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9月1日,星期二。

【60秒看世界】

雲南正在遭受著多重災害,水災、蝗蟲和鼠害,使今年的農作物幾乎絕收。

中共外長王毅威脅捷克議長維特齊的「代價說」,遭到了捷克布拉格區重發(Reporyje)市長諾沃特尼(Pavel Novotny)公開斥責,痛批王毅是「無禮魯莽的小丑」,要求他24小時內向捷克道歉。

路透社報道,黑客們正在加大攻擊特朗普競選和商業網站的力度。美國情報部門最新評估,中共、俄羅斯和伊朗正在試圖影響美國大選。

暢銷書作家施韋澤(Peter Schweizer)講解和主持的紀錄片《騎龍:揭開拜登一家的中國秘密》(RIDING THE DRAGON: Uncovering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指稱,拜登與中共勾兌,甚至使中共軍方受益。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消息,蘋果要求供應商在今年稍晚時候,製造7500萬支5G iPhone。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以前在大陸的時候,經常看人們打魚。發現漁民最初撒網的時候,水面上仍然比較平靜。但是隨著開始收網,逐漸有魚躍出水面。網越收越緊,躍出水面的魚也就越來越多。到最後,簡直令人眼花繚亂。躍出水面的魚受到了驚嚇,可能知道它們已經被圍捕了,所以試圖躍過漁網逃生。

如今的中共就像那些魚一樣,意識到了自己被圍捕,所以拚命想撞破漁網自救。中共外長王毅剛結束歐洲5國的8天訪問,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箎又來了。從中共官員走馬燈一樣的訪問歐洲,可以看出,中共已經是四面楚歌了。

楊潔箎出訪三國,中共歐洲突圍?

中共外交部稱,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箎今天對緬甸進行訪問,然後將訪問西班牙和希臘。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外長王毅剛剛結束了歐洲5國的訪問,然後中共一點空隙不留,就派出了楊潔篪繼續出訪歐洲。

已經被阿里巴巴收購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表示,楊潔箎這次出訪,是在為習近平9月中旬與歐盟領導人的特別峰會打前站。

前不久楊潔篪還訪問了南韓和新加坡。

在中美交惡之際,中共明顯加大了外交力度,試圖挽回已經低到冰點的國際聲譽。特別是在歐洲,中共派出國務委員和政治局委員,顯示出對歐洲的重視。法廣認為,這是中共在向歐洲尋求外交突圍之舉。

中共尋求外交突圍,當然是因為美國對中共的抗擊力度越來越大,範圍越來越廣。而且一個美國已經把中共打得暈頭轉向,如果美國再聯手歐洲,中共擔心自己可能扛不住。所以中共極力拉攏歐洲,試圖拆解美歐同盟。

但是中共很可能是徒勞的。從王毅尷尬5國行後來看,美歐正在收網。

美醞釀全面禁止中國學生學者?

8月31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首都華盛頓地區電台WMAL的節目中表示,特朗普總統正在考慮進一步限制中國學生、學者在美國學習和從事研究。

節目中主持人提到一個問題,如果美國在若干年內,全面禁止中國學生、學者來美留學和研究,會不會更容易、更快對付中共滲透?

美國國務卿和國務院日前加緊曝光中共。圖為國務卿蓬佩奧。(ANDREW HARNIK/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國務卿和國務院日前加緊曝光中共。圖為國務卿蓬佩奧。(ANDREW HARNIK/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蓬佩奧說,「雖然不是每個來這裏的中國留學生都在奉命為中國共產黨工作,但是特朗普總統已經在認真考慮這種措施」。但他不想提前討論總統正在評估的決定,表示未來幾個星期或幾個月中可以看到更多的信息。

國務卿指出,中國共產黨正在對幾乎所有中國留學生進行監視,確保他們從事中共希望他們做的事情。你可能不是正式意義上的間諜,但是因為中共針對他們在國內的親人採取的行動,許多學生因此受到了巨大壓力,而被迫為中共蒐集情報。中共要求他們把美國的「甚麼都帶回國」。

蓬佩奧透露的這個消息,目前還在白宮的醞釀當中。不過他也暗示出,在不久的將來,這個措施就會實施。

蓬佩奧說,「過去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沒有任何一屆政府認真對待這一點,直到最近幾年特朗普總統開始要求我們處理此事」,「認真對待來自中共的威脅」。

