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1日星期五,瑞典國會議員馬格努斯‧雅各布森(Magnus Jacobsson)繼挪威議員克里斯蒂安‧泰布林-吉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之後,再次提名特朗普總統獲得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因為特朗普政府促成了塞爾維亞(Serbia)和科索沃(Kosovo)之間的歷史性經濟協議。

雅各布森在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信中寫道:「貿易和通訊是實現和平的重要基礎。」同一個周三,挪威議員克里斯蒂安‧泰布林-吉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他幫助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達成和平協議。泰布林-吉德在霍士新聞採訪中說:「就他的功績而言,我認為他在努力建立國家間和平方面比其他大多數和平獎提名人做得更多。」

特朗普總統一改美國以往用武力解決國際衝突的方法,而採用一對一和平談判方式在敵對雙方找到共識之處,使雙方突破敵對防線走向合作,逐步進展到和平。特朗普總統解決國際衝突的新手段使人耳目一新,使世界對美國和特朗普政府刮目相看,也使美國國內對特朗普所謂好戰的攻擊不言自破。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職典禮之後, 在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從巴爾的摩飛往西雅圖的飛機上,一名女性和她的丈夫被機組人員送下飛機。原因是這名反特朗普的女性,對坐在她身邊的特朗普支持者大聲指責咆哮。她當時說的一句話給人印象極其深刻。 她說:「你假裝站在道德制高點,但是你把那個男人的手指放在核彈按鈕上。」 [1]

她在此指的那個男人是特朗普總統。這位女性,從外表上看是一位受過教育的人士,也可以說是大批知識界反特朗普的女性代表。這些人為反特朗普,事先給特朗普扣上了一頂「好戰」 ,特別是要 「打核戰,毀滅人類」 的帽子。 今天特朗普總統的具體行動與成果, 證明了這位女性和給特朗普總統扣上帽子人有多麼的錯誤。

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初, 他在白宮與奧巴馬總統會面。特朗普總統問奧巴馬, 甚麼是美國政府最棘手的問題, 奧巴馬回答說說,北韓問題是美國當時面臨的最大問題,他已準備與北韓進行一場大戰。在那之後,特金會面。特朗普說,他與金正恩的對話起初非常艱難,充滿了烈火與憤怒,過後,特朗普說:「 我和金正恩建立了非常好的關係。」 當時很多人不理解為甚麼特朗普會與一個獨裁者握手。今天, 我們能夠明白特朗普總統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世界和平秩序,拒絕大規模戰爭, 減少無辜的生命損失。

在上兩個星期中,特朗普政府取得了三個中東地區實質性的和平進展。這包括,以色列與阿聯酋關係正常化; 科索沃、塞爾維亞與以色列關係改進; 以及以色列、巴林關係正常化。

以色列與中東和平問題已經存在了幾十年。過去各屆的美國總統都在中東問題下過功夫, 但是, 誰也沒有像特朗普政府這樣, 在三年的時間裏取得了如此巨大的進展。首先,我們要歸功於特朗普團隊找到了解決中東問題的實質性關鍵所在,依靠關鍵國家支持,繞過巴勒斯坦這一主要衝突,從邊緣國家入手,通過細緻漫長的對話,解決分歧,達成共識。當越來越多的中東國家承認以色列後,中東和平就將會成為現實。

所以,與所受的攻擊相反,特朗普總統是站在人類文明的制高點上,以人性的對等談話方式,解決爭端,達到和平的目的。中東地區的國家和人民, 也因為特朗普總統堅守諾言, 願以同樣的行動回報合作。

此外,特朗普政府就是在對必須消除的恐怖主義份子採取行動時, 採用了定點消除方法,避免了對周圍民眾的傷害。 這些可在對伊斯蘭國(ISIS)頭目巴格達迪和對伊朗第二號人物、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的「斬首」行動中得到見證。

特朗普政府在中東地區取得的和平進展, 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是實至名歸。 希望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能夠公正地讓世界看到, 這個獎項能夠頒給特朗普總統, 一個對世界和平有實質貢獻的人,

REFERENCES:
1. BBC – Anti-Trump rant woman removed from Alaska Airlines plane https://www.bbc.com/news/av/world-us-canada-3872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