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州羅切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簡稱UR)的校園中有一條連結南北校園的地下通道——隧道(Tunnel)。日前,校方通知,「因為COVID-19(中共病毒)的緣故」,禁止學生在隧道的牆上繪畫。這個決定引起一部份學生的不滿,因為這裏曾經是校園的一面「中國人權」的畫牆。尤其在2019年年底的一系列發生在各族裔學生與中國大陸學生的矛盾之後,有學生認為,校方這一「看似合法的舉動背後動機很可疑」。

根據UR內部校園媒體「校園時報」(Campus Times)消息,2020年9月2日,學務長伯恩斯(Matthhew Burns)通過一份郵件向學生宣佈,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原因,在Estman Quad和Hoyt之間的通道,「因為空間和通風不夠」,這個平時學生們用於表達政治觀點和個人藝術的地下通道,將在今秋關閉。

「這個理由看起來合法,但是我個人感覺很可疑,裏面有一些疑點。」一個叫戴維的在校學生對本報表示,「禁令有可能和通道裏面的政治表達,以及2019年在此通道中其他學生與中國大陸學生發生的矛盾有關。」

羅切斯特大學「中國人權牆畫」之爭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2019年11月,該校威爾遜學生活動中心(Wilson Student Center)因為將台灣與香港的旗幟從「國旗」區域移至「區域旗幟」,並在官網上單獨註明為「次國家主體」(Sub-National Entities),引發了校內的台灣與香港學生不滿。

據報道,美籍韓裔學生金世訓(Se Hoon Kim)與香港、台灣學生在2019年11月21日晚上,在「隧道」的牆上留下「願榮光歸香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台灣加油」等標語。

UR「中國學生會」率學生用中共標誌、顏色與老虎等圖案覆蓋原先港台學生的人權訴求。(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會」率學生用中共標誌、顏色與老虎等圖案覆蓋原先港台學生的人權訴求。(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會在「隧道」牆上,塗鴨「我愛中國」、「一個世界 一個夢想」、「一個新疆人的意見」等字眼。(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會在「隧道」牆上,塗鴨「我愛中國」、「一個世界 一個夢想」、「一個新疆人的意見」等字眼。(戴維提供)

UR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簡稱CSSA)與「中國學生會」(Chinese Students Association,簡稱CSA)聞訊後,在一天之內號召了一批中國學生,以中英文寫上「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一個世界一個夢」、「我來自新疆,我熱愛中國」等字眼,加上中共黨旗圖案和大面積塗色,將先前的留言悉數覆蓋。

另外,2020年9月份,「大學共和黨」(College Republicans)成員計劃舉辦一個西藏人權研討會。會議之前,一個大陸學生散發資料,把此活動稱為「恐怖主義」。

活動後,一位「大學共和黨」成員邀請三位西藏僧侶在校園星巴克內相聚,當時有一名大陸學生拿著寫有「西藏是中國一部份」的標語,挪椅子坐到僧侶旁邊,並隨後把他們追到室外。共和黨成員稱大陸學生對他們造成「騷擾」並告到學校。

兩個中國學生組織

UR校園中有兩個中國學生的組織,一個叫作「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另一個組織叫做「中國學生協會」。在2019年11月的中國人權畫牆之爭後,羅切斯特大學的學生在Chang.org上面發起一項徵簽,要求UR永遠取締「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

徵簽信中說,UR校園中表達關愛和團結的信息被仇恨和粗魯的漫畫掩蓋。香港人、西藏人、維吾爾族人和台灣學生以及他們的朋友們傾注心血所做的牆畫第二天被全部塗抹。

「而這些學生很多都是受到(中共)國家的暴力迫害,到這裏尋求避風港的。對這些學生的消音必須受到大學的譴責,而不是學校迄今為止表現的沉默和不作為。」

UR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LinkedIn上原有中共領事館。(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LinkedIn上原有中共領事館。(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學生要求取消組織後,移除了LinkedIn上跟中共領事館相關的詞條。(戴維提供)
UR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學生要求取消組織後,移除了LinkedIn上跟中共領事館相關的詞條。(戴維提供)

學生要求UR校園禁止「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這個「宣傳仇恨」和「審查言論」的組織。雖然639個學生的簽字並沒有達到預期的1000個,但是卻導致了CSSA的一個立刻行動:他們刪除了在網絡上的自我介紹中的關鍵的一段話。

在此事之前,CSSA的LinkedIn網頁上的介紹文字中明文寫道:「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紐約總領館的管理下)(Under the management of Consulate General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New York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見截圖)。而在這次呼籲之後,CSSA保留原來其他所有文字之後,只刪除了和中領館的關係這一句話(見截圖)。

