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浙江省義烏市稠江街道下沿塘村村民陳巧鳳,因自家房屋被強拆而上訪,被當地政府和公安惡意打擊報復。陳巧鳳表示,義烏法院刑庭審判長劉霞、金華市中級法院審判長施曉玲、審判員曹益軍等人,與地方政府、公安勾結,製造冤案,枉法裁判。

陳巧鳳對《大紀元》記者透露,她因自家住房被稠江街道非法強拆,地方反映情況無果,只能去北京上訪,得罪了義烏政府,被法院枉法裁判製造冤案,判刑9個月,今年6月29日,才從看守所釋放。

2019年9月,身患乳腺癌的義烏訪民陳巧鳳因住房被強拆而上訪,被當局構陷判冤獄9個月。(受訪者提供)
2019年9月,身患乳腺癌的義烏訪民陳巧鳳因住房被強拆而上訪,被當局構陷判冤獄9個月。(受訪者提供)

癌症病人被判冤獄9個月 被構陷「妨礙公務」

陳巧鳳的丈夫2007年肝癌去世,她自己於2016年確診乳腺癌。她表示,2017年11月28日,自家的兩套兩層樓房被稠江街道書記江澤陽帶領上百人強制拆除。2018年6月28日,義烏市行政復議局作出復議決定書,確定稠江街道行為違法。在她找江澤陽要房子賠償時,江澤陽告訴她「我只會拆,不會賠償。」萬般無奈之下,走上了上訪之路。

陳巧鳳告訴記者,2019年兩會期間,江澤陽僱用多名黑社會,24小時輪流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不准她出家門。同年8月,她向義烏市法院遞交關於強拆的行政賠償訴訟後,江澤陽開始對她實施打擊報復。從9月15日開始,大肆僱用黑社會對患有絕症的她進行盯梢、跟蹤、限制人身自由、尋釁滋事、行兇毆打、斷電等流氓手段。

2019年9月27日,她和朋友吳文忠在義烏市佛堂鎮老街,遭到江澤陽僱用的7、8個黑社會打手的毆打。報案後,立案,吳文忠做了傷情鑑定為輕傷。當天晚上,陳巧鳳在北苑路又遭到十幾個黑社會打手的人身攻擊,報案後,她反而被當地派出所關了23個小時才放出。

9月29日,陳巧鳳被抓到稠江派出所。她表示,江澤陽串通副所長吳艇艇對她辱罵、毆打,反過來污衊她暴力襲警,以「妨害公務罪」將她拘留10天後,又被當地法院判處9個月的監禁。

她說,「我一個癌症病人,沒人管我的病情,差點把命丟在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街道的人來過幾次,讓我簽自願拆遷的同意書,說籤了就能出去。」

地方政府為私利 暴力強拆村莊合併

陳巧鳳透露,「大夥看有人被抓、被判刑,都嚇的趕緊簽了同意書,搬走了。我們整個村莊現在只剩下我們5戶人家沒有搬離,我家房子被拆後,我搬到了村邊沒有被拆的房子暫住。我們村民被強制搬離村莊,要求購買旁邊的公寓高樓,按照每平方2,700元的價格購買。我們的條件沒有變好,反而變差了,也沒有任何補償政策。」

她表示,「因為我們旁邊幾個村的土地被賣給一個物流公司,所以拆除我們村來安置其他幾個村的村民,據說是2022年要入住,我們現在還沒有拆完,所以地方政府和街道急了,幾乎天天來騷擾我們,要求我們簽同意書。在我被關的9個月裏,我兒子一直不敢回家,因為怕被街道的人騷擾。」

「整個村莊賣掉,可想而知要多少錢,我們老百姓根本甚麼也不知道的。其他村莊也有很多被強拆的上訪戶,可是,買票到北京上訪,在火車站就十幾個人在那裏等著截訪,我們沒辦法只能籌錢開車去北京上訪。老百姓真的是過的不是人過的日子!」

陳巧鳳說:「電視上說義烏是中國小香港,現在你看我們老百姓過的這麼苦,有誰知道?是政府讓我們過的這麼苦的,像犯人一樣!」「我姐妹家裏的倉位都租不掉,以前要提前一個月租,還沒到期都租掉,現在白給放貨兩個月,也沒人租了,疫情的影響非常大。」

陳巧鳳表示,自己身體不好,喪失了勞動能力,沒有生活來源,只能靠親人接濟。因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義烏的經濟一落千丈,百姓日子都不好過。「我多次向義烏市政府反映情況,都不理不睬,現在我覺得兇手就是政府,就是他們在指使下面的街道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