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日前談到美國打算禁用微信時,公開說,「那麼蘋果手機我們也可以不用了」,學者認為,如果真的以禁用蘋果手機,作為所謂的「反制」手段,促使以蘋果為首的美企、外資離開中國市場,對於中國的打擊將是災難性的。

外交部發言人威脅不用蘋果手機 陸媒文章不同調

8月27日,趙立堅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說「我注意到很多中國人表示,美國如果真的禁用了微信,那蘋果手機我們也可以不用了」。

與趙立堅此言對應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6日簽署兩道行政命令。美國將在45天後禁止所有美國民眾和企業與TikTok及母公司「字節跳動」有生意往來,也不得與WeChat(微信)及其母公司騰訊做生意。

蘋果新款5G旗艦智能手機iPhone 12,今年受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延遲在10月中旬推出。如今中共官員公開威脅不用iPhone手機,令行業吃驚。

之後,網易發表了一篇名為「作為蘋果產業鏈上的從業者,我想說幾句」的文章,認為蘋果手機產業鏈為中國提供了大量的就業與經濟貢獻,富士康在大陸用工高峰期就將近100萬人。蘋果還有技術創新的優勢,以晶片技術為例,iphone 11的A13晶片在CPU性能表現上勝過華為麒麟990。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陸媒發表的文章,明顯與外交部發言人不同調。在目前中共嚴控輿論的情況下,這篇文章仍然被發表出來,這說明在中國有很多人反對趙立堅的說法。

中共反制蘋果手機後果之一:損失更大

大陸經濟學者楊斌對大紀元表示,趙立堅在很多問題上吹牛,已經不是第一回,「要禁蘋果這話,真邪乎!蘋果用戶那麼多,他怎麼禁啊?難度挺大的。就為了在外交上吹牛,估計他也不一定推行得下去。」

楊斌認為,外交部只是為了面子問題,「他就是要一張臉,我反正制裁你了。」但若北京當局真制裁蘋果,首先將衝擊到中國的GDP和就業問題,「別人制裁它,它受損失;它制裁別人,損失比這還大。」「它的制裁全都是狐假虎威,實際上,沒有甚麼實力制裁。」

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對旗下100多家在華經商的美企會員進行調查,2020年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及中共病毒影響,24%企業過去一年減少或停止在中國投資計劃,36%企業表明未來一年將不漲工資、調降工資甚至裁員。自調查以來創下對前景不樂觀的數據。

去年同一份調查顯示,在被問到「在華現有與未來投資目的」時,95%企業是為了進入中國市場,24%是為了出口、服務美國以外的市場,20%是為了出口、服務美國市場。該調查顯示,隨著中國生產成本增加、關稅等因素,迫使更多企業從中國撤離以出口為主的業務。

後果之二:將加速供應鏈移往印度

根據2019年蘋果財報顯示,其在大中華地區銷售收入約430億美元,約佔全年收入的16.8%,次於美洲市場、歐洲市場。在供應鏈方面,2019年「蘋果TOP200供應商」中,中國地區的公司和企業共41家,這些企業在中國擁有383個蘋果代工廠,佔蘋果代工廠的50%。

宏觀經濟學者吳嘉隆對大紀元說,中共如果禁用蘋果手機,將會扶植大陸自有品牌,如小米、oppo等,來取代華為和蘋果的市場份額,也會給供應商帶來一部份零組件需求。

但此舉會加速原蘋果供應商移往印度或其它國家。吳嘉隆指,包括富士康已把部份產能移往印度,還有一些台資企業,如緯創資通出售中國昆山廠,改佈局印度;和碩科技已在印度註冊公司,規劃未來在印度組裝iPhone。

吳嘉隆提到,一些投資者因為看好印度發展,相繼買入印度ETF等指數型股票基金,這意味著他們看好印度政府未來獎勵投資的利多因素不會馬上消化完,還會吸引更多廠商移入。

中美體系價值衝突 影響世界各國

「關鍵是中國留得住外資嗎?」楊斌說,香港反送中之後,港版國安法一推出,已然不僅是貿易戰了,和當初蘇美爭霸一樣,不是經濟問題,上升到政治、意識形態問題,價值觀和是非之爭。

「美國打中美貿易戰原本是經濟問題,或許背後有政治目的,但你非明著打政治牌。」這令美國更能聯合歐洲,因為港版國安法公然挑戰《中英聯合聲明》,挑戰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的普世價值,美國結合盟友說,「或者我們改變它(中共),或者它改變我們的經濟、法治和體制。」

就和當初美、蘇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之爭一樣,「上升到這程度,那就是不可調和的,必須打到一方服軟,或打到一方垮了為止。」

吳嘉隆認為,中美兩個體系價值的衝突,世界各國選邊站,這是遲早的事情。特朗普第一任內出台多項措施,令美企供應商撤離中國,第二任內,也會加速市場與中國脫鉤。

對於一些還在觀望的在華企業來說,越晚撤離、越吃虧,例如,台灣工業用地都被搶光,越南土地和勞動力也已接近充份利用,印度的工業用地也將越來越少。

學者認為,消費者選擇最好的產品是人性。圖為蘋果公司在北京新開設門店。(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學者認為,消費者選擇最好的產品是人性。圖為蘋果公司在北京新開設門店。(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民間學者:消費者永遠都會選擇最好的

大陸民間經濟學者冉迪(化名)分析,今天的中美關係已經到了針尖對麥芒的時刻,確實類似於90年代初美蘇爭霸,近兩年,特朗普出任總統後,重新制定中美兩國的遊戲規則,就如同當年列根出任美國總統以後,開始對蘇聯採取強硬態度。

「今天中美對抗,不是簡單是兩個陣營對抗,世界各國都在選邊站,都在站隊。」冉迪認為,蘋果公司作為一個科技龍頭企業,引領著未來經濟發展格局下的發展潮流,更是美國企業的示範窗口,它將如何在世界政治經濟重建新格局時,做出甚麼選擇呢?

冉迪認為,「你以為商人都是唯利是圖,只顧眼前的利益嗎?商人肯定會考慮3年、10年、30年後,世界格局的變化。」

他認為,「不用替蘋果擔心,一旦他離開中國市場,會喪失掉一些利潤,(但是)要看中國人能不能離開蘋果。」「消費者永遠都會選擇最好的,這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動力。」

而蘋果的理念就是把產品做到最好、最快、更高、更強。冉迪說,「沒有人想要往茅坑、大糞坑裏跳吧?沒有人想要重新回到叢林社會、供銷社、大躍進、文革時代,是吧?」

後果之三:把美企、外資企業趕跑 影響致命

楊斌指,如果煽動中國人的民族情緒反制蘋果手機,使得美商撤離,中國失去「國際環境」,剩下一些低質量的企業,「把美企、外資企業都趕跑了,失去了一個國際經營環境,其影響是很大的,是致命的。」

「人家(蘋果)把生產線挪到印度,對他們來說,沒啥差別。但你(中國)不跟美國、不跟歐洲打交道,只跟非洲打交道,這絕對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楊斌認為,當前中國經濟疲弱,店舖撤店、下崗,沒有甚麼行業是好過的,「首先,是消費能力不行了」,在此情況下,經濟增長率不要說保不3,都應該是負增長。

一旦外資都撤離了,進入到所謂的「內循環經濟」,楊斌說,「所謂內循環就是沒有循環,像北韓、伊朗就是內循環,是因為被人制裁了,沒人理你了,就是內循環了。」他質疑,伊朗、俄羅斯、北韓,這些被歐美孤立的國家,哪一個發展起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