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歷了一年多的動盪,不知其他人在思想上或人生觀有甚麼改變?有位朋友對我說:「一年前,我對政治全無興趣,一切心力,都在打理生意,拼命賺錢,購物娛樂,品嚐美食,出外旅遊,追求更好的生活上。但這一年,自己變了,除了本土的政經環境,甚至世界各地的政治變化都極為關心,也許所有事都已殺到埋身,還可以繼續吃喝玩樂,若無其事,無知無覺嗎?」

回想自己,這年的思想和人生觀也改變了不少,更沒有辦法不留心世界各地的政治發展。即使對政治無興趣,在這種大氛圍下,能不受影響嗎?政治影響經濟,經濟影響民生,民生起了變化,生活的改變就直接反映。政治疫情,裁員結業,蕭條停擺等,籠罩了整個城市,沒有鐵飯碗高薪厚職的特權保障,小市民誰不憂心未來?即使是商家老闆,眼看生意大跌,前景黯淡,卻無法另謀出路,這種「無力感」,相信是這小城市,除了3年零8個月,都從未見過。

然而有位朋友卻說:「做人要懂應變,別忘記我們香港人的特質。面對困境,以淚洗臉有鬼用?不如流汗付出改變環境。所謂想……都是問題,做……才是答案,一碌木企喺到唔郁,永遠只能做觀眾,任何地方都不會有你份,更無法改變打救你自己。本地人一向有本事,去與留,考慮清楚,便由自身的定位出發,做好自己,無論原地發展或向外尋求,分析思考清楚,相信都是好決擇。若喜歡無聲接受,自甘平庸也是無辦法中的辦法。只要個人心甘情願認為可以接受便可,怎去過生活?誰可教訓甚麼?」

另一位做公務員的朋友說:「沒有經歷這一年,我從未感覺自己的工作是重要!以前覺得做政府工也只是一份普通搵食的工,極其量自己儘責少少也只是打好呢份工。但看見這年的社會變化,我深深覺得公務員的責任非常重大,因為所做的一切,不同於在私人機構,是會影響整個社會的。所以更應緊守崗位,不能行差踏錯。而且一代為官,九代為牛,做官做不好,要做九代牛補償,而且六道輪迴,業報三生,我真怕自己做不好,要做幾代畜生還債!況且現在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最需要真理的時代。最近更學到每撒一條謊,就欠真理一條債,而這些債,遲早要還。我信佛,最怕還債!」

我問:「就因為這樣,你的思想就起了變化?」朋友說:「不止。最慘就是近來看了漢娜鄂蘭的書《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書中有些說話給我很大的回響。缺乏思考造成一個人的平凡,但也產生最大的邪惡!受審者阿道夫艾希曼,為納粹德國大規模屠殺猶太人,但他並非是大屠殺的決策者,只是個完全服從上級,盡責照做的公務執行人。他對猶太人本身並無憎恨,亦從無殺人的意願,而所做的惡行也只是來自對上級的絕對服從。而這種平凡的邪惡,就是因為他不去思考,分辨善惡而做成。一個人不去質疑,不去思考,就可以犯下滔天罪孽。而在這審判實證中,更明確表示:在政治中,服從就等如支持。參與了執行,就等同犯罪,犯了罪當然要負責。我有宗教信仰,撇開世俗刑責,我更怕要對三生罪業負責,因此對做公務員,有了全新的觀感。」

我說:「究竟質疑還是服從才是美德?我們都是平凡人,在此地早已習慣吹水妄議,說三道四。面對黑白對錯,善惡是非,能無反應嗎?問你一個不禮貌的問題,如果你在艾希曼的處境,你會怎樣?」朋友說:「一個人有正確的信仰,害怕報應,做事自然有底線。正如判決柏林圍牆看守員的法官說:職責上他們要對投奔自由的人開槍,但卻可以選擇打不中。而六祖慧能將獵人捕雀的網局部打開,成語網開一面也因此而來。設身處地,思考質疑,多想善惡報應,保持善良有底線,無論身處何種環境,相信都知道要怎樣做人做事。艾希曼隱逃多年都躲不過,最後都要服法判刑。所以能不相信因果,能不做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