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今年遭受數十年來最嚴重災情。雲南農戶表示,今年除遭受水災外,正在遭受的蝗禍和鼠害,令農作物幾乎沒有收成。

《南華早報》8月30日報道,6月底從老撾遷飛入境雲南江城的黃脊竹蝗群迅速北移。截至8月17日,雲南省受蝗禍影響的面積已經有11個縣、106平方公里,即15.9萬畝。

據雲南網早前的報道,截至7月10日,蝗禍已影響普洱市、紅河州、西雙版納州3州市及江城、寧洱、猛臘、綠春、墨江5縣區,發生蝗禍面積達10萬畝。也就是說,一個多月來,蝗禍面積再增加了60%。

普洱市墨江縣通關鎮倪女士8月30日告訴《大紀元》,7月29日,一大群蝗蟲遷飛至當地,兩三天後飛走。竹子受災嚴重,「就是有一群蝗蟲遷飛路過(這裏),它歇息在竹子樹上和條竹葉(棕葉蘆)上。其中有一簇竹子(大約二十多棵竹子)上有三千多隻蝗蟲,那個就像是蝗蟲的窩,後來用藥把它消滅了,不讓它在那裏產卵。」

倪女士表示,黃脊竹蝗主要危害的是竹子和棕葉蘆,粟米葉也吃,由於當地離老撾邊界較遠,粟米受蝗蟲侵害沒那麼嚴重。

「(如果粟米地)每畝達到一萬多隻就是很嚴重了,看到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吃得葉子都沒有,輕度的粟米葉沒有了,最嚴重的,一棵都剩不了,嚴重的情況會造成粟米沒有收成。」李女士說,靠近老撾的普洱市江城縣情況比較嚴重。

倪女士表示,黃脊竹蝗主要危害的是竹子和棕葉蘆,粟米葉也吃。(影片截圖)
倪女士表示,黃脊竹蝗主要危害的是竹子和棕葉蘆,粟米葉也吃。(影片截圖)

據資料,黃脊竹蝗又稱竹蝗,除了危害竹子、棕葉蘆和粟米外,還危害水稻、芭蕉等農作物。普洱市江城縣一家快遞公司的工作人員對大紀元表示,江城縣一些地區的稻穀都被蝗蟲吃光了。

「(江城縣這邊,最嚴重的時候)就是一片過去,能把米穗(稻穀)吃光,它長得像螞蚱一樣,比螞蚱大五六倍,灰灰的,很多糧食都被吃光了。」

雲南網7月31日的報道稱,普洱市江城縣牛裸河等地,7月中旬蝗蟲最多,每天下午4點以後,從老撾遷飛過來的蝗蟲群黑壓壓一片,蝗群的聲音像發動機轟鳴,讓人毛骨悚然。

遭遇水災、蝗禍和鼠害 粟米幾乎沒收成

普洱市江城縣康平鄉得王女士8月30日告訴《大紀元》,蝗蟲是8月份的時候飛來康平鄉的,「有20天了,當時來的時候是一群一群的,它就像那個小鳥一樣,飛到村口了,飛了好幾十分鐘才飛完。天上太陽都遮起來了。」

王女士說,儘管現在政府調動大量人員和農業專家用藥消滅蝗蟲,蝗蟲不像之前那樣一群群的,但更難控制了,「現在那個蝗蟲分散了很難打,這裏一些、那裏一些,飛得很快,像鳥一樣飛。」

王女士表示,蝗蟲造成的災害很嚴重,「它甚麼都吃,粟米啊、竹葉,特別愛吃那個竹葉,竹子的尖、葉子都吃光了,甚麼都吃得光光的,飛到哪裏,那個竹葉,做掃把的葉都吃掉了。嚴重的地方,苞米的殼都吃掉了,苞米都吃了,好大影響啊。」

王女士說,「嚴重的地方,苞米的那個殼都吃掉了,那個苞米都吃了,(收成受到)好大影響啊。」(影片截圖)
王女士說,「嚴重的地方,苞米的那個殼都吃掉了,那個苞米都吃了,(收成受到)好大影響啊。」(影片截圖)

王女士主要種植的農作物有茶葉、粟米和堅果。今年除了遭受蝗禍外,還遇到鼠害,使她種植的作物損失很大,「老鼠也多得很,吃粟米,甚麼都吃」,「嚴重的,粟米都沒穗了,被吃光一片。」

我們栽的那個堅果都吃完了。我們只種了十多畝粟米,那個粟米要是有五六千斤的話,只能是剩(下)二三千斤(可以)賣,換成錢,會損失幾千塊,五六千塊錢吧。」

王女士表示,今年天災很多,之前當地靠近河邊的農戶遭遇了水災,令種植的農作物損失也很大,「我們村和鄉挨著那條河的就遭水災了,那些粟米一排排(被水)埋去,還有栽的稻穀被淹了,魚塘水大了就滿,水就溢出了,魚塘的魚就(跑)出去了。我家的地沒有(在)河邊,所以沒有被水淹。」

遭受這麼多的災情,對於政府會不會給當地的受災農戶補助,王女士表示,目前沒有補助,「現在還沒有聽說有補助,也不知道怎麼辦。(蝗蟲)吃得多了,報上去,他們上面補不補,還不知道呀。」

王女士說,由於當地野像經常出沒,不單踩死人,還使一些地方的粟米也沒有收成了,「粟米地裏的粟米一塊塊的被野像吃了,一天吃不少,一群群的來,每年都來吃這裏田里的粟米,吃得還挺多。像區(有野像出現的區域)的地方今年是沒有收成了。」

今年農作物損失太大了,「又是水災,又是蝗蟲,又是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