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參議院議長訪台,引發歐洲與中共之間的「舌戰」。專家等分析認為,捷台中三方關係的變化已經牽動了中歐關係的變化,加速了新冷戰兩極格局的形成。

王毅威脅捷克 法德力挺捷克

中共外長王毅8月25日至9月1日訪歐之際,歐盟成員國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斯特奇爾(Miloš Vystrčil)8月30日開始對台灣進行為期6天的訪問,這是捷克自1989年轉型為民主國家以來,該國最高層級的官員訪台。

8月31日,在歐洲訪問的王毅威脅稱,捷克議長訪台「將付出代價」,並揚言要報復捷克。王毅的說法不僅激起捷克的強烈反對,也引發歐盟國家的不滿。

9月1日,法國外交部發言人馮德穆爾(Agnes Von Der Muhll)表示,「歐中關係必須建立在對話、對等原則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這是深化我們夥伴關係的基本條件。」,「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對任何成員國的威脅都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對捷克共和國表示聲援!」。

當天,在德中外長記者會上,王毅再次威脅稱,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斯特奇爾率團訪問台灣是「干預中國內政」,但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強調,歐洲人尊重國際夥伴,「威脅不適合這裏」,並希望中共在香港繼續實行完整的「一國兩制」,儘快恢復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等。

媒體人:中捷台關係 加速新冷戰兩極格局的形成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9月2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捷克參議院議長訪台反映出該國對中共的態度已經開始走向強硬,對台灣則越來越親近,這肯定不為中共所樂見。因此中共非常恐懼,會極力施壓捷克。

吳特說:「但這種做法已經引發了德國、法國等歐洲主要國家的反彈,可以說中捷台三方關係的變化已經牽動了中歐關係的變化,加速了新冷戰兩極格局的形成。」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此前也多次公開呼籲,自由社會應該聯合起來,共同對抗來自中共流氓政權的威脅。蓬佩奧7月23日在加州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主義中國,那麼共產主義中國將改變我們。」

「也許是時候跟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組建一個新民主國家聯盟。」他說,「如果指導得當,聯合國、北約、七國集團、二十國集團,我們集合經濟、外交和軍事力量,確信足以應付這一挑戰。」

吳特表示,捷克國內的局勢複雜,總統澤曼是親中共、俄羅斯的,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擁抱一帶一路和華為;而捷克總理巴比什則有「捷克特朗普」之稱,主張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力主封殺華為;布拉格市長則是一個旗幟鮮明的台派,寧可放棄和上海的姊妹城市關係也要和台北交好,所以之前捷克對於中捷關係問題一直是比較反覆的,光是禁不禁華為就「反轉」了好幾次。不過整體趨勢上說,該國民意是越來越轉向對中共強硬的,所以才有了這次參議院議長訪台。

媒體人:歐洲最終會普遍反共

吳特分析認為,歐洲最後也會像捷克一樣,雖然過程曲折,但最終會走向普遍反共。台灣雖然會被中共用撒幣外交挖走一些小的邦交國,但和很多主要國家的實質外交關係會有一個大的提升。

吳特表示,以前在台灣問題上,總是美國牽制中共,但現在捷克在歐洲國家裏開了頭,其它歐洲國家應該也會跟進,這會讓中共非常頭疼。

「未來,自由世界與中共的衝突,會因為台灣問題更加激烈。」吳特說,「消滅共產主義的關鍵在於區分中共和中國,支持中國人民抗暴,定點打擊中共,美國在這方面開了個好頭,中共對此惱羞成怒卻毫無辦法。」

吳特表示,光支持台灣消滅不了中共,「我個人覺得比較好的思路是承認『一國兩府』,甚至承認中華民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這對中共的合法性會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中國問題專家:更多國家會仿傚捷克議長訪台的行動

自由主義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袁紅兵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捷克參議院議長訪台的重大意義在於它的象徵性。它象徵著整個國際社會已經開始意識到他們以前對待台灣做法是不公正的、非正義的。他們開始意識到屈從於中共暴政的意志,對自由的台灣進行壓制、全面的主權逼迫是一個不正當的事情。

袁紅兵表示,過去的幾十年中,整個國際社會屈從中共強權的意志,對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進行無所不用其極的主權逼迫和主權壓抑。不斷地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封殺其國際生存空間。但台灣是東亞地區的一個自由、民主的燈塔。它的經濟、文化、社會發展等各個方面都為當代人類的文明做出了不可取代的貢獻。它的經濟發展、社會發育程度都是名列前茅的,在世界二百多個國家中都是名列前茅的。而且從來沒有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的這種劣跡。

他說,武漢大瘟疫爆發之後,台灣的防疫工作取得佳績,並且是用一種人性的方式,不是反人性的方式。同時,台灣還力所能及、無私地把自己的防疫工作分享給國際社會。並儘可能地支援國際社會的防疫活動。

袁紅兵說:「就這樣的一個國家卻被世衛組織拒之於門外。而整個世界衛生組織屈從於中共暴政的意志,如此不公正地對待台灣。」

袁紅兵表示,捷克是一個小的國家,但是它敢於邁出如此勇敢的一步,不畏懼中共強權威脅,讓它的議長訪台,「我相信越來越多的國家會仿傚捷克議長訪台這個行動。中華民國將很快重新回到這個國際社會,有這個很大的趨勢。」

他認為,美國現在轉變與中華民國的關係,兩者恢復邦交關係「將是一個大概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