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甘肅蘭州一家藥廠發生布魯氏菌洩露持續近一個月,令蘭州籠罩在布魯氏菌病(簡稱布病)傳染病陰影之下。官方當時通報的感染人數僅為204,此後再無後續通報。大陸財新的最新報道指,當地感染者人數十數倍於此。

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中牧股份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菌疫苗生產過程中發生布魯氏菌洩漏,導致位於下風向的蘭州獸醫研究所(簡稱蘭州獸研所)人體吸入或黏膜接觸產生抗體陽性(被布魯氏菌感染)。

當地官方直到2019年12月26日才輕描淡寫地通報上述事件,並稱共有203名抗體陽性人員及1名出現臨床症狀的抗體陽性人員。

但據財新雜誌最新報道,當地抗體檢測後累計發現的感染者已十數倍於此。截至2020年2月底,蘭州對附近2萬市民進行的檢測結果顯示,初篩布菌抗體陽性的感染者約5000人,後甘肅省衛健疾控部門確認陽性感染者超過3000人。

但是,官方在最初的通報後,並沒有持續公佈後續信息,此次傳染病感染人數依然定格在二百多人。

9月15日,陸媒的文章質疑,既然今年2月底已經覆核確認感染者超過3000人,為何沒有公開披露?當地究竟想隱瞞甚麼?為甚麼會出現長達一個月的病菌洩露?藥廠的安防設施為何沒能及時發現並預警?具體多大範圍、多少人受到傳染?

而且這三千多名受害者,也缺乏進一步的處置措施,眾多已經出現明顯症狀的居民,在病痛折磨中並不知道該怎麼辦。

再者,肇事企業除了廠長、分管生產的副廠長等8名責任人給黨紀和行政處分外,未見有人承擔法律責任。

每日經濟新聞曾報道,距離洩露工廠四百多米的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研所的多位學生和職工感染了布病,從11月底~12月初,該所多人隱性感染布病,即血清學檢查呈陽性。

報道說,當時,蘭州獸研所增加了大門外安保力量,每一位進出人員都會被詢問,並被要求出示證件。在家屬區和研究生宿舍,不少人也諱莫如深,多稱「不清楚」「不知道」。

當時,來自蘭州獸研所員工張麗(化名)在單位發生布病的事情後,情緒一度很糟糕,甚至擔心家中嬰兒的身體狀況差也與此有關。

但是很多感染者非但得不到一個「說法」,甚至就連檢查結果也被集體拿走,根本到不了自己手裏。

據報道,布病是不死人的病,但可以折磨人。布病一旦治療不及時轉為慢性,病變不可逆,由此可能導致下半生失去勞動、運動、生育的能力、全身無力且關節肌肉疼痛,也可能長期處於發燒狀態,患者大都不能再從事重體力工作,嚴重喪失勞動能力,整日病歪歪、懶洋洋,甚至導致殘疾,俗稱「懶漢病」。

對於慢性布病患者而言,就像是捆綁在軀體上的一道無形枷鎖,一旦套上,寸步難行。「倒楣,卻又沒有辦法,」一位執業獸醫師說道。

據披露,布病是歷史上感染科研人員頻率最高的人畜共患病之一,也是畜牧業工作人群常見的職業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