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美國政府嚴查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是否是間諜的消息不斷見諸報端,但從中國留美學生的龐大上來看,絕大部份留學生實際上,並不在美國政府的「關注群體」之中。報告也顯示,大部份留學生在美國學習的是商業和電腦等「商業味」更濃的專業,更有很多中國留學生是來美國上中學甚至小學,這些學生不在「間諜」嫌疑範疇內。

上星期五,美國移民海關執法局(ICE)公佈了2019 年度的在美留學生報告。這份報告的數據由ICE建立的學生和交流訪問者信息系統(SEVIS)提供,包括了所有F、J、M 類簽證持有者的身份信息。報告顯示,2019年有152萬留學生在美國,2019年度有效的F-1和M-1學生的總數是超過152萬。其中主要是本科和碩士留學生,佔據了總數的77%以上。

從來源看,排前3的國家分別是中國、印度和南韓。其中有47.4萬多人來自中國,幾乎是第二名印度的兩倍。而中印之外留學生數量均低於10萬人。此外,目前在美國共有7萬8千名就讀K-12年紀的低齡留學生,而中國生源獨佔47%。

而海外留學生最喜歡就讀的是紐約的兩所大學,分別是紐約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人數都接近兩萬人,而位於波士頓的東北大學和位於洛杉磯的南加大緊隨其後。留學生最多的州依然是加州,人數近30萬。

從學習專業看,最受留學生喜愛的前5名專業為外語、工商管理、電腦科學、電氣和電子工程以及電腦和信息科學。中國留學生就讀外語專業的人數,可能不多,但後面的4個專業無疑是中國留學生的首選。而這些專業幾乎未聽說過留學生遭美國FBI邀請「喝茶」的消息。

中國學生開始傾向離開美國

儘管中國留學生「遭遇」FBI的機會其實很低,但自從疫情今年3月在美國爆發,到最近秋季新學期開始,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生活不斷經受衝擊: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和高失業率,加劇了勞工市場的競爭,同時,美中關係也在急速下滑。這些因素影響留學生的未來規劃,離開美國逐漸成為他們最終可能做出的選擇。

據美國之音報道,2019年夏天,來自北京的Alexandera 落地甘迺迪國際機場,在紐約大學開始了為期兩年的留學生活,專攻媒體文化和傳播。她喜歡這裏多元的環境。但事情逐漸起了變化。美國的留學政策也變得難以預測,隨著開學在即,她形容自己現在的感受是「惶惶不可終日」。

本來打算明年畢業後,在美國找實習機會的她,因為現在萎靡的工作市場而覺得這是難上加難。「就是很焦慮,」她說,「覺得沒有甚麼實習的可能了。這個留學的錢,可能就是沒有預想的性價比那麼高了,從享受在這裏生活,變成了覺得自己在這邊留下非常不舒服。」

Alexandera 說,她的父母本來很支持她留在美國發展,但現在,父母迫不及待地希望她回國。Alexandera 的經歷是更多中國留學生的縮影。影響他們的主要並非是「抓間諜」,或者日常生活中遭遇不友好對待,而是未來的發展機會和是否能安心完成學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