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9月3日在中、英文報章撰文,批評法院在過去一年縱容街頭暴力,協助創造街頭混亂。他又稱,高院對「一國兩制」政策的理解遲鈍,認為司法機構的「前進道路」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言論所定。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批評烈顯倫令法律淪為統治者的工具,是向中共「擦鞋擦上腦」。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表示,烈顯倫所言倒果為因,是無理的攻擊,極不尊重法官和法律從業者。

現年86歲的烈顯倫,3日在《明報》和《南華早報》撰文,文章題目分別為《是時候緊急改革了》和《New Legal Mindset》(新法律思維)。他在文中寫到,法院持續地讓公共利益屈從於個人權利的主張,保護大多數人的法律被破壞,卻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批評法院在過去一年協助創造了導致街頭混亂的社會環境,實際上不僅僅是包容,而是在縱容街頭暴力。

烈顯倫聲稱,去年11月高等法院就《禁蒙面法》案的判決認為《緊急法》牴觸了憲制秩序的說法,顯示法院對「一國兩制」政策的理解「遲鈍得令人瞠目結舌」。文章最後稱,司法機構前進的道路也許是由習近平在2014年的演講所設定,即不能全盤照搬外國,不能數典忘祖。

烈顯倫「跟黨走」言論 令法律界側目

據《蘋果日報》報道,本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怒斥烈顯倫所謂法院「持續地讓公共利益屈從於個人權利的主張」的說法「真是放屁」,「他是不是吃錯了藥」。對於烈顯倫文中稱,香港司法機構前進的道路是「由習主席在2014年的演講所設定」,梁家傑批評烈顯倫是「擦鞋擦到上腦」。

梁家傑直言,烈顯倫的說法無格、無品,與近日宣稱「香港不存在三權分立」的林鄭及楊潤雄一樣,是在帶頭破壞香港法治。他批評烈顯倫身為前法官,根本不是服侍法律專業,而是用法律作為統治者的工具,為其開脫、鳴鑼開路。梁家傑認為,烈顯倫的行為不成體統,他亦對該做法表示非常不齒。

郭榮鏗:烈顯倫的文章內容倒果為因

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烈顯倫的文章內容倒果為因,將政府施政而引發的社會不滿歸咎於法官和市民。他表示,大部份法律界和香港市民都認為,中共人大多次釋法並直接制定「港版國安法」,不僅對香港法治造成衝擊,更嚴重削弱市民的個人權利和自由,推翻了香港法治的重要原則,其口中的法治,是中國(中共)式的法治,而不是香港原有和國際認同的法治。

郭榮鏗認為,烈顯倫對香港法官及律師的批評誇張失實,是無理的攻擊,極不尊重法官和法律從業者。郭榮鏗說,烈顯倫作為一位資深法官竟發表如此言論,令人十分失望。

烈顯倫1934年生於香港,是歐亞混血兒,母親羅德貞為羅文錦爵士妹妹,父親烈佐翰是香港義勇軍炮手,於1941年12月18日陣亡。烈顯倫就讀於拔萃男書院及牛津大學,1960年開始在香港執業為大律師,1970年7月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1997年成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2000年成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