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當局為六四戒嚴部隊總指揮楊白冰百年陰壽開座談會,趙樂際出席。此事引發眾多評論,有三個焦點,一是如何評價楊白冰,二是趙樂際現狀如何,三是高調悼念用意何在?

就楊白冰來說,他有三重角色:第一,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的重大罪責者之一;第二,鄙視江澤民,在權勢最盛之際,鬧出個「楊家將事件」,政治生命突然終結,但中共公開的文件中對此隻字不提;第三,廣傳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先曾反對鎮壓六四、後曾主張平反。

就趙樂際來說,他有三重迷霧:第一,他是不是江澤民派系安排的人;第二,他與習近平的關係如何,從秦嶺違建別墅案到陝西官場地震,以及千億礦權案等等,據說曾被習近平警告;第三,與前任王岐山相比,趙樂際相當低調。

雖然,按中共慣例,對曾任正國家級(含國家主席)的過世元老百年陰壽,由中共總書記出席致辭;副國家級(含政治局委員)的,紀念座談會由政治局常委出席(例如,2018年4月,與楊白冰同一級別的張廷發紀念會,即由王滬寧出席)。但是,由於楊白冰的三重角色和趙樂際的三重迷霧,偏偏又由趙樂際來出席紀念楊白冰的座談會,習當局的用意所在,就難免不為各方揣測了。

有評論指,當年江澤民借鄧小平之手,剝奪了楊白冰的軍權;現在習當局高調紀念楊白冰,就等於給他平反,而江還在世,那不是打臉江嘛!由此釋放兩大信號:其一,習近平與江的矛盾,基本上是撕破臉了;其二,習近平給楊家將平反,一定是在拉一種政治勢力,習需要一種政治勢力,來抗衡江派勢力。

亦有論者稱,習一向強調籠絡軍中元老和子弟,「某程度是把軍隊當私人部隊,建立對個人的效忠」。現時中國對國內局勢有危機感,擔心會有大型抗議,所以要再三強調軍隊團結,絕對服從黨指揮,「一切也是為了召開二十大做準備,要確保不出亂子」。

這都各有道理,但不能完全解釋疑問,例如,為甚麼由趙樂際出席而不是其他常委?相較而言,王滬寧似乎更合適些。

本文以為,習當局安排趙樂際出席楊白冰紀念座談會,的確頗費心機,但釋放的信號極其危險。

第一,趙樂際是中紀委書記,主管政治紀律和政治處分,由趙出席,應有給楊白冰平反之隱晦用意。當年是江澤民搞掉「楊家將」,但現在楊尚昆、楊白冰兄弟的派系早已不復存在了,對江派沒有甚麼威脅了,為了所謂「大局」、所謂「團結」、所謂「面子」,順勢給楊白冰隱晦「平反」,只會為自己添分,能拉攏人心。

第二,習的「保黨」情節,決定了在與江澤民派系內鬥爭權的同時,也有妥協保黨的一面,表現就是19大前後習與江派的妥協。趙樂際是江澤民派系安排的人,現在已大體清楚了(主要標誌是強調鎮壓法輪功)。只要趙沒有特別出格的行為,即使習對趙樂際再有看法,也不大可能對趙動手,而是讓其到點下車,平安度過這一屆(動周永康,也是在其退下來之後)。當然,習對趙也早有防範,包括讓趙邊緣化,以及讓楊曉渡出任國家監委主任等等。

第三,習當局高調悼楊白冰,真正看重的是楊的六四戒嚴部隊總指揮這個角色。現在亡黨危機空前,如果人民群眾大規模地站出來怎麼辦?再來一場天安門民主運動怎麼辦?誰能擔當血腥鎮壓的重任?習當局的真正用意,是希望一旦需要,軍中將領願當、敢當、能當楊白冰。

習當局一直強調「底線思維」,也一直在做這方面的準備,也時不時地放風。筆者在「【2019盤點】中共社會監控的極端化」一文中曾指出,「謀劃出動軍隊鎮壓抗議民眾」是習當局的「四手佈置」之一,並有兩個信號:一是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的演說中公然表示當年的血腥鎮壓是「正確的」決定,六四之後中國變得更加「穩定」;二是一度籌劃出兵香港鎮壓抗議民眾。

正是由於「底線思維」,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了習當局對待民眾的強硬、僵硬政策。大家都很奇怪,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國際處境急劇惡化,為何還一再主動搞事?包括從去年香港「送中」修例到今年港版國安法出台,從干預台灣選舉到升級對台軍事威脅,從新疆非法拘禁百萬族群眾到現今的強制取消內蒙古的蒙文教育,等等。

其實,這是習當局有意為之。害怕國際形勢逆轉刺激、推動國內民眾起來反抗中共暴政,就先下手為強,好比火力偵察,讓一些熱點、短板、隱患都先暴露出來,通過強制手段壓下去,對民眾實施「恐怖教育」,預先壓縮民眾的反抗空間,消解民眾的反抗意志。

正常的人都會覺得這種思維是極其荒唐的、不可思議的,但中共恰恰就是這樣的怪物。俗話說「天欲其亡,必先其狂」。「喪智」是死亡來臨的徵兆之一,由此看來,中共的末日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