其次為湖南、浙江,三個地區佔比共計超過四成。

8月8日,據《時代財經》報道,湖南長沙一位本土房企老闆表示,長沙本地房企基本面臨破產及轉行:「我自己的公司是2017年申請的破產清算,現在差不多接近尾聲了。身邊的朋友,大部份是從2016年開始轉行,欠債太多的就和我一樣申請破產清算。我認識的本地房地產老闆,起碼有七八個破產的。」

房市方面,因中國民眾收入銳減,出現了按揭斷供、住宅法拍的危機。截止9月20日為止,在中國最大的房產拍賣網站「阿里拍賣網」上,標注為拍賣、變賣的住宅用房為125萬多套,商業用房也有47萬多套。在規模稍小的「京東拍賣網」上,也有14萬多套住宅用房進入司法拍賣。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廣東省廣州市是銀主盤的重災區,計有13萬多套。

「銀主盤」為屋主無法或故意不向銀行支付按揭,而被銀行交由法院強制拍賣以抵還貸款的房屋。

前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表示,大量出現銀主盤有近幾年中國經濟下滑的背景:「企業家把很多錢都放到房地產,然後在實業中又沒掙到錢,然後銀行債務到期,還不出來,這個時候就會出現法拍屋的現象。」「現在,房市和股市都不好,再加上實業也明顯不好,那麼,投資者、企業家和消費者,這三者的信心都會受到嚴重影響。」

另據房地產業從業人員指出,高房價使老百姓用高槓桿去借貸買房,在經濟下滑的情況下,房地產被迫斷供和走向法拍的現象恐怕會有增無減。

中共財政告急 拖欠教師公務員薪資 醫保賬戶迫充公

據陸媒澎湃新聞報道,7月至8月間,遼寧省瀋陽市康平縣、營口市蓋州市、鞍山市岫巖縣、安徽省宿州市泗縣、埇橋區,亳州市利辛縣,淮南市潘集區等多地爆發輿論,指出拖欠教師、退休教師薪資。其中,遼寧省康平縣同時還拖欠公務員、事業人員薪資。

中共康平縣委承認,從2007年至今,拖欠數千名中小學教師薪資人民幣4,564萬元,此外還拖欠公務員、事業人員工資2,500萬元,全縣共拖欠工資人民幣7,064萬元。鞍山縣政府承認,拖欠老師工資是財政緊張造成。

中共雲南硯山縣政府新聞辦9月18日也發佈消息,稱因財政困難,2020年4月起暫緩發放教師每月津貼2,000元,並且硯山縣所有的公務員均暫緩發放每月的獎勵性績效補貼。

剋扣工資引發了公立學校教師罷教,甚至大規模請願。最近一輪糾紛於9月初在貴州大方縣爆發。當地從2015年開始已拖欠教師工資、補貼、社會保險費等費用,累計達人民幣4億7,961萬元。

醫保方面,中共醫保局於8月26日正式向社會公佈《關於建立健全職工基本醫療保險門診共濟保障機制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欲推動醫保改革,補充因社保人數增加而捉襟見肘的政府資金。

此前,醫保個人賬戶收入分成兩類,第一類為個人繳納的2%,第二類則是單位繳納的30%,為單位給員工的福利。改革之後,單位繳費的30%將劃入統籌基金以充公用。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2019年全國職工醫保的統籌基金為10,005億元,目前參保人數大概在3.3億人,個人賬戶中的單位繳納部份約是4,300億元,約佔個人賬戶基金的73%。改革後,政府可從民眾醫保賬戶中收取約4,000多億的資金。

外界關注,一個動了數億人「奶酪」的改革,徵求意見的時間居然只有短短的10天,而且此前的方案討論也沒有向民眾公開。

為甚麼要這樣改革呢?中共專家和有關部門給出的解釋是:個人賬戶裏的錢存在大量閒置,造成了極大的浪費。

有網民質疑,按照這個邏輯,是不是個人銀行賬戶裏的錢大量閒置,也造成了極大的浪費,也應該被「統籌」?是不是個人的房子大量閒置沒人住,也造成了極大的浪費,也應該被「統籌」?這種思維令人不安。這是公然地違背「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原則。

也有網民表示,醫保個人賬戶裏的錢,雖然無法取現,但它是屬於個人的,有人喜歡閒置,有人喜歡用它購買一些可以買的藥品,怎麼處置是個人的事情,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句「存在大量閒置,造成了極大的浪費」,就可以將其大部份的錢就這樣「統籌」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