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歐洲之行失利後,中共外交陣線被迫縮回了家門口。中共外交部已經指望不上歐美國家,只能先盡力維繫近鄰的關係。中印邊界的槍聲後,形勢無疑更嚴峻了。

印度成了西部邊界的勁敵,巴基斯坦暫時也幫不上忙;東邊的日本早已表態;南韓也開始鮮明的倒向美國,加入了美、日、澳海軍軍演;台灣海峽是中共的眼中釘。只剩下南部前院的東盟各國,和北部後院的俄羅斯、蒙古和中亞國家,若再有閃失,中共外交部大多數人就快失業了。

前院的東盟國家加入供應鏈競爭

越南作為輪值主席國的東盟外長會議已召開,9月9日第一天,南海問題就成為焦點。

9月9日,王毅先後參加了與東盟外長的10+1會議、東亞外長會議、東盟與中日韓的10+3會議。王毅一廂情願地談供應鏈合作。實際情況是,東盟各國正在爭奪從中國轉出的供應鏈,不但談不上合作,反而是直接競爭的關係。

王毅也再次拋出了疫苗外交,但中共的疫苗目前不靠譜,各國恐怕也不願意成為試驗品。

王毅還繼續宣揚所謂東亞特色的多邊主義,但東盟的多邊主義,卻正在更多與美、歐、日、韓、澳、台等多邊合作,以爭取更多的供應鏈和訂單,這樣的多邊主義離中共卻越來越遠。

中共在湄公河上游的瀾滄江建造了水電站,攔截了下游的水量,直接影響了下游5國,包括老撾、緬甸、泰國、柬埔寨、越南。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卻說,「造福沿岸各國」。

中共在湄公河水資源問題上,與東盟國家產生矛盾,卻橫蠻不講理,中共在南海問題上更直接威脅。

王毅的謊言與威脅

王毅強調對南海的主張「多年來一以貫之,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這表明中共仍然要繼續南海島礁軍事化。

王毅謊稱,「中方前幾年進行的島礁建設,是為了改善居住條件,為南海提供公共產品,也是出於維護自身安全的需要」,因為「域外國家不斷升級的軍事壓力」。

王毅的謊言,使得「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說辭失去了可信度。

王毅還強調,「不接受、不參與未經當事國同意的仲裁」。王毅的話等於排除了合作的可能,東盟似乎別無選擇。

王毅在與東盟外長的會議上,大談中美關係,當然是不希望東盟倒向美國。王毅仍然稱「中美之間的分歧和矛盾,不是權力地位之爭,也不是社會制度之爭,而是堅持多邊主義還是單邊主義」。

王毅剛剛還對南海強硬表態,馬上又假意說「沒有稱霸的野心,更無意取代美國」,但又說「願同美方溝通對話,推動美方順應世界多極化」。

王毅的黨文化思維邏輯和表述方法,東盟各國應該不會再有興趣了。與美國及其盟友更多合作,應該是東盟的不二選擇,東盟也確實邀請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參加9月11日的會議,結局可想而知。唯一尚未確定的是,東盟各國是否會與美、日、澳、印形成某種軍事同盟。

中共外交部事前還特意會見了東盟十國駐華使節,但王毅的講話把東盟徹底推開了,中共的南方前院即將不保。

中共北方後院會安寧嗎?

中共外交部稱,王毅將於9月10日至16日赴俄羅斯出席上海合作組織臨時外部會議,並對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蒙古國進行訪問。這次臨時的外部會議,凸顯了中共對北方後院的不安。

中國外交部繼續稱中俄互為最大鄰國和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但在中印衝突後,俄羅斯卻不斷賣給印度武器。俄羅斯出售給印度的蘇-30MKI戰機,不但數量更多,而且性能超過了先前賣給中共的蘇-30MKK戰機;俄羅斯也賣給印度大批T-90坦克,以及適合山地作戰的T-72坦克;俄羅斯還把本應交付給中共的S-400導彈,賣給了印度;俄羅斯更與印度共同生產戰機、坦克、導彈,被中共稱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的俄羅斯,似乎並沒有把中共政權當成多麼親密的夥伴。

俄羅斯應該也不會在中美之間做選擇,更可能如普京所說「坐山觀虎鬥」。俄羅斯早已沒有前蘇聯的實力,也正在被歐美制裁,也許會藉機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但從美國那裏應該得不到甚麼實質的好處,卻很可能佔中共更多的便宜。一旦中共陷入軍事衝突,俄羅斯至少可以賣給中共更多軍火;一旦中共在南海陷入麻煩,俄羅斯還可能賣給中共更多的高價石油。

中共在內蒙古的鎮壓,已經引起蒙古國的不滿,王毅之行急於滅火,但結局恐怕不妙。其它中亞國家如果看不到中共後續的真金白銀,恐怕也難以再友好,他們應該也看到了,中共自己一樣沒錢了。

中共的北方後院並不見得安寧。中共外交部的工作範圍正在迅速縮小,接下來的工作,恐怕會更加靠攏中宣部,甚至靠攏中共國防部的外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