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大選日期的臨近,特朗普政府讓北京膽寒的行動也加快了步伐。美國當地時間9月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霍士財經網新聞網採訪時,稱「中共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領導下已經做出了選擇」,「無論是擴充軍事力量、外交努力、企圖通過『一帶一路』建立附庸國等,(中共是)一個在世界範圍內爭奪霸權的專制政權,帶來各種不同的挑戰。」

蓬佩奧表示,正是基於中共這樣的選擇,正是因為面臨著中共的挑戰,美國才採取了關閉從事間諜活動的侯斯頓中領館等行動。他透露,在未來幾天和幾個星期裏,人們將會看到特朗普政府在更大層面採取「非常嚴肅的」行動,包括限制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

蓬佩奧的話音剛落的第二天,他就在國務院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針對中共的新的反制措施,以恢復中美關係的對等性,目標是中共駐美外交人員和使領館社交帳號。具體包括:

一、要求在美國的中共高級外交官在訪問大學校園或與地方政府官員見面前必須獲得許可。

二、由中共使領館在美國規定的使團地界之外主辦的、超過50人參加的文化活動也要得到美國政府的批准。

三、確保所有中共駐美使領館的社交媒體帳戶號被恰當的標註為政府帳號、中共政府帳號。

與去年10月美國國務院宣佈的「在美國的中共外交官如果與州、地方和市政官員舉行任何會議,或官方訪問教育和研究機構,必須提前向美國國務院報備,但不需要獲得美國政府同意」的政策相比,此番新的舉措無疑增加了強制性,即無論中共外交官與美方有關人員會面還是舉辦大型活動,都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允許,而限制對像自然包括中共駐美大使級官員。換言之,美國公開限制了中共外交官針對美國人的各種游說、收買活動。

雖然中共一如既往地不滿和譴責,但不管中共怎麼狡辯,特朗普政府基於對等原則採取的措施並無任何不妥,因為長期以來,美國駐華外交官在中共的壓力下,與一些中共官員和學者會面相當困難,他們「必須向官方提出申請,但即使如此,很多申請都被拒絕」。與之相對照的是,中共外交官卻利用美國開放的社會,從媒體、科研機構、大學、語言教學、華人社區,到美國各級議會、華爾街,到州、市、縣政府等等,進行了全方位的滲透和利誘。

除總統外掌握美國情報最多的官員、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在8月30日的媒體採訪中,就暗示美國已經掌握了相當多的這方面的證據。他說:「他們(中共)滲透遍佈在國家、州、地方各個層面,包括威逼利誘和游說商業大亨、民選官員、國會議員等,以達到影響他們的目的。他們利用中間人或者代理人進行游說滲透,有時候甚至敲詐勒索,要求他們支持親中共政策或者反對特朗普政府政策,這是系統性的。」

由此,可以肯定的說,在大選前限制中共外交官的行動,限制中共政府帳號,包括之前對中共駐美媒體身份的要求和記者簽證的限制,以及對抖音國際版、微信等的舉措,都是在降低中共對美國大選瘋狂的干預。因為從各方面的信息綜合來看,中共為了阻撓特朗普連任,為了延續自己苟延殘喘的日子,已經是不擇手段,不惜動用各種明面的和潛伏的力量,攪亂美國社會,攪亂美國大選。

對此,已經清醒意識到的特朗普政府深知必須採用強有力的反制措施,而在限制中共外交官後,在美的助共三類人很可能處境不妙。或許,針對他們的行動就在未來幾天和幾個星期裏被推出。

第一類人是在美國的各種中國同鄉會、商會的僑領等。這些同鄉會和商會可以被視為中共的外圍組織,中共對他們採取拉攏、滲透、操控等辦法。其僑領或者已經宣誓加入美國國籍,或者已拿到美國綠卡,但在過去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裏,他們不但不忠於美國,很多人還接受中共使領館的資助,接受使領館任務,聽從使領館的安排,收集情報,組織各種支持中共的活動,打壓、威脅反共和揭露中共真相人士,比如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主席梁冠軍、洛杉磯的僑領陳軍。

一些有身份的僑領還被免費請回國,享受紅地毯、國賓酒店、警車開道,省長市長全陪、每日三頓大宴、前呼後擁的拎包、警衛等待遇,回來後,他們有的就對敏感話題,如法輪功及中共迫害人權保持沉默了,有的則成為中共的助力。

毋庸置疑,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和一系列行動也嚇壞了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僑領們,讓他們開始謹言慎行。最明顯的是在侯斯頓中共領館關閉後,沒有一個僑團出來示威,也沒有人出來說話。有消息說領事館出300美元人頭費找人出來抗議美國,但卻找不到人出來。此外,每年8、9月,親共的僑領和僑團都會準備「十一」慶祝活動,但今年迄今為止一片死寂。一句話,大難臨頭各自飛,那些與中共交往密切的僑領需要好好考慮下,如何可以擺脫被中共拉下水的厄運。

第二類人是美國各個大學的中共學生會組織和有中共軍方、官方背景的留學生以及訪問學者。他們中絕大多數也都接受中共使領館的領導,一部份因為無法區分中共與中國上當受騙,一部份心甘情願為中共服務,乃至竊取美國技術。

近日美國北德州大學突然發信通知結束該校15名接受中共留學基金委資助的公費研究人員、留學生的學習項目,並要求他們限期離境,應是美國驅逐有上述背景的中國學生和大規模限制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的前奏。有上述背景的學生如果拋棄中共,投向光明,或許還可以繼續自己的學業。

第三類處境不妙的人是被中共收買、利誘、色誘的美國政要、議員、官員、律師等。這些年來,沒有人清楚有多少美國人被中共統戰。不過,不久前美國司法部披露的一份關於中共高層習近平、孟建柱、孫立軍等,通過中間人馬來西亞富商劉特佐、華裔女戴德偉,與美國共和黨籌款委員會主席布洛伊迪等勾兌,意圖游說特朗普總統遣返在美華人富商郭文貴的文件,提到美國司法部有官員以及前白宮幕僚長凱利等涉案,而一旦該案被全部揭開,不知有多少美國官員將被波及。

美國司法部在此時推出這一文件,大概還是在為特朗普在大選前「排乾沼澤」,降低中共通過美國代理人的院外游說的影響。未來美國政府或許會出台新的針對替中共游說的美國人的某種措施,並將揭開更多為中共做說客的人的面目。

美國截至目前的連串重拳,已經打得北京政權是難以招架,中南海不得不再次認慫,乞求恢復中美友好關係。只是美國人早已經不相信了,毒蛇再偽裝也終究是毒蛇,只有徹底剷除其毒素,世人才能有安全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