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簽署歷史性的和平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推動的中東和平進程取得新進展、讓世界刮目相看之際,9月12日,阿富汗政府和恐怖組織塔利班也開始首次直接談判,以結束近20年的戰鬥。此次談判同樣是由美國促成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卡塔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阿勒薩尼出席了開幕式。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稱此次和平談判是「歷史性的機遇」。

14日,蓬佩奧與塔利班二號人物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進行會晤。當天,塔利班就宣佈釋放22名阿富汗政府軍士兵,還聲明「希望阿富汗戰爭永久中止並建立全面包容的伊斯蘭政體」。

根據美國與塔利班在今年2月簽署的一項協議,美軍將在14個月內分階段從阿富汗撤出美軍,作為交換,塔利班承諾不襲擊美軍,防止阿蓋達組織和其他恐怖組織在塔利班控制區活動,並和阿富汗政府討論長期停火。此外,在阿富汗政府釋放5千名塔利班在押人員後,塔利班保證釋放1千名被扣押的政府軍。

資料顯示,塔利班曾在1996年至2001年期間掌握阿富汗政權,期間,由它支持的阿蓋達組織頭目本・拉登在2001年9月11日對美國本土發動了恐怖襲擊,其中兩架飛機分別撞向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塔,造成2,749人死亡或失蹤。之後,美國要求引渡本・拉登,但遭到塔利班政權的拒絕。

隨後,北約與阿富汗北方聯盟一起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將塔利班政權推翻。塔利班領導人奧馬爾逃入山中,其成員繼續以綁架人質或發動恐怖襲擊的方式對抗阿富汗現政府、美國及美國的盟友。因此,美國等西方國家將其定性為恐怖組織,花費了大量精力和金錢去打擊恐怖份子。

那麼,二十年的恐怖組織何以現在開始走向消停?主要由兩個原因,一個是特朗普就任總統後,調整了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並將重點從「反恐」轉向「反共」。

因為美國已經意識到中共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威脅,包括塔利班、伊朗革命衛隊在內的恐怖組織背後都有中共的鬼影,而業已被處死或下台或在任的伊拉克的薩達姆、突尼斯的本・阿里、利比亞的卡扎菲、埃及的穆巴拉克、蘇丹的巴希爾、北韓的金正恩、古巴的卡斯特羅等,也都是北京曾經支持或現在還在支持的國際盟友。無疑,作為恐怖組織的中共,正是國際恐怖主義的幕後支持者,而其目的就是轉移美國的注意力,減緩自身的壓力。

2005年6月,《黑暗中的龍:中共如何在美國反恐戰中幫助美國的敵人,為甚麼?》一書的作者麥奎爾(DJ McGuire)在一次演講中,以大量的證據說明了這一點。

麥奎爾表示,在1999年兩名中共軍官合著的一本書中提到,「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對美國而言將會很棘手。」這兩名上校級軍官還指名道姓地暗示說,「本・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基地集團組織這場攻擊行動。」而且中共不僅一直反對聯合國制裁塔利班,還在「9·11」那天與塔利班簽訂了經濟合作協議,合作方正是有軍方背景、現被美國制裁的華為公司。

此外,2001年美政府曾警告在美境內的基地恐怖份子將用地對空導彈射擊美國飛機。幾周後,在遭美國特種部隊和盟國襲擊的阿蓋達組織窩藏點,發現了大規模中共製造的武器裝備,包括前面提到的地對空導彈。這種情況不只發生一次。另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幫助本・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和洗錢。

海外還有消息指,本・拉登曾多次去中國治病療養,而他能在巴基斯坦隱藏相當長的時間,也是中共與巴基斯坦商談的結果。另有消息指,很多恐怖主義份子都在中國訓練基地接受過訓練,回國後對抗美國和西方。

在本・拉登死後,中共對塔利班的經濟和軍事支持並未中止。如果說之前的聯繫還秘而不宣,那麼2019年6月,在中美首腦G20峰會進行會談的前夕,中共外交部罕見地首次證實塔利班代表訪問中國,卻非常不簡單,儘管此前中共曾多次邀請塔利班代表秘密訪華。

顯然,中共和塔利班都在把雙方的交往當作與美國談判的一個籌碼,但這個籌碼似乎並不管用。尤其隨著中共隱瞞病毒真相,將病毒擴散至全球,造成2千多萬人感染、幾十萬人死亡的嚴重後果後,美國走上了徹底反共之路,不僅在政治、經貿、軍事、科技、網絡、社交媒體、外交、媒體等多方面針對北京連出重拳,打的北京是無招架之力,而且打造民主國家聯盟,全面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擴張。

在國際上逆風逆水的中共,在國內的日子也很不好過。經濟下滑,外匯儲備下降,金融陷入危機,資金外逃嚴重,失業率攀升,官員異心,民眾怨聲載道……自顧不暇的中共,也沒有太多的金錢去支持塔利班等恐怖組織了,而塔利班看到中共陷入如此困境,也明白自己在經濟和軍事方面的要求,恐難以如願。

另一個原因則是特朗普上任後,針對恐怖組織和恐怖份子絕不手軟,多次實施斬首行動,包括塔利班的高層。由於有仁慈之心的特朗普不忍看到定點之外的生命的傷亡,所以美軍推出了忍者導彈。

這款由100磅重、1.6米長的「地獄火」空對地導彈改造成的特殊導彈,代號R9X,其和普通的「地獄火」導彈唯一的區別就在於其彈身裝有6柄程度接近1.2米的金屬鐵砧,遠看頗像6把明晃晃的「大刀片」,其殺傷方式正是通過甩出這6柄鐵砧來完成的,所以這款發射刀片的「地獄火」又被很多人稱之為「忍者導彈」,原因是日本傳統的忍者就是通過扔出明晃晃的手中劍來完成襲殺的任務的。

忍者導彈的殺傷範圍不足一平方米,但目標死狀難言。去年10月,臭名昭著的世界暴力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頭目巴格達迪,就是被忍者導彈擊中斃命的。還有伊朗二號人物、與中共密切勾結的蘇萊曼尼,也是死在該導彈下。至於塔利班,包括其金融負責人莫希・布拉在內的多名負責人,也死於斬首行動中。

正如特朗普在巴格達迪死亡後以強有力的口氣向世界宣佈,「巴格達迪的死亡表明了我們致力於永久而徹底的擊敗ISIS和其它恐怖組織的承諾。」那些壓迫和謀殺無辜民眾的恐怖份子永遠不會安穩的睡覺,「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將徹底摧毀他們」。

真心害怕斬首行動的塔利班,看到了特朗普的決心和堅定的意志,自然不願再替中共在中東攪局,而是從上到下都要與美國談判,與美國達成協議。這使得中共在中東再失去一顆可以利用牽制美國的棋子,也讓中共之前的投資是竹籃打水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