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協議的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因避免對中共的債務違約,老撾這個貧窮的東南亞小國將不得不把其國家電網大部份控制權交給一家中國公司。

中國是老撾最大的債權國,分析稱,這筆交易將使這個擁有700萬人口的內陸國家更加依賴北京。

中共官媒新華社稱,老撾國企「老撾國家電力公司」(EdL)和中國南方電網公司9月1日簽署了電網股東盟議,但沒有透露有關新所有權的細節。

三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老撾將把新成立的老撾國家輸電網公司(EDLT)的大部份控制權交給中國公司。

電力出口是老撾發展計劃的核心。老撾在水電計劃上投入了大量資金,其中許多是由中國(中共)資助,以打造「東南亞清潔能源蓄電池」。但這些項目以及一條新的中國高鐵項目使得老撾陷入深深的債務風險。

世界銀行在6月估計,老撾的債務水平將從2019年佔GDP的59%增至2020年最高達68%。評級機構穆迪(Moody’s)上個月警告稱,老撾短期內將出現「重大違約的可能性」。

穆迪表示,老撾在2020年的償債義務約為12億美元,但根據央行的數據,該國6月份的外匯儲備僅為8.64億美元。

澳洲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19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披露,老撾對中國的債務佔該國GDP的45%。

中共的「債務陷阱外交」早已引發外界關注

近年來,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開展基礎設施建設。美國政府極力反對這一倡議,副總統彭斯曾直言說,那是條約束他國的「不歸路」,是中共擴大全球影響力的「債務陷阱外交」。特朗普政府譴責,「一帶一路」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來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當合作國無法還債時,中共就會趁機掠奪他們的戰略資源。

國際社會早已對「一帶一路」給老撾帶來的債務風險提出警告。華盛頓智囊「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2018年3月發佈研究報告稱,「一帶一路」的融資項目讓八個國家面臨債務困擾的高風險。這八個國家分別是老撾、吉布提、馬爾代夫,黑山、蒙古國、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和巴基斯坦。

根據路透社的報告,老撾已經有困難就其水電項目向中企付款。兩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北京也在考慮推遲部份總償債額。

但這種做法背後的動機曾引發質疑。美國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2018年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會利用債務減免來換取在這些國家進行軍事擴張,或者確保其擁有這些國家的戰略性商業資產,從而侵蝕這些國家的主權完整。

曾為老撾政府提供財政穩定建議的日本教授Toshiro Nishizawa認為,這使得老撾將在經濟上更加依賴中國(中共),「這是不可避免的」。

華盛頓智囊史汀生中心的東南亞項目主任布萊恩·艾勒(Brian Eyler)表示,老撾在打造「東南亞蓄電池」的項目中,讓北京發揮重要作用,使老撾快速走上了成為中國的一個偽省的軌道。

以戰略資源還貸 老撾並非首例

美國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在其報告中稱,中共通過向一些國家提供超過其償還能力的基礎設施融資,為這些國家製造了債務陷阱,讓其對中共形成依賴,從而使中共能夠在這些地區獲得持久的外交制衡力。

債務負擔轉化為一種靈活的施加影響力的形式,這使中共可以利用這種影響力來控制外國的資產,迫使軍事准入等。

一個例子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戰略港。斯里蘭卡是最早支持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也正是這些項目讓這個南亞小國身陷債務泥潭。斯里蘭卡的債務總額曾一度高達640億美元,政府全部財政收入的大約95%都被用於償還債務。

2017年12月,該國因無力償還債務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漢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期長達99年。

這一交易使中共得以控制距印度的海岸僅幾百哩的一大片區域,以及重要的商業及軍事航道沿線戰略立足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