養肥中共反被咬 美國不再是東郭先生

幾十年來,中國經濟與科技,幾乎是站在美國的肩膀上才有了快速發展。用現在流行的一種說法,是美國養肥了中共。

蓬佩奧表示,有些美國教授使用聯邦經費進行研究,但是卻將研究成果送給中共換錢,「這很瘋狂」。他指出,中共接手研究數據後,補貼開發產品,然後賣回美國。比如AI機器學習軟件和TikTok這樣的公司,這些數據都是盜竊了美國的知識產權得到的。

這種情形,就像是東郭先生和狼。東郭先生幫助狼躲過了獵人的追殺,獵人走後,狼卻要吃掉東郭先生。

中國的科技人才,很多有美國留學和工作的經歷。即使回國後,仍然與美國有著密切的聯繫。學術交流,本來對世界各國都有好處,但是中共卻逼迫中國的學生學者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美國養肥了它,它卻總惦著取代美國的地位。並且要改變國際秩序,把中共紅色意識形態推向世界。這些,終於迫使美國要關上大門了。

一旦美國的大門對中國學生、學者關閉,不能到美國學習深造,那就只能是閉門造車了。中國的經濟和科技會退回到甚麼地步,大家可以慢慢觀察。不過這也正符合中共推出的「內循環」戰略,甚麼都是自己來,不與外界接觸。

但是這樣一來,那些真想到美國求學深造的學生就受到了影響。但這是中共惹的,用幾條魚腥了滿鍋的湯。

北德州大學驅逐中國公派學生學者 30天內離境

就在蓬佩奧做這番表示的同時,美國登頓(dentonrc)網站報道了一個消息:北德克沙士州大學8月26日突然宣佈,驅逐所有在該校的中共公派訪問學生、學者,限他們一個月內離境。這個消息正在社交媒體上熱傳。

在流傳的一份這所大學的電郵截圖顯示,他們中止了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公派訪問學生學者的學習資格。也剝奪了這些人使用學校的服務器、電子郵箱等學習資料的權利,只允許他們到校領取個人物品。

電郵中還顯示,他們已經把這件事告知了美國政府,不過校方並沒有透露這麼做的原因。

北德州大學的做法 顯示出美國已經動手了。

圖為華人留學生。示意圖。(周月諦/大紀元)
圖為華人留學生。示意圖。(周月諦/大紀元)

隨即,美國網絡上出現了一些為中國留學生「鳴不平」的帖子。其中表示,校方的突然決定,會給中國公派學生學者帶來大量不便。迫使他們一邊為了回國而拚命找地方做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檢測,一邊還得面對疫情衝擊下價格暴漲,但數量極為有限的機票,另外他們的學業和畢業也成了一個問題。

如果這些公派的學生學者都是被中共有目的派到美國來的,那麼北德州大學的做法就完全有理據。

但是我也相信,可能其中有受牽連的。但這的確是受了中共的害,受了那些害群之馬的影響。

我說的害群之馬,大家應該能想到幾個人。

比如涉嫌簽證欺詐的唐娟,隱匿了中共軍人的背景,以生物研究之名進入美國伺機竊密。

再比如同樣有中共軍方關係背景的29歲的關磊,已經被美國逮到了毀滅證據的罪證,他面臨著最高20年的刑期。

還有一名姓胡的男子,同樣隱匿了軍方背景,秘密竊取了55個可用於水下機械人和飛機發動機的電腦原始碼文件。這名男子已經承認,他是收到了中國獎學金委員會的指示,每6個月就將他在維珍尼亞大學進行的研究內容傳回中國。

紐約中領館統一安排留學生回國

無獨有偶, 8月30日上午,大紀元記者黃小堂接到華人民眾提供的線索,紐約中領館正在甘迺迪機場高規格安排紐約「符合條件的留學人員」乘飛機回國。

這位華人朋友透露,當天中領館共安排了255名華人,乘坐東方航空的包機,從紐約直飛武漢。而乘客的名單是紐約中領館直接提供給航空公司。

我們的記者趕到甘迺迪機場後看到,排隊等待登機的,大部份是青年人。其中也有攜帶家眷、年齡稍長一些的華人,此外還有幾個身穿全身防護服,疑似中領館的工作人員。

大家知道,疫情期間,中共實行了「五個一」的航行政策。雖然在美國據理力爭之下,中共對美航班有所放鬆,但回國難仍然是問題,一票難求仍然很嚴重。

早前曾有不同網友向我們爆料,說為了買一張回國機票,不得不花費天價。但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能搶到機票。有的花了近萬美元,購買轉乘機票,卻因為簽證問題而滯留在第三方等等。

