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年底,一場世紀大瘟疫症正在中國悄然形成。正當全球忙著迎接2020年之際,中共當局已經開始運作如何收購全球防疫物資。

根據中國海關資料顯示,中國從1月起在五周內進口了20億個口罩,相當於全球兩個半月的產量。進口了4億套其他防護器材,從醫用護目鏡到針對生物危害的防護服。

當時外界還沒警覺到,口罩生產第一大國的中國,為何還需要向外購買?中共紅三代姜朋勇告訴《大紀元時報》,這是一場陰謀。 

中共紅三代姜朋勇:「03211月31號有一班專機,從首爾飛長沙,是一個救援專機,這個專機之所以能飛,是因為中國政府給韓國政府提交了相關的證明文件,這班機就是飛長沙,目的是轉運物資到武漢的。」 

現居韓國的姜朋勇,出生於中共軍隊高幹家庭,爺爺曾擔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自稱是紅三代的他,9年前因為揭露炫富女郭美美以及中國紅十字會的內幕,在體制內受到生命威脅下,不得不遠走韓國,做起跨境電商生意。沒想到9年後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再次與紅十字會產生瓜葛。 

中共病毒在武漢傳開時,他的生意夥伴黃先生,聲稱自己是代表浙江省慈善總會和多地政府採購防疫物資,說服他替中共在全球搶購口罩。 中共紅三代 姜朋勇:「1231我們當時還是認為是在救助的是中國的老百姓,並不清楚我們充當了中共囤積物資去坐視這個病毒在全球傳染的一個幫兇。」 

姜朋勇透露,原本計畫要到武漢的救援物資,突然被要求轉運到杭州。黃先生拿出蕭山區的紅頭文件,告訴姜朋勇,如果有問題,讓湖北慈善總會和浙江慈善總會自己去協調。姜朋勇當下感覺事情不對勁。 

姜朋勇:「0504當時我就有了懷疑,我懷疑這批貨的目的根本不是用來捐獻,只是說借這個由頭倒賣物資,因為倒賣物資也需要政府部門的批文。

當時不光是湖北,包括杭州它整個的高速全部都是封掉的,那你這批物資你要從機場提到市區,你要特別通行證,你要政府授權,比如說只有救援物資才能出門去拉這批貨,但是他們這批貨可以順利地去拉走,這絕對不是一個白手套自己的能力,他一定是政府部門在裡面參與了,並且給予授權,並且絕對是有分潤在裡面的,後來黃中南親口承認,他參與的不光他是作為白手套,作為白手套還有很多。」 

姜朋勇表示,無論是從口罩機,口罩、醫用防護服,這些物資,他們都是用防疫物資捐贈的名義然後從事商業的倒賣行動,這個倒賣行動執行者就是當地的紅十字會。 

姜朋勇:「0643因為我之前被紅十字會郭美美案件受到過迫害,所以我知道當別人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你身上,你是百口莫辯的,所以我說當時如果我要採購這批物資,我一定要政府部門出紅頭文件,蓋公章,給我充分授權才可以做,他第二天就給了我授權,那他肯定跟政府的關係不是那種普通的關係了。」 姜朋勇擔心自己被陷害,於是聘請國內專業律師聯繫,查明這些紅頭文件的真實性。 

姜朋勇:「1425那後來這個政府部門又說這個紅頭文件是真的,他們知情,並且認可,並且授權黃中南來對接這個事情,並且給我開具的紅頭文件也是真的,所以這個事情就很微妙了。」 疫情爆發後,中共反過來向外大舉收購口罩,不僅中國貿易商大肆採購,連旅居海外的大陸僑民也在當地瘋狂掃貨寄回國內,造成全球口罩荒。 

姜朋勇:「0904這個事情相當於1月27號開始加大了物資採購的量,也就是說他們當時還在傳,防疫中心的高主任還在說可防可治,不會人傳人,所以相當於是他們早就清楚這個事情已經失控了,當時除了湖北,浙江省也出現了大量的案例,但是新聞是不讓報導的,也就是說他們坐視病毒的擴散,他們的第一想法不是說告訴大家事實,讓大家保持不要動,或者說做好生活物資的屯積,他們第一想法是趕緊到國外去搶購口罩。」 

姜朋勇表示,整件事情非常清楚,中共當局坐視病毒的擴散,並且不允許任何媒體報導病毒的高傳染性。另一方面又提前佈署在國外採購口罩,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因為他們知道疫情已經擴散到不能控制了。 

下一集我們將報導,姜朋勇如何揭發中共當局在失控的疫情中賺取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