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加拿大華人同鄉會聯合總會(簡稱同鄉總會)的4名會長聯合發佈了公開信,聲明退出該組織。有消息人士稱,此事使多倫多中領館非常緊張,擔心同鄉總會內部瓦解,多年經營付之東流。

同鄉總會7名共同主席中的3人:龐一工、戚勇、劉丁綽,加上總會理事會成員楊俊昌,4人在8月17日聯合發佈聲明,指同鄉總會執行主席及決策者有「操縱選舉,財務不透明,違反同鄉會章程」之嫌。

該聲明說:「我們認為總會已背離了成立的初衷」;「但是為了讓自己的心安,我們選擇了離開」。龐一工、戚勇、劉丁綽、楊俊昌分別擔任內蒙古、貴州、重慶、甘肅的同鄉會會長。

8月23日,同鄉總會在大多倫多的萬錦市舉行了換屆匿名投票選舉。但是,幾天前已經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份新共同主席名單,與選舉後公佈的名單一樣。

有會長退出 中領館緊張

在同鄉總會換屆選舉時,有會長宣佈退出,並詬病同鄉總會的財務管理和黑箱操作,這令中領館非常緊張。一名與該總會高管接近的消息人士告訴《大紀元時報》,「其實,每一次換執行主席,他們(中領館)都很緊張。」

該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同鄉會的負責人曾在公開場合說過,「同鄉總會現在比任何社團都更受中領館重視,在中領館眼裏,同鄉總會的地位(重要性)已超過華聯總會。」

加拿大華人同鄉會聯合總會(COUNCIL OF NEW COMER ORGANIZATIONS),由前自由黨國會華裔議員譚耕在2011年建立。同鄉總會的章程聲稱屬「非政治,非宗教,非盈利」的社團組織,不過,主流媒體多次報道,同鄉總會一直熱衷參與親北京的活動,最近更發表聲明支持中共在香港實施的港版國安法,並積極參與了中共在全球收購防疫用品的行動。

支持國安法這樣的聲明,顯然是違反了同鄉總會章程中的「非政治」規定。四位會長的聲明中證實,去年聯合總會發表的一份政治性聲明,事前並沒徵求共同主席的意見。

去年10月,加拿大《國家郵報》刊登了一篇報道,稱同鄉總會近年從聯邦政府獲得超過13.7萬元的撥款。但是,該組織在報紙上刊登了一則廣告,譴責在香港爭取民主的示威者。該廣告的立場與中共政府一致,但與加拿大政府唱了反調。

中領館介入、施壓

另一名華社熟知此事的消息來源告訴《大紀元時報》,同鄉總會內部發生紛爭後,中領館介入了,並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方式,向當事人施加壓力。消息人士說,這封退會聲明發給了幾乎所有加拿大的中文媒體,但是,中領館動用很多資源,給媒體施壓,甚至一個媒體就接到幾十個電話,要求不要刊登。

消息人士稱,所有的媒體還都收到一封律師信。在各種壓力下,加拿大的中文媒體被噤聲。有的媒體在網上刊登後,又很快刪除。

至截稿,加拿大只有溫哥華港灣網站還保留了這份聲明。

這位給《大紀元時報》爆料的社區人士要求匿名,因為擔心會受到報復。

該消息源稱,中共政府一直在操縱同鄉總會,利用該組織實施該黨的對外宣傳,打意識形態戰,試圖影響加拿大的華人社區及各級政府。在總會內部,親共力量排斥異己,操縱選票。

《大紀元時報》去聯繫同鄉總會負責人,要求就聲明作出回應,但截稿前沒得到回覆。

消息源說,8月20日後(發出聲明的3天後),同鄉總會內的反對聲音基本被壓下去了。

獲獎作家、資深評論員盛雪對《大紀元時報》說,「中共絕對不希望這樣一個它在加拿大一直以來培植的社團,現在發生任何不測。任何內鬥、內訌,不管是誰贏誰輸,對中共來說都是損失。」

她說,中共干預華人社區,其中的一個目的,是讓這些華人社團在逐漸壯大後,去影響當地的社會、當地的政治。

盛雪解釋說,中共不僅滲透加拿大的華人社區,它還自己在這裏創建了很多華人的社區組織。「很多華人社區的組織,就完全是在他們手中掌握的。」

她說,譚耕因為醜聞丟了議員職位,對中共來說損失很大。「我們看到了,比如去年聯邦大選,華人候選人竟然出來四十多名,有一種打數量戰的味道。」

「中共在華社裏面安插了很多人,那些人確確實實是聽命於中共的。」盛雪說。

實際上,譚耕本人在2019年聯邦大選前因醜聞退出政壇後,主流媒體曾曝光過他的背景。

譚耕1998年來加拿大,在多倫多大學讀研究生。他曾在華人社區的多個組織擔任過管理職務,這些組織因與中領館的密切關係而聞名,包括多倫多華聯總會(CTCCO)和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成為國會議員後,有照片顯示,譚耕曾與中共統戰部的高級官員會面,而統戰部的任務,是通過滲透外國來擴大中共的影響力。

21世紀初,譚耕擔任過2屆多倫多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主席。該聯誼會自稱,它是由多倫多中領館創立的。

8月23日,同鄉總會在大多倫多的萬錦市舉行了換屆選舉。消息人士說,該選舉是匿名投票的,但是,幾天前已經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份新共同主席名單,與選舉後公佈的名單一模一樣。選上的人,都是前執行主席核心團隊的成員。

最近,美國加強了對《外國代理登記法》(FARA)的執法,要求一些代表中共利益的團體定期向司法部報告最新情況,澳洲也實施了類似的嚴格措施。

盛雪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開始對國際社會上的中共勢力進行制裁、反擊,這勢必影響到加拿大。有專家呼籲,加拿大應參考澳洲的做法,建立一個聯邦登記處,要求代表外國政府工作的人進行登記。加拿大華社的親共人士及組織,可能需要看清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