但是現在中領館大規模統一安排年輕人回國,這些人究竟是甚麼人呢?中領館為甚麼安排包機送這些人回國?按提供線索的朋友的說法,這些「留學人員」是符合了中共的甚麼條件呢?這都是很有意思的問題,相信真相一定會讓人吃驚。

這些都是美國採取的具體行動之後,中共作出的反應。可以預計,已經意識到中共的危害之後,美國還會有其它對中共的打擊動作。

中共遭世界圍堵

美國打擊中共,歐洲國家也有配合動作。

王毅剛剛結束的歐洲五國行,目的是拉升中共已經跌到冰點的國際輿論。但法國《世界報》8月31日用一個版面表示,王毅的歐洲之旅是「一場艱難的外交之旅」。

文章指出,王毅訪問歐洲五國「沒有取得勝利,而且是遠遠沒有取得勝利」。文章分析稱,在意大利,王毅求見(總理)孔特,但孔特最終還是沒有與他見面。而意大利是第一個加盟中共「一帶一路」的七國集團之一。

圖為中共外長王毅資料照。(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圖為中共外長王毅資料照。(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在德國,三位德國議員聯署呼籲外長,不要讓自己被工具化,指出北京領導人早已經喪失了成為值得信任夥伴的資格。而且到目前為止,默克爾沒有任何會見王毅的計劃。

在挪威,有記者直接提問香港民主運動可能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直戳中共的心窩。

在法國,馬克龍告訴王毅,他對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感到擔憂。在王毅參加辯論會的地點,國際關係研究院,圍牆被配上了「制止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的字樣。辯論中,法國的歐洲議員娜塔莉·洛索(Nathalie Loiseau)直接向王毅提問香港和新疆問題。

而且王毅的五國之行,無論走到哪裏,抗議的團體就如影隨形。每一句口號,每一幅標語,都讓中共非常扎心。

因為中共的種種惡行,歐洲也不再對中共忍氣吞聲,已經變得越來越強硬了。美歐結成的巨網,也正在對中共步步收緊。

最新的消息顯示,中印邊境再次爆發衝突,一名印度軍官在一起事故中被步兵戰車砸死。舊傷還沒撫平,又添新傷,中印關係無疑將更加惡化。也因此,印度將被中共徹底推到美國一方,加入圍捕中共的巨網。

現在的中共,在世界巨網的圍捕下,已經驚恐萬狀。但這不是故事的結尾,故事的結尾,電影《讓子彈飛》已經給中共設計好了:沒有中共,對這個世界很重要。

*****

中印新衝突談判恐無果 胡錫進稱做戰鬥準備

剛才說到中印邊境再爆衝突,這裏補充說一下。中央社報道,今天上午,中印雙方旅長一級的指揮官,在印度拉達克(Ladakh)東部丘舒爾(Chushul)進行新一輪的談判,希望釐清最近發生的衝突。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評稱,中方的「實力數倍於印度,它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胡錫進鼓動稱,應該做好戰鬥準備,「讓印軍遭受比1962年更慘痛的失敗」。

對於最新的中印衝突,兩方都在互相指責。中共方面表示印度方面侵犯了中方領土主權,破壞了邊境地區的和平。要求印度方面停止挑釁,撤回非法越境人員等等。

不過印度軍方8月31日表示,中共部隊在29、30日兩天進行「挑釁軍事行動」。試圖在拉達克地區班公錯湖南岸進入印度管轄地帶,但遭到印度軍方挫敗。

雙方都在指責對方破壞和平,這種事情,估計談判也談不成甚麼。而且衝突中還造成了人員傷亡,更增加了談判的難度。

綜合多家印度媒體消息,當地8月30日,在拉達克地區的卡魯附近,印度軍方準備把一輛步兵戰車搬上一輛拖車。但突然遭到一輛民用貨車的衝撞,陸軍上尉帕塔(Dikshant Thapa)被掉下來的步兵戰車當場砸死。

這起最新的衝突,無疑將使中印關係又增添新的變數。我們或許可以看到這樣一幕,印度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與美國和世界聯手,對中共進行打擊。

美台間建立經濟對話 美國延續列根時代六項保證

其實說了很多,還有一個永遠不可能與中共和解的台灣,這是美國最堅定的盟友。31日,美國宣佈了一項決定,將與台灣建立新的雙邊經濟對話。同時也解密了前總統列根時代對台灣的六項保證文件。

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網絡研討會上表示,美國長久以來的「一中政策」與北京的「一中原則」是不同的。美國的最新行動並不是政策轉變,而是華盛頓長期奉行的「一個中國」政策內,一系列「重大調整」的一部份。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資料圖。(李辰/大紀元)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資料圖。(李辰/大紀元)