不過,這個受中共領導的學生組織在微信上用中文就不那麼小心了。在一個月前的URCSSA的微信聲明上,該組織明確寫道:「羅切斯特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 —— URCSSA是羅切斯特大學唯一覆蓋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以及訪問學者的官方中國學生組織,也是連結中國駐紐約總領館和中國留學生的橋樑與紐帶。」

在2019年9月UR的西藏人權研討會之後,中國學生會主席郝思蒙(音譯,Simeng Hao)給學校的「全校司法委員會」(All-Campus Judicial Council)寫了一份投訴信,藉口這個研討會不是像主辦方所稱的「學術對話」(academic dialogue),而是「政治」事件,他要求校方「取消」當時即將舉辦的另一場維吾爾族人權研討會。

參加過西藏人權活動的戴維對本報表示,當時的活動本身確實是一個「學術活動」。

「因為它給學校所有人一個傾聽和研究的機會,來自己決定對和錯,會上也給觀眾提問的機會,與演講者互動。」戴維說。郝同學之所以那麼說的理由是,西藏流亡政府的網站後來報道了這個活動。「那麼即使是政治活動,學生可以利用學術自由的環境來表達政治立場也不是問題啊,這是憲法賦予我們所有人的權利 ;另外,這個會議就是UR的政治團體——大學共和黨舉辦的。」

戴維對於CSA這樣一個組織來提起對主辦方的訴訟有些吃驚,因為他本以為,如果說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有中共政府背景的話,「那麼中國學生會是對所有背景的中國學生開放的,比如新加坡或者鮮族中國人等都可以參加。所以,學生會是不應該和中共領館有聯繫的,他們不應該是一個政治組織。」戴維說,「但是他們也似乎都在嚴格地遵守某些行動指南,這個是讓我感到擔憂的。」

而這樣一個嚴格按照中共政府來行事的學生組織主席,後來卻因為2019年對香港媒體《南華早報》的採訪被自己的組織開除。他說了一句:「很多中國人被中國政府洗腦,就像很多美國人被特朗普洗腦一樣」。

CSSA立刻在微信上發表聲明,撇清與CSA的關係,說兩家並沒有關係,並保證將「一如既往地全力幫助祖國和中國同胞,為祖國的美好發展盡一份力」;現任的CSA主席對「校園時報」表示,郝的言論「政治敏感」,是「他個人的判斷,和CSA無關」。

通過正當的選舉程序當上主席的郝同學對《南華早報》說:「一個eboard(執行委員會)就可以開除一個人嗎?我不知道。」

《紐約時報》曾撰文指出,一些美國大學的學生或是直接接受領導,或是通過自我審查,「成為在中國政府監視的眼睛下甚至嚴厲管制下的」直接管道。《美國思想者》表示,「看到在美國發生的中國學生來這裏學習技術和本領來對付我們,然後作為回報卻公開表達對自由民主的厭惡,這是令人噁心的。」

UR校方的處境與擔心

2019年郝同學的起訴書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繼9月份的西藏人權研討會之後,10月底的維吾爾人權問題活動也照常舉辦了。學校發言人在給自由亞洲電台的公開信中表示,「學校支持言論自由和多元化,反對把一種言論置於另一種言論之上的做法。」

但是學務長伯恩斯在2019年的西藏人權會議召開之前對主辦方的談話中,卻透露了他的真實擔憂。

「不是我不想讓你們有這個計劃,我不會關掉你們的計劃,我怎麼能那麼說呢?永遠都不會。」根據本報得到的一份會議錄音,伯恩斯在會議上說,「我們的中國學生害怕的不是你們對中國有看法,而是害怕中國政府在監視著他們。」

伯恩斯提及,加拿大卡爾加利大學在2009年授予達賴喇嘛榮譽學位之後,中國政府將該大學名字從其認可的外國大學名單中刪除。很多中國學生不得不從該大學轉學,因為他們擔心今後無法在中國找到工作,儘管2011年後該學校的認可被恢復。

伯恩斯還引用了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例子,2017年該校邀請達賴喇嘛在畢業典禮上講話,隨後中國教育部獎學金理事會取消了給到該校上學的新學者的撥款。

根據資料,2019年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有37萬之多,UR的中國學生有2,300名,佔該校學生總數的近兩成。

所以,伯恩斯對共和黨學生說出了他的真正擔心,那就是,這些有關西藏和維族人的人權會議可能導致「中國政府不再認可羅切斯特大學的學歷。」

學生戴維說,UR中的「恐懼文化」絕不是個別現象,這種恐懼包括中國學生對政府監視,對失去學歷資格的恐懼,也包括校方對失去中國生源學費的恐懼。

「我不能說美國的每一所大學都是這樣的,但是這種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表現的極端民族主義情緒是非常普遍的」,他說,「而且,他們的套路在各校都極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