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的第一波高峰似乎已經過去,但疫情給中國經濟民生帶來的陰影還在不斷疊加。近日有消息顯示,因為經濟受重創,無法支付按揭而被銀行收回的房產數量今年陡增。在房市分外重要的中國經濟中,這種趨勢將會產生甚麼樣的影響?

收入銳減、按揭斷供、住宅法拍等等帶著驚恐情緒的字句,從今年初中共病毒剛起時,就不時在一些城市居民的嘴邊掠過,在他們的社媒帳號上此起彼伏。

到如今,這一切已經不再只是談資或個別案例,而已經成為整個中國經濟、尤其是房市無法迴避的現實。

炒房者與斷供者

所謂「銀主盤」,一般是指屋主無法或故意不向銀行支付按揭,而被銀行交由法院強制拍賣以抵還貸款的房屋。

截止9月16日為止,在中國最大的房產拍賣網站「阿里拍賣網」上,標註為拍賣/變賣的住宅用房為125萬多套,商業用房也有47萬多套。在規模稍小的京東拍賣網上,進入司法拍賣的住宅用房也有14萬多套。

這種現象並不是最近才引起關注。今年6月初,《文匯報》已經報道,阿里平台上的法拍房(住宅和商業)數量從2019年底的50萬套,到2020年6月已經驟然上升到116萬套。報道還預計,到今年年底,這個數字將超過150萬套。

香港《南華早報》在近日的報道中則指出,廣東省會廣州市是銀主盤的重災區。阿里拍賣網上顯示的最新數據是,廣州住房拍賣有13萬多套。

對於銀主盤數量陡增的現象,財經類媒體「第一財經」今年7月份曾以深圳為樣本進行過調查。他們的報道認為,多數被拍賣的房產不是由於斷供,而是由於債務糾紛,在經濟大勢不好的情況下,中小企業主拿房子抵債。

但本台記者先後查詢過廣東三位不同行業的受訪者,他們知道身邊不少因為經濟困難而斷供按揭的例子,只是外界很少報道。

一位不願具名的深圳炒房客告訴本台,深圳和廣州都屬於按揭斷供的重災區,他身邊就有好些朋友支付按揭出現了困難。「我知道的,資金緊張找我借錢的人就有好幾個。今天還有一個朋友說信用卡刷爆了,讓我借兩萬給他,說一年到一年半償還。」

與這些情況吻合的是,今年3月、4月的疫情高峰期,中國《新京報》、《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就多次警告,按揭逾期率大幅提升。

深圳的這位炒房客還介紹說,逾期無法支付按揭的有很多是炒房者。深圳炒房現象很嚴重,引領全國;很多人即使在深圳買不起房,也會去珠江三角洲的其它地方,包括東莞、惠州和中山等地去買房炒房。突然襲來的疫情使經濟停擺,資金鏈斷裂,這些炒房客支付按揭就會出現很大的問題。

並非僅僅是因為疫情

對於這一波銀主盤大量上市,外界多認為,疫情造成的經濟困難是主要原因。但從歷史數據看,銀主盤數量陡增是近三年的現象。

據《文匯報》的報道,阿里平台2017年末拍賣的房產(住宅和商業)總數為九千套,2018年末這數字增長到兩萬套,2019年底則陡升至五十萬套。

前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自由至上主義學者夏業良認為,大量出現法拍房有近幾年中國經濟下行的背景:「企業家把很多錢都放到房地產,然後在實業中又沒掙到錢,然後銀行債務到期,還不出來,這個時候就會出現銀主盤的現象。」

他指出,這種現象在中小企業主身上比較多。前述提及的「第一財經」的調查,也部份證實了夏業良的分析。

另一方面,在中國特有的房市背景下,斷供現象一直是威脅房地產業的因素。中國房價經過連續十多年的高速增長,在2019年出現了一波明顯的降幅。根據2019年底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全國70個大中城市中,有50%的城市二手房出現了下跌,尤其是三、四線城市房價下跌明顯。

按照房市的規律,房價短時間內下跌,有可能使得房產的現值比銀行貸款還要少時,房產變成負資產,很多人寧願選擇斷供棄房,這就可能引發「斷供潮」。

2019年網上曾盛傳不少城市出現了斷供潮,但並沒有確實的報道。有一篇文章《2019中國按揭斷供潮被隱瞞》,目前在網上只能找到標題,而內容已經被刪除。但從阿里平台的消息看,五十萬套銀主盤的數量,說明的確在一定範圍內集體出現了斷供的現象。

斷供、法拍的不良信號

因為斷供等因素造成法拍房大量出現,夏業良認為,這對中國經濟是非常不好的信號:「現在,房市和股市都不好,再加上實業也明顯不好,那麼,投資者、企業家和消費者,這三者的信心都會受到嚴重影響。」

但在另一方面,外界卻普遍認為,中國的房產價格還會維持高位。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今年7月聯合發佈的《房地產藍皮書:中國房地產發展報告No.17(2020)》指出,由於城市人口增加、危舊房改造等多重因素,3年內中國房市的價格不會明顯下跌。

同時,有房地產業從業人員匿名告訴本台,由於房地產業對中國經濟的核心支撐作用,牽連的產業和利益集團太廣,中國政府也不會輕易讓房產價格下跌。

但高企的房價迫使老百姓用高槓桿去借貸買房,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被迫斷供和走向法拍的現象恐怕會有增無減。#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