史達偉指出,美國政策在近來有所調整,原因是中共的威脅在日漸增加,同時反映著美台關係日益深化。

他表示,中共近些年對台灣不斷實施行動威脅,外交孤立、軍事恐嚇、網絡黑客、經濟施壓等等,挑戰西太平洋和平穩定。美國支持台海維持現狀,所以要採取行動恢復區域平衡,其它愛好和平的國家,也應該這麼做。

中華民國總統府31日很快作出了回應,感謝美國以實際行動深化美台經貿合作夥伴關係,並希望進一步與世界各經濟體連結。

美國的這個舉動,非常有助於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和參與國際社會的機會。這也是美國針對中共對台灣的打壓,邁出的紮實的一步。

與此同時,美國在台協會解密了兩份電報。史達偉稱,電報中的保證內容一直持續到今天。

其中一份解密電報,是1982年7月提供美國對《八一七聯合公報》的解釋。其中表示美國對台軍售,取決於中共解決兩岸分歧的承諾。「如果中共採取更敵對態度,美國將增加對台軍售」。

就是說,如果中共對台灣的威脅越來越大,那麼美國就會不斷地向台灣出售軍火,幫助台灣提升國防戰力。

近兩年,美國不斷加大對台軍售的幅度。特別是前不久,雙方簽署了66架F-16V新型戰機的協議,使得台灣的國防戰力得到大大增強。從一系列的對台軍售就可以看出,中共對台灣的威脅越來越大。而為了台海和平,美國必須向台灣軍售,以達到維持台海現狀的目的。

中共在蒙古強推漢語教學 引發大規模警民對峙

中共的野心陰謀,必須予以足夠的警惕。它不只是對國際滲透,試圖武力攻打台灣,它對國內的毒害更嚴重。

31日,我們又接到一位網友的來信,反映中共在內蒙取消蒙語授課的消息。類似的消息,上周就有網友向我們爆料。

在爆料中,網友說「懇求曝光一下這個,一旦實施了,我的民族將徹底滅亡」。網友恨恨地說,「看著他們的魔手一步一步逼近我們美麗的家鄉,我就感到恐怖。他們就是一個狐狸,出爾反爾,說的比唱的還好。太可恨了。」

網友說的事,指的是內蒙古教育廳從今年秋天開始,規定從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全國通用的語言教材。在今後兩年,逐步開始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和歷史課也改用漢語授課。

內蒙古當局宣佈當地蒙語授課學校改採漢語教學後,當地爆發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數萬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影片截圖)
內蒙古當局宣佈當地蒙語授課學校改採漢語教學後,當地爆發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數萬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影片截圖)

中共聲稱這是「第二類雙語教育」,但很快引起了蒙古民眾的強烈反彈,批評中共這是搞「文化大屠殺」。大紀元記者採訪中了解到,當地爆發了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數萬名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和抗議集會。

從8月21日開始,通遼市烏拉特中旗、庫倫旗和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多地的學生和家長們,發起規模浩大的示威抗議行動。在烏拉特中旗,學生家長們抗議新政,紛紛把自己的孩子從學校接回家。

首府呼和浩特的內蒙古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大門,幾乎見不到學生。呼和浩特市新安路小學應該有兩千多名學生,但是今天到學校報到的只有五十多人,不足一百人。科爾沁左翼後旗甘旗卡鎮當地三所小學的三千多名學生集體罷課。

錫林郭勒盟化名叫做巴日娜的朋友告訴大紀元記者:大家私下都定好了,孩子們都不去上課。因為這種抗議方式更有力、更有效,也挺理智的。

隨著「公民不服從」運動擴大,當局開始限制學生們離開學校。在通遼市扎魯特旗一所蒙語學校,30日有數百名學生家長聚集在校外,要求當局立即「釋放」他們的孩子。但是遭到了幾百名警察的暴力阻止,雙方對峙了幾個小時後,父母們才攻破警方防線,接走自家孩子。

在科爾沁地區,學生家長也舉著橫幅向學校要人,並與警方發生對峙。一名化名阿努熱的當地居民告訴我們的記者,她的姪女在捨伯吐中心小學讀書,被困在學校。他們前去要人,直到晚上10點多,姪女才被放回。

阿努熱說,去要人的家長有200人左右,打著「我們是蒙古人,我們要學蒙語」的橫幅,與30左右的特警和警察發生了對峙。學生們都被困在學校,過程中學生們都下來了,但又被特警趕進了教室。

