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近日報道,二零一四年四月,雲南昆明市石林縣法輪功學員高翠蓮一家,與親友共十六人在家中吃飯。一幫警察闖入家中,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瓊輝和張光奇被迫害離世。高翠蓮左手臂被警察擰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與大妹高翠芳、弟弟高誇柒、小妹高瓊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獄。

高翠蓮23歲時得了重病,進行性肌肉萎縮。醫院束手無策,醫生斷言最多能活兩年。一九九八年,高翠蓮有幸修煉法輪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至今二十多年來再沒吃過一粒藥。雖然不能走路,卻比前更年輕、更健康快樂。只因為堅持信仰而遭中共非法迫害,高翠蓮一家四口同入冤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讓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家庭經受了錐心泣血的痛苦。歷經二十一年,中共迫害仍未曾停歇。據不完全統計,僅今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離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騷擾。

高翠蓮修煉法輪功而喜獲新生,卻遭中共迫害致家庭破碎。類似例子,俯拾即是。

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東宋鄉陳家三兄弟:老大陳躍民、老二陳少民、老四陳孝民,堅持修煉法輪功,努力提升道德、做好人,他們三人相繼被中共警察綁架構陷而迫害離世,現在家裏還有七十多歲老母和老三相依為命。陳孝民遭鄭州市新密監獄迫害至骨瘦如柴,今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僅五十一歲。

陳孝民曾經在河南省勞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賈子剛、劉天勛、徐水旺三人親自「上繩」折磨,用電棒電擊全身。「上繩」此刑罰極其殘酷,是拿細尼龍繩將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綁,把兩手反背捆起來,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繩子緊得勒到了肉裏,一動也不能動。一次半小時,不斷的緊繩子,半小時後鬆開,緊接著再綁,綁一次為上一繩。此酷刑可導致繩子深勒進肉,雙手失去知覺,難以恢復。

高翠蓮一家四口與陳少民三兄弟的遭遇,是千萬名法輪功學員無辜受中共迫害的寫照。警察濫施酷刑、加害善良民眾,罔顧基本人權,讓世人看到了中共滅絕人性的真面目。其實,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嚴峻程度,遠不止於此。長期關注迫害的細心讀者會發現,明慧網經常出現許多像高翠蓮的殘疾人遭受迫害的訊息。

湖北省京山縣殘疾婦女尚齊鳳,曾是個苦命女子。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去掉了怨恨心,原諒了丈夫的過錯,家庭和睦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尚齊鳳被非法綁架關押十次、非法抄家八次,被警察拳打腳踢凌虐,電棍電、警棍打、罰站軍姿、搧嘴巴子、抓扯頭髮、不准坐椅子、不准上廁所、不准睡覺。

警察還唆使吸毒犯毆打尚齊鳳,用鐵簪戳她、擰她的肉。尚齊鳳被強制洗腦,也遭受警察和犯人性侵等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尚齊鳳被非法判刑四年,她的眼睛被打壞、殘疾的右手修煉後康復了,在監獄又被打脫臼致殘,腰部也被拖把打殘。「六一零辦公室」強逼尚齊鳳的丈夫與她離婚(威脅說不離婚,不給他辦低保),致使尚齊鳳的丈夫在驚恐與悲憤中於二零一四年含冤離世。

另一位殘疾修煉人王新春的遭遇,也讓人一掬同情之淚。三十四歲的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學員王新春,原本四肢健全、身心健康。二零零二年一月,公安局長崔玉中和派出所所長王維指使警察,從火爐上拿起熱水壺往洗臉盆倒熱水,把王新春凍成冰的雙腳放入熱水中(按照常識,這樣做會造成嚴重的凍傷、肢體殘廢)。經過幾個月的潰爛,到該年十一月,王新春的雙腳完全脫落,造成終生殘疾。

即使已經被迫害的雙腿殘廢,警察仍然不放過王新春,把他連人帶車踢進二米多深且有石頭的深溝裏。惡人王鳳全繼續毆打王新春,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頭兩側、頸椎、前胸、雙肩、後背等多處受傷,本已康復的殘腿又出血了,輪椅車被摔成了S形。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殘疾人因為身體的缺陷,被視為弱勢群體,理應受到政府的妥適照顧、社會的同情和保護;修煉法輪功的人,因其品德高尚,是社會穩定的基石,更該獲得政府的支持、社會的尊重。中共卻如此殘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殘疾人,根本斷喪人性、泯滅天良。

中國有句俗話:欺負殘疾人缺德,欺負善良人有罪。邪惡之徒一再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殘害修煉佛法的殘疾人,可謂犯罪加缺德,無恥又殘忍,被民眾唾棄,天理也不容。讓人看清了在中共統治下,是非善惡一概反轉,世道徹底顛倒崩解。

謊言可能欺騙世人於一時,漫漫黑夜終有盡頭。隨著真相廣傳,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認清了專擅「假、惡、鬥」的中共如此邪惡。瘋狂迫害無法動搖正信,惡徒猖狂豈能長久?歷史已經證明,中共無法撼動這群實踐「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只是在迫害中毀滅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