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加緬度(Sacramento)一名聯邦法官,於8月28日批准了來自中國的學者唐娟(Juan Tang)的保釋申請,但至少要一周之後才能獲釋。唐娟因被發現向聯邦撒謊,隱瞞她與中共軍方的聯繫,從而進入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的實驗室從事癌症研究;她在6月回答聯邦探員質詢時仍然撒謊,並一度逃入中共駐三藩市市總領事館避難。

美國聯邦法官肯德爾·紐曼(Kendall Newman)在判決中說,他允許現年37歲的唐娟,在律師和願意以房產做抵押,承保75萬美元的擔保人監護下,獲得假釋。

紐曼在沙加緬度通過在線影片告知唐娟說:「這是你的一個巨大的突破。」

對於願意拿出身家對唐娟進行擔保的承保人,紐曼說,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類似的案子,一個化名C先生的神秘男子,願意接收這位陌生的女子被告人到自己的家裏,因為他堅信美國的司法制度。

「有人為你站出來做擔保,稱他們相信這個(司法)制度,你不要令他們失望,也不要令法庭失望。」紐曼對唐娟說。

紐曼並警告C先生,若唐娟未能按期出庭,檢控方將會毫不猶豫地拿走保釋金,他警告說:「相信我,你已經搭上了自己的房產。(若被告未按期出庭),政府將會拿走房產。」

起初,C先生同意在自己家中收容並監管唐娟,除醫療、宗教及其它已獲批准的探視,必須24小時待在那裏,且擔保人可以保持匿名。

但助理檢察官科波拉(Heiko Coppola)辯稱,類似情況的其他人,並未要求匿名,而且發往法庭的保釋文件,應該有擔保人的姓名、住址等信息。

為此,紐曼法官警告C先生,他的姓名可能會公開,被告方律師表示,他知道這一點,而且有必要的話,願意承擔被曝光的風險。

紐曼還表示,他希望能夠確信,站出來做擔保的C先生,完全是出於自願,沒有事先與中共政府或中共軍方接觸。

C先生信誓旦旦地表示,肯定沒有,並稱自己希望能保持匿名,正是出於這樣的擔憂,希望能夠儘量減少第三方聯繫上他們。

準備好保釋文書,估計要一個星期時間,即使那時,也不能保證唐娟能夠從監獄獲釋。

科波拉認為,唐娟因與美國並無聯繫,有潛逃風險,因而他已經向美國聯邦地區法官約翰·門德斯(John A. Mendez)提出複議。

唐娟於2019年12月,經三藩市國際機場抵達美國,開始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學習,主攻癌症研究。但這一研究工作,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COVID-19)疫情的到來,實驗室被迫關閉而中斷。當唐娟準備返回中國時,在6月在自己住所受到聯邦調查局探員約談,並搜走了她的護照及6個電子設備。

隨後唐娟進入中共駐三藩市市總領事館尋求庇護,那時她已因在簽證方面撒謊,並隱瞞自己與中共軍方關係而被控欺詐罪。

唐娟的律師辯護稱,她是一介平民,但曾經在中國參與了軍方的項目。但檢控方認為,唐娟是一名軍官,而且是全美國一系列被約談和起訴的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留學生之一。

最近的一起起訴,發生在8月28日,一名被捕的來自中國維珍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研究者,被控非法進入電腦系統,並盜走了商業機密。

根據聯邦起訴文件,現年34歲的胡海舟(Haizhou Hu,音譯),於8月25日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被捕,隨身的電子設備中被發現了敏感研究材料。

法庭文件稱,當局在審問胡時,他在是否獲得他所在研究單位的領導「教授1」批准,將信息帶出美國時,給出了矛盾的回答。

起訴中的FBI調查宣誓書中稱,起初,胡指「教授1」知道他帶著自己的研究,但後來,胡聲稱,「教授1」、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準備帶著研究材料回中國。

司法部表示,在官方的例行檢查中,發現胡持有生化研究仿真軟件代碼,而對這些軟件他並無相應的持有權限,這個軟件是維珍尼亞大學師生多年來的研究成果,心血的結晶。#