其實早在今年7月份,內蒙古就傳聞將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施行漢語教學的消息。當時已經引起了家長們的不滿,家長們擔心,當局不斷加重漢語的比重,將使蒙語被漸漸淡忘。

呼倫貝爾市化名阿德瑪的朋友表示,「從一年級開始實行國家統一的教材的話,那母語它會漸漸地不存在了,如果母語不存在了,這個民族就不存在了。我們之所以會對現在這個政策特別反感,是因為我們以後將來的孩子們怎麼辦,而且這個民族怎麼辦。」

阿德瑪說,「蒙古語是我們日常交流和生存的語言的一種,所以我們對母語的感情十分的深厚,所以作為蒙古族想要保護自己的母語,就這麼簡單。」

阿努熱也說,「小學一年級開始教漢語,初一開始政治思想、歷史都用漢語授課,而且用統編的教材,主要是抓意識形態方面的東西,從小灌輸那一套東西來洗腦。」

阿努熱指出,當局不會明確說禁止說蒙語,但如果這樣執行下去,過不了十年,蒙古族就會名存實亡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習近平講過這麼一段話:

【原聲影片】文明只有奼紫嫣紅之別,但絕無高低優劣之分。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如果人類文明變得只有一個色調、一個模式了,那這個世界就太單調了,也太無趣了!

這段話是習近平去年5月講的,人們都記憶猶新。難道習近平得了健忘症嗎?

安徽災民:對共產黨是死心了

今年的7月22日,為了保住其它地區,安徽廬江縣石大圩連河段被扒開,洪水咆哮著衝向周圍的村莊,水位迅速漲到8米高。40天過去,當地人表示,現在家裏的水位還有2米多深。逃難的人們躲在外面不能回家,現在衣食沒有著落,苦不堪言。

廬江縣同大鎮化名陳亮的男子對大紀元記者說,到現在「水還沒有退,我們家的水大概還有2米多深,1樓還在水裏面。還早著呢,政府說是在排呢,甚麼時候能退去哪知道呢?」

陳亮介紹,當地石大圩和牛廣圩兩個圩全部都泡在水裏,2個鄉鎮直線距離大約有30公里。石大圩有好幾萬人口,現在都是有家難歸,被迫在外面租房。

湖北宜昌等地、安徽合肥均出現洪水。(影片截圖合成)
湖北宜昌等地、安徽合肥均出現洪水。(影片截圖合成)

40多天中,政府就給發了一袋米一桶油,其它甚麼都沒管,「租房費用啊,甚麼都沒有。」

陳亮說,人們「一開始投親靠友,但只能住個三五天就搬走了,時間長了,誰家也不行。現在大家都是租房子,再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馬上飯都沒得吃了。」

他介紹,現在租了一間20多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500多元人民幣,而且還不斷漲價。陳亮的家裏有2個小孩,一家4口人,每個月的費用加在一起得二三千元,另外還要贍養父母和爺爺。

陳亮說,「你最起碼得讓老百姓吃飯吧,得給我們個溫飽吧。」但是百姓去鎮裏、縣裏反映情況,都被打發回來了,根本找不到說話的地方。

尤其讓陳亮感覺嚥不下這口氣的是,當初石大圩並非「潰壩」,而是為了保其它地區被人為扒開洩洪的,但當地政府一直不承認,說成是「潰壩」。

陳亮說,當時有說法是上保江蘇,下保合肥,如果他們這裏不洩洪的話,合肥就要淹掉。但政府應該把老百姓安頓好啊,但現在政府不管不問。

「這口氣嚥不下去。明明是挖開的,是放的,為甚麼政府不承認是放,而是講潰壩呢?為甚麼?我們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難道一個交代都沒有嗎?」

陳亮向當局要交代,當局會給嗎?會給,它會給你一個透明膠帶,把你的嘴給封住。中共做了壞事,從來不許人們說的,你要說,就封你的嘴。

前幾天陳亮回自己的家去看看,希望拿一點東西用,省一點錢。但是他說回家一看慘不忍睹:「甚麼東西都不能用了,家裏面臭得不得了,都不能進去。衣服全部給水淹掉了,甚麼都不能用了。」

原來開設的兩個實體店,其中有一個是建材商店。但是店裏的所有東西全都被水淹掉了,「損失大約四五百萬」。

陳亮說,「現在老百姓有苦說不出,心都涼的了,真沒辦法,對共產黨是死心了。」

前兩天,山西飯店坍塌,造成29人死亡,幾十人受傷。為甚麼中國總發生這種事呢?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了解更多內容。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