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在本欄一直嘗試避開政治及社會議題,原因只因為想留一點正能量,把內心對社會的不滿留下一線。的確,在正向心理學入面,我們能夠學習改變自己的想法,去迎接不合心意的狀況。有人說這是正向思維,也有人說這是靈活變通,但是心態再正向,或反應再靈活都好,人總有一個忍耐的限度,有一條耐心的底線,也有一個爆發的熔點。

筆者最近接觸了一個個案,她一直面對其中一位家人的惡意對待,當中包括了言語中傷、謊言的誣蔑、還有粗暴的咒罵。向她提供了5節心理治療後,她的抑鬱症、恐懼症及焦慮情緒早已經成功處理好了。但是,當她想起與這位家人的關係時,心裏的壓力依然存在。她問我,這段關係有改善的可能嗎?

我坦白地回答,「若問題不是出在你身上的話,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繼續逆來順受,期望對方的粗暴行為可能會有所善;二是,善待自己,及早離開。」非常慶幸,我的案主與這位粗暴的家人不同住,其他的家人也早已選擇離開了這位不受歡迎的家庭成員。因此,我的案主也下定決心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不再讓自己受傷。

在過去的一年間,其實在香港裏有許多人都經歷了類似的情況,可惜大家都未必擁有足夠的能力和決心離開。我們都好愛這個家,但是我們都在面對一個不愛人民的政權。香港人可能是世界上最正面思維、最懂得逆來順受、最有靈活思維的人,大家在社區遭受史上最強10號風球的洗禮後、在催淚彈放題的街道上、在威脅全球人類性命的病毒四處傳播的情況下,依然能夠排除萬難去返工。

香港人的最後一條底線,可能就是搵食,給家人溫飽的責任,但當權者在乎嗎?今天,筆者從新聞裏得知,Uber司機終極敗訴了,受影響的是在社會嚴重不景氣的情況下掙扎求存的1萬4千個Uber司機,還有眾多一直在忍受只向保護的士牌擁有人利益政策的的士司機和服務使用者也受到嚴重影響。

試問,香港人正面對這一個世紀難關,失業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嚴重,現在連一個求生的機會都要被奪去的時候,大家又怎能不對這個家感到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