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8日,中共在北京高調舉辦最高規格的「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現任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全部政治局委員,以及中共國務院、人大、政協、軍委等機構負責人悉數出席。

本次會議的規格之高堪比17年前2003年在北京舉行的「非典慶功會」。但是,不同的是,2003年的「非典慶功會」是在中國大陸最後一名非典患者出院後,且國際上非典病毒也銷聲匿跡;而今年慶功會的同時,中國大陸乃至世界範圍內還有不斷新增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這種情況下高規格舉辦慶功會,的確匪夷所思。

不惜代價維穩 錯失時機

據大陸媒體報道,2019年12月30日,「發哨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第一個將病人疑似SARS的病毒檢測報告通過微信轉發到醫生圈,而遭到醫院斥責和封口;2020年1月,「吹哨人」眼科醫師李文亮因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病毒信息通知親朋好友提防而被公安訓誡、噤聲。

在中共動用一切手段隱瞞疫情的情況下,正值中國傳統黃曆新年期間,武漢作為九省通衢的門戶,人員流動頻繁,加之武漢當地還在舉辦系列大型活動,武漢居民就這樣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傳人」大面積傳染,疫情迅速傳到了全國乃至世界各地,1月23日,中共突然宣佈全面封城武漢,封鎖一共持續了76天。

從時間軸上看,從2019年12月30日報告的首例病例開始,到2020年1月23日,接近一個月時間,武漢從爆發地轉為重災區,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也從初始發現過渡到失控狀態。

人們不禁會想為何會錯失寶貴時機?

中共建政以來,以影響社會穩定為名,維護中共政權安全,不惜代價和成本實施維穩,對新聞報道、自由言論、抗議維權,嚴防死守,清除一切影響中共政權的任何負面信息,消除一切可能威脅中共政權的行為。

在重大事件處理上,中共下級政府必須向上匯報得到上級授權指令後才能執行,出現中共病毒這一重大威脅公共安全的事件後,作為中共地方政府,首選項就是選擇刻意向中國民眾隱瞞疫情,疫情因隱瞞延誤而錯失時機,導致中共病毒全面爆發,進而蔓延到世界各國,肆虐至今。

如,1月27日,中共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回應,公開甩鍋。為避免承擔疫情瞞報責任,他辯解道,「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授權之後才能依法披露」。

維護中共利益 再提鬥爭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人命關天」,是對人的生命的珍視。然而中共卻對國人的生命漠視,人為錯過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時機,導致中共肺炎全面爆發。

中共知道大禍臨頭,開始運用長期以來一直給中國民眾灌輸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觀念,開始編造各種好人好事讓大家學習,繼而要求所有中國民眾為了黨的利益不惜一切代價犧牲個人、家庭利益乃至生命。如,2020年3月9日,中共雲南省援助湖北省醫療隊在湖北救治武漢肺炎一線,舉行了預備黨員集中入黨宣誓儀式,這種「火線入黨」行為分明是讓醫護人員在一線充當炮灰。

此時此刻,中共舉辦的慶功會想傳遞給中國民眾一個虛幻的謊言:中共已經走出中共肺炎危機,經濟生活重回正軌,抗疫已經取得成功。

然而,對比現實的中共病毒數據,景象卻是另一番,目前中國大陸還在不斷新增病例。在這種情況下舉辦的慶功會,可以解讀為,第一,中國的疫情已經控制住了,因為我們有疫苗了,儘管這個疫苗還未經過充份的人體試驗來檢驗,如,本次受到表揚的解放軍少將陳薇,稱2月26日第一批新冠疫苗就下線;第二,未來的新增病例,都是國外輸入的;第三,消除民眾認為中共肺炎是從中國武漢爆發的記憶,如,本次受到表彰的個人——鍾南山,他曾指出,中共肺炎雖然在中國始發,但不一定發源在中國;第四,企圖擺脫世界各國對中共的疫情擴散追責。

本次慶功會的舉行,恰逢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和中共聯歐盟抗美政策的大失敗之際,中共肺炎疫情不僅加劇了中國經濟的嚴重下滑,而且因為中共權貴利益受損,內鬥越演越烈。

在這種大背景下,中共黨魁習近平在本次慶功會上31次提到鬥爭,「要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並發揚鬥爭精神,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根據形勢變化及時調整鬥爭策略……」上述講話很明顯是警告、壓制中共內部各種「反習」勢力和聲音。

同時,上述講話也是針對中共10月份即將召開的五中全會,根據中共7月份公佈的議程,五中全會將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按照中共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原則,維護中共黨魁的權威是第一選項,自然會把中共黨魁習近平最近提出的「內循環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塞入「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之中,並作為中國經濟的指導思想。

最後,在中共黨魁習近平、中共總理李克強等人的發言中,都共同提到了「重大戰略成果」。不知中共的「重大戰略成果」是指隱瞞疫情得力?還是指讓疫情蔓延到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