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內蒙古當局在蒙語授課學校強推漢語教學,引發當地大規模的罷課等「公民不服從」運動。有學者認為,中共用黨文化滅絕一切民族傳統文化,其本質是極權統治妄圖控制所有人。

8月26日中共內蒙古教育廳傳達中共政府提倡的減少用蒙古語教學而支持用漢語教學的雙語教育新政策,引發了蒙古族人罕見的示威活動。

中共多份文件爆光,包括《關於教育系統幹部職工子女限時報名的通知》,向當地的幹部職工施壓,要求其子女在民族學校(園)就讀的,必須在9月1日上午10時前報到,聲稱凡不報到者將對其作出嚴肅紀律處分。

很多家長不願意學生去學校上課,已經去學校上課的學生也被家長要求接回家。中共官方對此進行打壓,抓捕一些學生家長,導致一名學生因為不滿母親被抓,從學校四樓跳下身亡。

這次中共推行的教學改革方案,也遭到內蒙古廣播電視台的抵制,300多名員工聯名簽字表示不能接受。內蒙古各音樂團體也通過在他們的推廣宣傳品上簽名聲援,目前事件還在發酵之中。

南內蒙古的學校罷課,抗議取消蒙語教學。(影片截圖,大紀元合成)
南內蒙古的學校罷課,抗議取消蒙語教學。(影片截圖,大紀元合成)

 

 

「內人黨」事件——迫害死數十萬蒙古文化精英

自由主義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袁紅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生長在內蒙古高原,對那片土地有很深的情感。此次中共當局大規模推行漢語教學,引發國際社會關注,而在1967年下半年至1969年5月期間,內蒙古還發生過一次慘絕人寰的反人類事件——「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肅清事件」(簡稱內人黨事件或挖肅運動)。

袁紅冰講述,文革期間,中共聲稱內蒙存在一個「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意圖分裂祖國,和外蒙合併、製造民族分裂等等,於是對蒙古人發動了一次大迫害。

他說:「那個時候,內蒙古正在軍管,蒙古人幾乎無一例外地被關到監獄裏,失去了自由。有的人不相信啦,他說怎麼可能把一個民族都關起來?是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做到,共產黨就能做到。當時很多停產的工廠倉庫,很多停課的學校都被改成臨時監獄,10萬蒙古文化精英被摧殘。」

袁紅冰以這一事件為背景,著《自由在落日中》一書,「把蒙古精神、蒙古人心靈的痛苦升華為一部自由的史詩」,也「承擔起了一個知識份子應該有的良知和責任」。

他說:「我感到悲哀的就是,只有這麼一部作品。原因何在?就是那一代蒙古的文化精英幾乎被共匪摧殘殆盡。所以這麼多年來,好像大家聽內蒙的這個蒙古族的反抗聲音很小,就是那一次大屠殺造成的後果、種族滅絕性的後果、文化精英滅絕性的後果。」

分析:用黨文化滅絕各民族傳統文化

袁紅冰認為,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七十多年,對這片土地上的各個民族都實行了文化性的種族滅絕政策,即用共產黨文化來滅絕各個民族的傳統文化,使所有人變成中共黨文化下的精神奴隸和政治奴隸。

他表示,從一定的意義上來講,文化性的種族滅絕比希特拉對猶太人的生理性種族滅絕還要殘酷。他強調,中共暴政下首先被滅絕的是華夏文化之魂,文化大革命可以說是滅絕華夏文化的一個典性的事件,華夏文化幾乎被摧殘殆盡。緊接著蒙古文化、維吾爾文化和藏文化也難逃其黑手。中共以此殺死的是各個民族的心靈、各個民族的文化之魂。

 

 

分析:最終目的是鞏固專制統治

中國歷史學專家、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從表面上看,中共當局在破壞蒙古族語言和文化,但實質上它是為了加緊管控,達到極權統治。

李元華認為,中共從來不尊重民族文化,不會正常地站在蒙古族或其它族裔的基點上去考慮問題,中共「可能根本就不在意甚麼民族不民族,主要看你服從不服從」。

他說,有本族語言的少數民族都願意用自己的語言溝通,使得極權管理不便。中共在這些少數民族聚居地執行政策時,也會因語言問題留有空白點。出於對政權不穩的憂慮,「任何它(中共)覺得把控不了的東西,它就要消滅」。

李元華表示,如果有人誤以為中共在推崇漢族文化、打壓少數民族文化,那就正中了中共的圈套。他說:「它實際上是把漢族和其它少數民族對立起來了,(其實)不存在這個問題。中共對所有民族、所有人都是一個方法,就是要用暴政去統治你、控制你,並不是用漢族文化去同化蒙古文化。」

「在這個過程中,它表現形式是通過破壞民族文化。但本質來講,是它專制極權的統治心理不安,它想控制一切。」

李元華還表示,中共在內蒙古推動漢語教學,即使表面上能取得「成功」,也是在加速其自身的滅亡。因為這「就是在積攢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中共沒有意識到它所有的這些舉措其實都是與人民為敵,它就想獨霸天下控制一切」。

袁紅冰也表示,他非常欣喜地看到新一代的蒙古人重新恢復反抗精神。這一事件肯定會激起整個國際社會、包括中國大陸各民族對中共暴政的憤怒,這樣消滅他人語言的政策,居然在二十一世紀堂而皇之地推行,本身就是反人類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